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王峰,峰顶之上,有着一座全木质结构的高楼,层楼叠榭,耸入云霄。

    楼顶,远行归来的宁昊天站在窗外,在这千丈之上,一览众山不由叫他生出冲天豪气。

    尤其是想到此行的收获,他就是心情激动,恨不得立马闭关修炼。

    但在那之前,他还要见一个人,他的母亲苏荃。

    离开宝塔,苏荃花了几天时间才来到天道门,凭借着宁昊天之母的身份,畅通无阻的来到天王峰,登上高楼。

    “母亲大人嗯?怎么回事?!”

    宁昊天见到苏荃脸上还没消退的手掌印,怦然大怒。

    “还不是那小畜生。”说起这个,苏荃也是满腔怒火。

    “江辰?!我要杀了他!”

    宁昊天说着就是要去赤霄峰找江辰算账,不过被苏荃拦住。

    “我对江辰一味忍让,可母亲受到这样的侮辱,我岂能无动于衷?更何况江辰那么喜欢借势欺人,把师父赶走,指责师父没保护到弟子的族人,母亲也是我亲人,这次天道门护不了他!”宁昊天冷冷道。

    “没用的,我来的时候,听人说他已经启程了,现在应该是在前往圣院的路上。”苏荃说道。

    “那我就拿他亲人泄恨,算作利息!”宁昊天说什么都不敢就这样算了。

    看他样子,是要去找高月麻烦,苏荃就想到天机阁的情报,莫名不安。

    “他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对付别人母亲,也就那小畜生能做出来,昊天,你可不能自甘堕落。”苏荃说道。

    “嗯?”

    这话倒是让宁昊天愣住,沉吟了许久,才是不甘心的一挥手。

    “母亲大人,你放心吧,等我练成玄武真功,到那时,江辰和他的族人都不值一提,就算是在天道门动手都没问题。”宁昊天自信道。

    苏荃欣慰地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嘴角浮现出一丝残忍的笑容,道:“昊天,皇家有过交代,只要你能登上青云榜,就任由我们对付南风岭,天风道人的怒火也会被我们扛着。”

    说完,她又加了一句:“当众斩杀三皇子,真当皇室是软柿子吗?”

    “这就是实力的好处,强大的人,价值也就越大,我身为驸马,皇朝本来就看中。”

    “嗯,昊天,你要闭关多久?”苏荃说道。

    “如果九霄神脉还在的话,三四个月就可以,如今神脉只剩下三根,起码需要一倍以上的时间,期间如果神脉又消失的话,还不一定。”

    说到这个,宁昊天很是不甘和气愤。

    “绰绰有余了,他江辰也不过是去圣院一年。”苏荃鼓励道。

    “嗯。”

    苏荃忽然认真地打量起宁昊天的面貌,欣慰之色越来越浓,道:“昊天,江辰、南风岭都是小问题,娘这一辈子最大心愿,就是回到龙域,回到圣城,而不是在这乡下地方虚度光阴。”

    当年她嫁到火域,离开九天大陆的核心地带,是她的心结,这些年做梦都想要回去。

    “母亲大人,交给我吧!”

    宁昊天知道她的心愿,更是要拼上全力完成。

    如苏荃所说,江辰已经出发,离开天道门。

    没有让人相送,不喜欢离别的伤感。

    所有行李放进纳戒中,仅是腰间系着一把刀,白灵依旧活泼,一会跑到前面,一会绕到他的身后。

    一人一虎,在天还没完全亮出发。

    京城的广场上,三天前因为江辰和三皇子大战留下的大坑已经填上,铺着整齐青石。

    一头机关大鸟停在那,每个部件都是四四方方,拼凑成一只鸟,没有江辰之前见到过的机关兽逼真。

    但是,机关大鸟的内在,远不是其他机关兽能相比。

    江辰能感受到如鲲鹏之势,想象着展翅翱翔时候的情景,绝对壮观。

    走近后,江辰发现鸟背有人,而且不少,以为来得早的他发现自己是最后一个。

    圣院尊者和其他五人已经在上面。

    见到他来,倒也没有埋怨,除了圣院尊者,另外五人有些紧张和局促。

    “上来吧。”圣院尊者说道。

    江辰点了点头,带着白灵上去。

    “你还带着战宠啊?”吕飞惊讶道。

    “嗯,白灵会飞的,可以跟在我们后面。”江辰说道。

    “我不是说战宠不能上来。”

    吕飞连忙解释,但又不好把话说出口。

    其他人心里清楚,他们惊讶的是江辰去圣院还把白灵带上,那个陌生又神圣的地方,一头战宠麻烦不说,还很容易惹出是非。

    “没关系的。”圣院尊者说道。

    六人到齐,机关大鸟的翅膀开始挥动,可怕的风力在极短时间凝聚。

    鸟翅扇动,机关大鸟平地飞起,直接来到高空中,修复的广场又因此出现不少的裂痕。

    来到空中,机关大鸟以一种惊人的速度飞行。

    “不要四处张望,鸟背有阵法保护,你们不会被这样的速度撕裂,不过你们的眼睛是跟不上的。”圣院尊者说道。

    一句话让六人大吃一惊,能将人撕裂的速度,那该是多块?

    “趁着这段时间,你们有什么想要知道的,都可以问我。”圣院尊者说道。

    六人相视一望,跃跃欲试,但谁都不好意思第一个开口。

    “前辈,我们怎么称呼你啊,总不能一直叫前辈和尊者吧。”吕飞第一个说话,一如既往的冒失。

    圣院尊者笑了笑,道:“你们叫我南公吧。”

    见到尊者这样随和,他们放下心来,沈欢问了一个很笼统的问题,“南公前辈,去了圣院,我们要注意什么啊。”

    “遵守圣院规矩,就这么简单,另外不要再加前辈二字,听着别扭。”南公说道。

    “南公,我们去圣院一年,真能成为通天境吗?”沈欢又道。

    他的两个问题给其他人留下憨厚直接的印象。

    “只要努力,你们会发现在圣院,通天境不是最高的追求。”南宫说道。

    通天境都不是最高追求?那什么才是?

    沈欢心痒难耐,还想继续追问,却也觉得不太妥当,保持沉默。

    “南公,我们在圣院要待一年,期间有考核吗?”绯月公主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