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比起任傲那种倨傲,江辰这种傲气是自然而然。

    他斜视着身边的重甲士兵,手中虽然没剑,但也能将这些家伙撕裂。

    天罗战号的主人,也就是中年人阴沉着一张脸。

    任傲不是他儿子之类,顶多算是同僚。

    问题是死在眼前,这可是很大的过失。

    “从来没有人能逼得不朽皇朝就范。”

    中年人怒道:“只有你老实配合,没有皇权迁就别人。”

    他神尊巅峰,实力比剑甲老人还要强。

    更何况还有近千名重甲战士。

    “是吗?”

    江辰反问一声。

    话音刚落,还不等中年人回过神,江辰的身后出现一大群身影。

    放眼看去,都是玄黄世界的本土强者。

    剑甲老人也赫然在列。

    他丝毫不介意卷入到这样的纠纷中。

    “我不介意把你们留在这里,亲自前往九绝深渊。”江辰说道。

    他忌惮的是偌大不朽皇朝。

    不是随随便便一艘战舰。

    任其绑上锁神链,算是非常配合。

    偏偏有人要找死。

    不朽皇朝没有被轻易吓到,但中年人满脸都是凝重。

    “战阵准备。”

    “射星大炮准备。”

    “天火阵法准备。”

    表面上,他不动神色,可暗地里,一道道命令在传递。

    哪怕只是不朽皇朝的一艘战舰,他也胆敢和一个世界开战。

    “够了,何必弄的这样麻烦。”

    直到福伯出面,神祖的气息席卷而来。

    “他如果不杀人,确实不至于。”中年人愠怒道。

    任傲的死是关键。

    “如果江辰要那你们全都死在这里,我也很愿意出手。”

    福伯看到一个神尊不给面子,也是不客气。

    顿时,中年人脸色变得难看至极。

    “江辰,真以为不朽皇朝打不到你这角落之地吗?”他威胁道。

    “我说了,愿意去九绝深渊。”

    江辰冷声道:“这垃圾的死,随便你们安什么罪名在我头上。”

    中年人想要的是绝对控制。

    如今,僵持不下的是面子问题。

    江辰想要不受控制抵达九绝深渊。

    “将军,出了玄黄星域,还怕没机会教训他吗?”

    中年人耳边响起一个声音。

    中年人自然是明白,问题是不想让步。

    可有神祖在这里,他不得不让步。

    “好,你可以不带锁神链。”中年人说道。

    江辰冷哼一声,并未有任何感激。

    很快,任傲的尸体被士兵收拾掉。

    他死时的表情充满着难以置信。

    想来最后时刻,他都没想到死亡会这样突如其来,始料未及。

    “这才是公子。”

    玄黄世界的强者没有那么绝望。

    他们忽然意识到,待到江辰变得更强大,绝对会要不朽皇朝好看。

    不过,他们显然没想过在监狱是无法修行这点。

    最后,不朽皇朝没有再拿江辰怎么样。

    甚至还给他机会和玄黄世界的人道别。

    “不带锁神链的话,有很大机会啊。”

    趁着道别这会功夫,筱偌急忙道:“途中想办法凝聚出一具法身来?”

    “我会的。”

    江辰本来想说不会那么容易,但觉得还是给筱偌一些希望要好。

    和玄黄各个强族之首道别后,江辰在一群重甲士兵簇拥下,被带到战舰内部。

    体积庞大的战舰内部如同两个世界。

    不过,这就相当于一个移动监狱。

    大多数区域都被划分成牢房。

    也和大多数监狱一样,根据犯人凶残的程度,被关在不同级别的牢房。

    因为江辰刚才的行凶,他享受到最高待遇。

    监管最严,环境最为恶劣的黑屋中。

    黑屋只能站着,坐下来都没有空间。

    而且进入牢房,神识都会被隔绝,自身力量也用不上。

    就如母亲被关那样,江辰身体进入内耗中。

    待到士兵关门离开,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

    “就这种程度吗?”

    江辰皱了皱眉,觉得不过如此。

    黑屋对普通人来说很难受,时间一长会发疯。

    可是,都已经是神级强者,哪怕是静止不动数年都没问题。

    黑暗反倒是会让头脑冷静,能够想更多的东西。

    “难道我一直高看不朽皇朝了?”

    一直以来,江辰想到什么办法,都会感叹那可是不朽皇朝。

    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但很快,江辰发现自己想多了。

    他如果绑着锁神链,那可就是和普通人差不多。

    而且,黑屋中每隔一分钟左右,都会有灵魂干扰。

    就好像无法隔绝的噪音,每隔一段时间刺激犯人。

    时间一长,江辰也是忍不住心烦意乱,同时庆幸着多亏自己没有戴着锁神链。

    天罗战号很大,外面和里面完全是隔绝的。

    里面的人甚至无法感受到战舰是在移动还是静止。

    江辰也不清楚有没有离开玄黄世界。

    这样的折磨最是痛苦。

    事实上,天罗战号已经返程,离得玄黄世界越来越远。

    中年人召集得力手下,商谈着要如何对付江辰。

    “那位神祖很可能还跟着,离我们最近的天级战舰位于星域交界处,等到那里,要他要看。”

    先前劝说中年人的人说道。

    他是战舰上的军神,却不是战力最强,他更像是军师。

    天极战舰是不朽皇朝定的标准。

    所谓的天级,是指有神祖坐镇的战舰。

    天罗战号收押犯人,再送到指定地点。

    这可不是神祖要干的活。

    除非犯人是神祖级。

    “就这样办,另外在这期间,给我好好招待江辰。”中年人说道。

    “明白。”

    其他人积极表态,接着离开房间。

    唯独军神没走,他犯难道:“将军,真到那时候,我们要如何处置江辰才好?毕竟,我们杀不得。”

    如果是一般犯人,惹得他们不快,随便找个理由杀掉也没人说二话。

    可这个人不同。

    帝皇下令过,江辰必须活着。

    中年人没有犯难太久,冷笑道:“帝皇的原话是,江辰必须还有一口气活着,其他一概不管。”

    “将军的意思是?”军神问道。

    “他用哪只手杀的任傲,我们就斩掉哪只手。”

    中年人说道:“如果还让他安然无事离开天罗战号,让我脸面往哪放?”

    军神也没觉得有什么,微微点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