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里不见天日,伸手不见五指。

    随着高瘦男子的到来,石壁上燃起火光,照耀这下面的全貌。

    若是有外人看到这一幕,绝对是会被吓得半死。

    类似于棺材的小石间里面,有人在里面沉睡,一个个表情时而狰狞,时而痛苦。

    放眼看去,共有数十排,每一排有十个人被关在里面。

    各种怪叫声不断发出,格外恐怖。

    不过,高瘦男子习以为常。

    他来到第一排第一个小石间。

    石间里面有着淡淡的光芒,照耀着被关的人相貌。

    高瘦男子的瞳孔中,倒映着一个绝色女子的身影。

    用着很下流的目光打量几眼后,高瘦男子伸手朝着石间一拍。

    石间外那层透明的能量光罩消失。

    绝色女子睁开双眼。

    双眼一闪而过的困惑,但马上反应过来。

    这让高瘦男子一怔。

    这就像是看到还在熟睡的人睁开第一眼就精神饱满开始做事。

    “有事?”女子很冷漠,惜字如金。

    高瘦男子也习以为常,道:“石室可能出了问题,折磨程度远远不够。”

    一边说着,他领着女子来到最后一排,最后一个小石间前面。

    里面躺着的正是江辰法身。

    “他进来快有十六年,精神状态依然还是疲劳。”高瘦男子说道。

    疲劳、发疯、崩溃。

    这是被关进九绝深渊的人都要经历的。

    发疯持续的时间最长,疲劳其次。

    许多人进来头几年就会被折磨到发疯。

    也难怪高瘦男子觉得不够。

    女子不快道:“这本就不是特意用来折磨人的。”

    “此人是皇朝重犯,更是惹得黑星王子不快,这要是王子殿下前来,看到他还是这个样子,会很不满的。”高瘦男子说出自己真正目的。

    他知道江辰惹得黑星王子不快,故意要有所表现。

    哪怕黑星王子最后看不到,对他而言也没有损失。

    女子没有和他争论什么,因为知道自己没有那个权力。

    她很识趣把手放在小石室的能量光罩上。

    心中对里面的人说了一声道歉,五指张开,灵印顿时遍布整个能量光罩。

    “嗯?”

    很快,女子面露震惊之色。

    “这不是本尊!!”

    女子心里惊呼一声。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不朽皇朝抓错人。

    “怎么?”

    高瘦男子注意到她脸上的表情细微变化,不解道。

    女子没有回答,心乱如麻,不知道该不该要说。

    与此同时,在外面的江辰也发觉自己和法身的中枢被人察觉。

    这意味着他的手段很有可能被发现!

    一瞬间,江辰也是心跳加速,想着即将面临的种种后果,脸色很难看。

    “你是谁?”

    忽然,江辰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

    “你瞒天过海,欺骗不朽皇朝,当真是好手段。”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从现在开始,你的本尊马上找个隐秘地方躲起来,因为我将会把你的事情告诉皇朝。”

    “对不起,我必须要这样做。”

    和江辰对话的自然是女子。

    她犹豫一番后,还是决定妥协,告知皇朝这点,使得自己和玄门能好过。

    “玄妃!你是玄妃?!”

    正当她要告知身边的高瘦男子真相时,那边竟然有所回应。

    最让男子惊奇的是,对方竟然能知道自己身份。

    而且,不是九天玄女的身份,乃是她的真名!

    自从离开玄黄世界后,她就再也没有用过这个名字。

    玄妃。

    这个名字,她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听到过。

    “我是老师。”

    最让玄女难以置信的是下面一句话。

    多亏玄女早已经控制好情绪,否则必然会让高瘦男子看出端倪。

    玄女强忍着心中惊涛骇浪,对高瘦男子说道:“此人意志力很强,需要数十年才能被折磨到发疯。”

    高瘦男子愣了下,马上道:“我要他在一年内就发疯!”

    “那会很复杂。”

    高瘦男子不以为然,冷笑道:“你尽管照做就是。”

    眼前的女子尽管一手创造出九绝深渊,但依然难改阶下囚的身份。

    偌大个九绝深渊运转起来总是会出问题。

    故而,他们都会找到玄女,用着吩咐的态度让她处理。

    这次也不例外。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给了江辰一个机会。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江辰在那边继续道。

    这句话是他曾经教过玄女的。

    这下,玄女不信也得信。

    “老师,你,你不是已经陨落了吗?”

    “陨落一世而已。”

    江辰说道:“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够冲出玄黄世界,来到星空,可现在是怎么回事?你为何会在另外一边?给皇朝做事?”

    “我被荒天帝所擒,他拿我玄门要挟,逼我就范,让我帮皇朝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比如说九绝深渊吗?”

    “是的。”

    江辰深吸口气,随即,他了解到为何自己能和玄女对话。

    原来是他法身表现的还不够,让人以为受到的折磨不够。

    “玄妃啊玄妃,你怎么会研究出这样的东西,可把我折磨不轻。”江辰苦笑道。

    “老师,现在,似乎不是说这个时候吧。”

    玄女心乱如麻,有太多的疑惑和不解,又无从询问。

    “我被不朽皇朝所擒,气运被剥夺,这次来,是夺回气运,顺便斩断不朽皇朝国运。”江辰说道。

    听到这话,玄女内心一颤。

    但很快,她又觉得正常。

    “老师还是老师啊。”

    仿佛不管那一世,江辰总会做些疯狂的事情出来。

    “现在,你能告诉我有关气运是怎么回事吗?”江辰问道。

    “气运这块不是我设计的。”

    玄女表示无能为力,但同时是又说出一个惊人的消息。

    “老师,我创造出石屋的初衷不是折磨别人灵魂,而是让灵魂永恒,欺骗过时间。”

    玄女说道:“也就是老师以前说过的一念永恒。”

    “什么?”江辰吓了一跳。

    “为了配合皇朝,我改变石屋的一些设定,让它变得混乱和无序,故而只剩下折磨。”

    “我现在将老师的石屋改回来。”

    说着,玄女纤细的手指之间灵纹悄然变化,所处其中的法身感受也在发生翻天覆地变化。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