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少人都被惊艳到。

    这可以说是涂山氏天赋中在战斗方面最强的。

    最关键的是,这种天赋一旦觉醒,意味着潜力无限,势必是可以成为神祖。

    这也是为什么不朽皇朝愿意让郡主嫁过来的原因。

    一位神祖对不朽皇朝或许不算什么。

    可是,如果是寿命还远远没到尽头的神祖,那就值得期待。

    话说回来,涂山飞突然的勇猛倒是出乎很多人预料。

    有人猜测,是看出来人并非是神祖。

    作为神尊巅峰的涂山飞自然也就不需要担心。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不少人惊奇。

    只见气势汹汹的涂山飞碰上江辰,好似螳臂当车,不堪一击。

    直接遭到一拳重击,打得体内发出山崩似的巨响,一身力量直接散去。

    随着一口鲜血喷出,涂山飞更是失去战斗能力。

    “一拳秒杀神尊巅峰?这是神祖吗?”

    有人惊呼道。

    “不对。”

    但感知比较敏锐的人知道并非如此。

    “涂山飞不是本尊!”

    很快,他们察觉出是哪里不对。

    涂山飞哪怕是在大婚之日,都没有本尊上阵。

    这让不少人惊奇不已。

    也能看到新娘子双手握拳,对此有所不满。

    突然,江辰再次出手,打爆涂山飞的化身。

    “这是什么意思?”

    人们被江辰的举动吓到。

    这个行为可是超出抢亲的范畴。

    是因为化身所以无所谓吗?

    可看江辰杀气腾腾的样子,又觉得不像是。

    “今天我可不是来杀你法身的。”

    心念一动,江辰也离开寿宴,朝着某个方向飞去。

    “不好!快拦住他!”

    他的动作刺激到涂山氏。

    几乎是所有力量都朝着江辰追赶而去。

    见状,人们猜测江辰所去的方向应该是涂山飞本尊所在。

    “可恶!!”

    寿宴不远处,有一处小型生命世界。

    涂山飞本尊正在一片森林中。

    在法身被打爆的两三秒时间中,他都是茫然的。

    反应过来后,他扭曲着一张脸,怒火中烧。

    好好的一场婚宴,一下子变成这样,别说是丢人,更是让星云郡主失望。

    “现在杀过去?”

    涂山飞想着如何挽救。

    化身被打爆倒也没什么,本尊有超过一倍的实力。

    问题是,从刚才的交手来看,那家伙似乎不在乎神尊巅峰。

    “难不成是至尊级神尊巅峰?”

    涂山飞一想到这里,心中一惊。

    紫薇星域不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人才。

    可他不应该不认识才对。

    最重要的是,真有那样的人物,也不该是看上星云郡主。

    万物都是有价码的,包括人在内。

    星云郡主在紫薇星域大受欢迎,追求者无数。

    可他涂山飞就是其中最优秀的。

    更优秀的人,都去追求皇朝真正的公主。

    “我怎么觉得是冲我来的?”

    而且,涂山飞直觉告诉他事情不会这样简单。

    “回去,这时候应该有长老也赶到寿宴,管你是什么神尊,都得下跪”

    涂山飞还是决定回去。

    哪怕已经丢人,还是要将损失减轻到最低。

    嗯?

    忽然,涂山飞发现腰间的一块玉牌在狂闪,这是示警。

    “飞少,那人朝你本尊来了!”

    涂山飞很快从玉牌中听到这样一句话。

    涂山飞吓得不轻,第一反应是那人怎么知道本尊所在。

    第二反应是惊慌!

    他可以百分百确定是冲自己来的。

    如果真的是抢亲,打爆他的化身后,应该是带着星云郡主离开才对。

    没必要来找自己啊。

    “长老,长老应该会比他先来吧。”涂山飞心想到。

    可惜,最终先到的还是江辰。

    他仿佛是知道涂山飞在哪,用最短速度出现在他面前。

    “你要杀我?”

    涂山飞壮着胆子问道:“我记得没有得罪过阁下吧?而且在这时候杀我,玄黄和紫薇星域都没你容身之处。”

    “是吗?”

    江辰反问道,步步向前。

    “起码告诉我为什么吧?”涂山飞不甘心道。

    “你猜?”江辰停下脚步,给他一个猜测的机会。

    涂山飞皱起眉头,他做事一向是很有分寸。

    他只得罪那些得罪得起的人。

    得罪的人能给他带来危机的人更少。

    能让他记忆犹新的也就那么一位。

    现在也被关在九绝深渊……

    突然间,涂山飞想到什么,睁大着眼睛,不可置信看过去。

    “你是江辰……”

    话没说完,江辰出现在他身前,一只手掐住他脖子,将他人提到空中。

    “拜你所赐,我这些年享受到以前都没有过的日子啊。”

    说话间,江辰五指逐渐发力。

    “怎么,怎么会……”

    涂山飞难以置信,这时候的江辰应该还在九绝深渊才对。

    离得五百年还有很久很久啊。

    不,根据他得到的消息,江辰是要被关押一千年!

    “该死的……”

    临死之前,他满脸怨气,也不知道是对江辰,还是出差错的不朽皇朝。

    最终,江辰没有选择留情。

    别说是因为胡威,光是涂山飞的所作所为,他就是必杀之。

    虽然说母亲求过情,可江辰的杀意从未动摇过。

    随手一丢,涂山飞的尸体跌落在地。

    这次,他不再是像化身或者分身那样消散,是真的死的不能再死。

    几乎是同时,悲愤的怒吼声在江辰头顶上传来。

    毫无疑问,涂山飞一死,涂山氏就有所感应。

    作为父亲的涂山胜天无法接受在这样的日子中失去爱子。

    十秒钟不到,涂山胜天带着涂山氏精锐战士到来。

    看到江辰脚边的尸体,涂山胜天咆哮道:“为什么?!”

    “嗯?因为我能啊,因为我看不惯他幸福美满啊。”江辰冷笑道。

    听到这话,涂山胜天心里一堵,眼前发黑,险些晕倒过去。

    但是,他没有想过当初泄密的心态也正是江辰所说的。

    “杀,杀了他!”

    涂山胜天下令。

    两位大神守带着神级战士组成战阵,一左一右,夹击而来。

    “真是有够天真的啊。”

    或许,十五年时间,江辰离得扳倒不朽皇朝还有一段距离。

    但是对付涂山氏,还是绰绰有余。

    “给我滚!”

    面对大神守的带队冲锋,江辰直接一拳打出去。nt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