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时间飞逝,江辰的人生仿佛只剩下两件事。

    一件是修行,另外一件是操控法身。

    谈不上枯燥无味,就是遇到挫折和失败会失落。

    十年时间过去,他无法迈出最关键的一步。

    气运不会影响到天赋,可江辰无法再像以前那样,机缘巧合的突破。

    他必须熟悉各个方面,才能成为神祖。

    他的心力体系和神级强者不同,按理来说,是没有神祖这个等级。

    只是说第几层心力能强过神祖。

    江辰得出的结论是心力第六层才可匹敌神祖。

    目前来说,他还要很大的差距。

    第十年,通过逆天的天赋,江辰将自身潜能和积累全都榨干。

    意味着后面的修行会非常缓慢。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江辰没有选择历练,继续闭关。

    他要静下来,韬光养晦。

    这些年,他不是没有唤出过另外一具法身外出历练。

    但是没有一具法身能活过半年。

    虽然说也和法身去的地方有关,可以前哪怕是再凶险的地方,也不会运气差到没有生路。

    故而,江辰的法身开始猎杀星空巨兽。

    气运是可以积累的。

    击杀星空巨兽,也算是为众生除害,可以积累到一定气运。

    要想恢复到以前的程度是不太可能。

    但是,起码也要像是正常人,别走到哪里都会遇到危险。

    十年来,被关在九绝深渊的江辰法身也不是没有收获。

    他可以确定九绝深渊并不存在。

    他被囚禁起来的不是身躯,而是灵魂。

    所以,不管江辰如何折腾,都是无用功。

    于是乎,江辰法身不再想着如何逃出九绝深渊,而是研究起九绝深渊。

    他要摸清楚九绝深渊到底是如何运转的。

    是怎么把人气运给尽数掠过。

    一旦弄清楚,江辰会让不朽皇朝付出代价。

    “夺我气运,我就断你国运!”

    江辰现在的执念是推翻不朽皇朝!

    一晃眼,又是五年时间过去。

    废星之上,江辰本尊缓缓睁开眼睛。

    他来到一块石壁前面,刻下一道印记。

    仔细一看,石壁上共有十五道印记。

    每一道,代表着一年时间。

    以废星为伴的江辰没有让自己忘记时间。

    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从来没有这样凄惨过,不过嘛,仅此而已。”

    江辰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十五年的低谷不算什么。

    “那么,开始吧。”

    江辰再次遥望紫薇星域的方向。

    这次,他没有光看,而是启动战舰,朝那里赶过去。

    “不朽皇朝,我来了。”

    江辰喃喃道。

    十五年的时间,很长很长。

    当初玄黄世界认为能为江辰争取五六年时间就能对抗不朽皇朝,事实证明不行。

    但是,十五年时间,一心一意。

    纵然是缺少资源和气运,但江辰还是成长起来。

    他要对不朽皇朝出手。

    他要弄清楚九绝深渊到底是怎么回事,从而斩断不朽皇朝的国运!

    几个月后,江辰的战舰飞过涂山氏星界。

    他停留下来,直接闯入涂山氏星界。

    “是时候了。”

    ………

    十五年时间,物是人非。

    涂山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银狐一族的族长依然是涂山胜天。

    他的儿子涂山飞担任着神守。

    和十五年前比起来,他也接近神尊巅峰。

    说来也巧,今日正是涂山飞大婚之日。

    他得以迎娶不朽皇朝某位郡主。

    和十五年前相似,宴会的地点和热闹程度都差不多。

    因为女方乃是不朽皇朝,所以紫薇星域也有不少人来。

    “要说这涂山氏也是厉害,十五年前和不朽皇朝闹得那样不可开交,结果还能和皇朝联婚。”

    “也算不上联婚啊,毕竟只是一个郡主。”

    “嘘,注意你的话,这位可是星云郡主。”

    “紫薇星域都赫赫有名的女人。”

    “涂山飞也是因为有着好皮囊啊,不对,应该说是涂山氏男性都是如此。”

    宴会上,各种议论在无声交流着。

    表面上,一个个都是笑脸不断,高举酒杯,说着祝福的话来。

    新郎官涂山飞春风得意,嘴角一直挂着笑容。

    他看着热闹非凡的宴会,心情大好。

    “笑到最后才是赢家啊。”

    涂山飞由衷感叹道。

    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一个人。

    “纵然你天纵奇才,举世无双又如何,还不是在黑暗中腐朽。”

    想到这里,他心里很痛快。

    唯一的遗憾是爷爷得知幕后黑手是他后,再也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

    今日大婚,也不见出来。

    可就算这样又如何?涂山氏的长老也没说什么。

    “阿飞,你爷爷身为涂山氏最伟大的神守之一,真是好大威风啊。”

    忽然间,涂山飞耳边响起一个女声。

    涂山飞浑身一个激灵,连忙朝着新娘看过去。

    尽管有着红色头盖,可涂山飞还是能看到新娘子精致的面容有着怨气。

    能娶到星云郡主,可以说是他最自豪的事情。

    不过,星云郡主并非是他最终梦想。

    这些年来,他脑海中不断想起那年宴会上,江辰身边那道白色身影。

    “星云,爷爷当年对帝皇不敬,没有颜面出来。”涂山飞说道。

    “哼,皇朝都允许我嫁给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今后我是不是都不用见你爷爷了?”星云郡主很不满。

    认为涂山谨不出来是看不起自己。

    无奈下,江辰只能祈祷着父亲能成功。

    涂山氏某处生命世界,绿色的森林中,有着一排木屋。

    涂山氏都喜欢住在木屋中,这是星空中的常识。

    涂山胜天在木屋外面,焦急道:“父亲大人,不管当年如何,还请看在飞儿的终身大事上,出面吧。”

    木屋中马上传来回应。

    “我老了,已经隐退,这种事情就不要再来烦我。”涂山谨的声音充满着无奈。

    他万万没想到当年差点让涂山氏覆灭的人竟然会是自己儿子和孙子。

    涂山胜天一咬牙,想要破门而入。

    不曾想,门从里面打开。

    出现在眼前的不是他父亲,而是一位气质高贵的绝美妇人。

    “一旦成亲,你儿涂山飞将会在不朽皇朝任职。”

    妇人冷声道:“但是我儿呢?”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