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坐在房梁上,屏气凝神,吸收着刚才吞服下去的丹药。

    星空中无法吸收灵气恢复自身力量,丹药成为重中之重。

    这些年来,江辰也积累不少丹药,不过和以前世界之主比起来,远远不够。

    身上的丹药在这次疗伤尽数用完。

    所幸,吸收完最后一枚丹药的能量,江辰状态恢复到最佳。

    他刚睁开眼睛,房门从外面被打开。

    “难道我的命运真要如此悲惨吗?”

    江辰正要离开,就听到进来的人喃喃自语。

    定眼一看,江辰发现是一位漂亮的女子。

    星空中美女如云。

    因为境界达到一定高度,肌体会被神力滋润,冰肌玉肤并不少见。

    所谓一白遮百丑,相貌不算太差的女子,在获得蜕变后,都会变得漂亮。

    江辰眼前这位有所不同。

    以他多年和美女打交道的经验来看,这位女子一出生就是大美人。

    只是,看上去情绪很失落,满脸愁云。

    忽然间,江辰看到她来到房间的屏风后,那里有一个浴桶。

    女子拿出一个小小玉**,从里面倒出源源不断的热水。

    “倒是会享受啊。”

    江辰看出那不是普通的热水,而是取自灵气充沛之地的温泉。

    旋即,江辰发现自己重点放错地方。

    放好水后,随着窸窸窣窣的声音,女子很快脱掉外衣。

    江辰一怔,十多年来的苦闷,可受不了这样诱惑。

    可理智还是占据上风,他正要离开。

    “谁?!”

    不曾想,女子竟然是有所察觉,慌忙地将外衣穿上,四处寻找。

    江辰皱了皱眉,心想难道是刚才分了心?

    “不应该啊。”

    他决定静观其变。

    “出来!不然我叫人了!”

    但是,女子目光锁定在房梁,说明知道他在这里。

    江辰撤销掩盖自己踪迹的结界,一跃而下。

    “不要声张,我没有恶意,也并非是要偷窥你。”江辰说道。

    女子眼神满是怀疑,但因为忌惮他的实力,不敢轻举妄动。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江辰忍不住问道。

    “我感知力比较敏锐。”莎莎说道。

    看到江辰真容,她心里一块大石落地,庆幸自己决定。

    她知道江辰不想露面,她也不能逼得江辰露面。

    故而,她选择这样的方法。

    一进门,先是通过话语吸引江辰注意,接着打算沐浴。

    她本来想着若是被江辰看去了身子,这位强者肯定觉得有愧自己。

    所以,她是打算脱到最后才出声的。

    没想到江辰在她脱掉外衣就打算离开。

    再看江辰眉清目秀,一表人才,莎莎心里充满好感。

    不过,莎莎没有忘记自己目的,故意装作很郁闷。

    “你走吧,你是神尊,我们飞船上的人加起来都打不过你,还能拿你怎么样?”她说道。

    欲擒故纵,这是许多自作聪明的追求者对她使用的伎俩。

    “这话说的。”

    江辰苦笑一声,解释道:“我是真没恶意,另外,我可以弥补你,如果你们能有多余的飞船就更好。”

    “弥补我?你又能帮到我什么。”莎莎叹息道。

    江辰来了兴趣,忍不住道:“看样子你是遇到什么烦恼啊,可否和我说说?”

    “你想知道?那你敢得罪不朽皇朝吗?”莎莎反问道。

    听到后面的话,江辰不可置信一笑。

    在他明亮的眼神注视下,莎莎说出怎么回事。

    “那万不华说是想要一睹芳容,你就让爷爷带着去见他?”江辰不解道。

    “你以为我们想吗?”

    莎莎激动道:“那可是不朽皇朝,多少不可一世的人都在皇权面前认栽。”

    “哦?”

    江辰耸了耸肩,知道自己说错话,他之前面对不朽皇朝,不也是和对方一样。

    “你想要我怎么做?以你们立场痛殴那万不华?带来的后果只会让你更惨吧。”江辰好奇道。

    “你愿意帮我?”莎莎眼睛一亮,神色激动。

    “你有办法?”

    江辰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眼前这女子心机很深啊,话里一套一套。

    可具体的又说不上来。

    “你是神尊?”

    莎莎说道:“如果你参军的话,再让我成为你未婚妻,他就不会拿我怎么样。”

    这也是她爷爷遗憾的地方,如果是神尊的话,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动。

    “哇。”

    江辰苦笑道:“这个忙把你我都搭进去了,这个万不华有这样可怕吗?”

    “万不华有一个妻子,乃是不朽皇朝的王室,极为善妒,而万不华又是好色,每次他玩弄过的女子,都会被他妻子残忍杀死。”

    莎莎说道:“你觉得,我的下场会是如何?”

    “好个不朽皇朝。”

    江辰冷哼一声,面露怒意。

    见状,莎莎心中一喜,从这能看出来,江辰似乎不惧不朽皇朝啊。

    “你成为我未婚妻,挂一个名分,等到事情平息,各奔东西是吧?”江辰又道。

    莎莎轻轻点头,像是料到江辰接下来会说什么。

    “这个忙超过我犯的错,我能有什么好处?”

    莎莎很果断摇头,苦笑道:“我家老爷子也就神帝,哪里拿得出能让神尊心动的宝物。”

    说着说着,眼眶湿润,泪水不自觉从脸颊滑落。

    江辰不由是沉思起来。

    参军?

    还是不朽皇朝的神级军团?

    开什么玩笑。

    不过,江辰转念一想,覆灭不朽皇朝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打入敌人内部,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而且正好可以让他法身派上用场。

    “若是前辈不嫌弃的话,小女子愿意做牛做马。”

    看到江辰犹豫,莎莎还以为他是在衡量其中得失,马上道。

    做牛做马这话一出,什么意是不用多说。

    江辰打量着这位女子,咧嘴笑道:“怎么个做牛做马?”

    闻言,莎莎身子一震,眼珠子飞快转动。

    江辰不可能不知道这话的意思,故意问出来,是想要羞辱自己?

    她还没回答上来之前,江辰身子一闪,来到她身前。

    修长的食指托起精致的下巴。

    在那对杏眼眨也不眨一下时,江辰对她说道:“女人,心机还是不要太重。”

    莎莎一惊,

    记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