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笑了,因为当时的刀法第一人就是糟老头。”

    “他又问我,为什么不认真练刀,我说天生左撇子,不适合糟老头的刀路。”

    “傻师弟愣了一下,跟我说将来他成为刀法第一人,会拿命保护我。”

    “那时有个规矩,不动用境界的力量,以纯粹的武学较量,为了夺得刀圣称号,每天都会有人来挑战糟老头。”

    “糟老头脾气不好,但刀法确实了得,每个来挑战的人,都留下自己的性命。”

    “这样年复一年,终于有一天,糟老头迎来生怕最强的对手,你猜是谁?”

    江辰听得入迷,想也没想,脱口而出:“你师弟。”

    “人要是太聪明,是真没意思啊。”

    苏秀衣苦笑一声,一口喝光酒壶,语气有了起伏。

    “傻师弟练刀数载,从来没和糟老头说过一句话,动手到结束也是一样,糟老头死的时候也是一样。”

    “糟老头死在傻师弟手上,死前,将自己佩刀给予他。”

    “一场生死,没有怨恨,是最强刀客的宿命。”

    “糟老头是自愿死在傻师弟手中,成就他最强一刀。”

    “不过世人都笑糟老头,说他收两个徒弟,一个废物,一个弑师。一代刀圣死后,就什么都不是了。”

    “在那之后,我和傻师弟分家了。”

    “傻师弟到处行走,闯出名声,我这个刀圣的大徒弟,回到家里过起梦寐以求的悠哉日子。”

    “没几年,我的傻师弟成为年轻刀圣,败尽火域武学高手,自然,得罪的人也有很多。”

    “不过还好,人们以为我们有着深仇大恨,倒是不迁怒我,不少人还来找我清理门户,不过在见识到我的左手刀法,都很直接的离开。”

    “没人知道,每次获胜,傻师弟都会来找我,和我谈话。”

    “一般都是他在说,说击败了某某强敌,又说自己的刀还不够快,如果是师父的话会如何。”

    “最后一次,他来告诉我,将要和清风山庄的大弟子比试。当时我只以为是很平常的一次,他会取胜,再来抱怨这个对手如何不堪。”

    “可没想到,那是最后一次。”

    “傻师弟赢了,赢得很轻松,只是清风山庄输不起。”

    “他们联合国舅府,向大夏皇帝说,傻师弟手中的刀是刀圣的刀,火域第一刀,皇帝想要观赏。”

    “傻师弟就是这点傻啊,如果是糟老头,早就把刀送去,再索要一笔钱。”

    “可傻师弟执意不交刀,说这是师父的刀,杀死所有抢刀的士兵。”

    “之后,就是围杀,追杀,杀戮。”

    “反反复复,最后被万箭穿心,刀被皇帝拿去,可笑,皇帝没看几眼,就把刀丢到一边。”

    “我傻师弟这条命,就这样没了。”

    苏秀衣又打开一壶酒,脸色涨红,语气激动。

    “我拿回师父的刀,右手拿刀,先杀清风山庄!再杀国舅府!”

    他站起身来,双手撑在桌上,道:“我还要杀向金銮殿,斩下狗皇帝的头!”

    此言一出,风云变色。

    江辰面无表情,良久后,说道:“没人知道吗?”

    “是的,人们以为我和你一样,是左撇子,傻师弟杀死师父,当初他的尸体还被当是好意送到我的府上。”

    “江辰,我问你,如果皇帝要看你的剑,你会如何?!”苏秀衣突然看着他。

    江辰还没说话,苏秀衣又道:“我的傻师弟是不是很傻。”

    “不,我敬佩他,这样勇气不是谁都能拥有。”江辰说道。

    “就比如你当众斩杀三皇子。”苏秀衣说道。

    “我那不是勇气,是有圣院尊者撑腰,你师弟,才是勇气。”江辰说道。

    “现在,你明白了吧。”

    “明白了。”

    江辰点了点头,苏秀衣之所以今天说这些,是因为他杀死三皇子。

    “天道门的力量,是指望不上的,长老团一旦知道我的用意,就会罢免我这个掌教。”

    “我们应该怎么做?”江辰问道。

    “这些年,我在龙域成立一股势力,发展到今天,已经数十年,现在应该有些规模。”

    “嗯?”

    “你去龙域,接管他们,回来的时候,进攻黑龙城,成为撬动大夏王朝最关键的一点。”

    话说到这里,已经很明白了。

    现在就等江辰表态。

    江辰没有多想,道:“掌教已经说得很清楚,我没有选择,没有掌教的助力,我去救父亲会被大夏王朝阻拦。这件事上,谁拦我,我杀谁。”

    “好!”

    苏秀衣将桌上的刀拿给他,道:“这是糟老头的刀,我融了后重新铸造,在龙域的势力,见刀如见我。”

    “掌教希望我拿着这刀去号召他们吗?”江辰问道。

    “没这么简单,我所创立的这个势力,忠于刀,不忠于人,我离开的时候,委托代楼主,这几年,我发现他有取而代之的意思,你要是拿着刀过去,会被杀啊。”

    江辰愣住了,没想到还有这事。

    “这也是你的挑战,总不能轻轻松松就获得一股强大的力量吧?另外,我会教你刀法,这样一来,你就成为我的师弟。”

    江辰还在惊讶于身份的变化,又听见苏秀衣说道:“希望你别和我那个师弟落得同样下场吧。”

    “”江辰不知该说什么,半天憋出一句脏话。

    “哈哈哈哈。”

    苏秀衣也不生气,开怀大笑。

    接下来的一个晚上,江辰接过名为黑月的刀,获得无极刀法。

    “如果你能将刀法练到最后一招,就可以拿着这把刀统领我的势力。”苏秀衣说道。

    “哦?”

    江辰很好奇,武学再高,也受到境界限制,说不定掌握最后一式还才神游境,哪来的实力去统领。

    不过他也没问,答案会在刀法中找寻到的。

    “去吧,以你的年纪,龙域那样的地方,确实适合你。另外,还有一件事需要告诉你。”苏秀衣声音低沉,眼神凝重,不想就知道是很严重的事情。

    “宁昊天之前修炼八荒**成为通天境,这一次,他获得的传承非同小可,不是小角色留下来的。”

    “他在传承中得到玄武真功,是奥秘功法和武学的结合,配合上八荒**,一旦功成,有很大几率登上青云榜。”

    “到那时,你如果依然不是宁昊天的对手,那么他将会对你赤霄峰和南风岭下手。”

    “明白了。”江辰也不意外。

    宁昊天不会让他九根神脉全都恢复,再把境界追上去那么傻。

    之所以忍到现在动手,是因为要把实力提升到对付他不会受到阻力的地步,准确来说,是不用担心后果。

    一旦登上青云榜,他就可以任意动手。

    “你下次回来的时候,可能将会是你们宿命终结的时刻。”苏秀衣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