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面对这拳,江辰身体本能开启护体罡气。

    可是,钢索也在同时勒紧,万千电流钻入体内,限制住所有力量。

    江辰结结实实挨了这一拳。

    “嘿嘿,这不是针对你,我是想看看锁神链有没有起效。”

    任傲说完,挥了挥手,围在江辰身边的士兵散去。

    他本身没有太强的实力,面对能被关到九绝地狱的猛人,不敢轻敌大意。

    可是,一旦被绑住,他就会享受折磨的乐趣。

    “自我介绍下,天罗战号军长,负责看管你们这些犯人。”

    “正式收押之前,例行询问。”

    紧接着,任傲问了第一个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

    这问题可以说很白痴,江辰还没想明白,身上的钢索再次收紧。

    电流这次直接汇入脑海中,江辰感觉自己脑袋都要爆炸。

    “江辰。”

    他几乎下意识说出来。

    “这也是测试锁神链,问你问题,最好用最快速度回答,否则的话,会很痛苦的。”任傲得意道。

    另外一边,位于天罗战号最高处的房间。

    先前宣读江辰罪过的声音主人正看着这一切。

    和声音给人的印象差不多,这是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方正的面庞有一道狰狞伤疤。

    “这个犯人不一般,让任傲不要玩得太过分。”他忽然道。

    “好的。”

    房间中还有一人,去执行命令之前,苦笑道:“这个玄黄世界真是一点不懂事啊。”

    江辰是荒天帝要关进九绝深渊的。

    他们是执行者,和江辰没有太大恩怨。

    聪明的人都会在天罗战号到来之前,献上厚礼,打通各个关节。

    这样,被关的人才不至于像江辰现在这样承受痛苦。

    玄黄世界不仅没有献礼,反而还要动手,一个个都不服气。

    这让出了名心胸狭窄的任傲如何能忍?

    任傲很快收到传声,正了正色,询问关键问题。

    “你是江辰本尊?”他问道。

    “是。”江辰不受控制回答道。

    “可有耍花招?”任傲又道。

    “有。”

    “哦?说一说。”任傲一点都不意外。

    江辰拥有将近两个月的自由时间,面对即将到来的处境,肯定不会罢休。

    然而,不朽皇朝能够让犯人在家做好准备,就是有着信心。

    锁神链一出,不管什么花招都将现形。

    若是江辰胆敢逃跑,那么不朽皇朝的力量将会遍布偌大个星域。

    江辰身边的人都将受到牵连。

    江辰以一种很别扭的方式说出企图用法身瞒天过海。

    又或者是留下一具法身在外面,伺机而动。

    “真是没什么新意啊。”

    听完,任傲表示很失望,他收押无数犯人,移花接木的方法最常见。

    “就让你的希望断绝吧。”

    说完,任敖意念一动,江辰身上的锁神链再次发挥出作用。

    伴随着强烈的痛苦,江辰的两具法身如遭雷击,原地抽搐。

    嘭嘭!

    没一会儿功夫,两具法身消散。

    本尊身体也被汗水打湿,显得无比虚弱。

    “仔细想想你刚才承受的痛苦,都是因为你不够老实。”

    任敖打量着他,冷笑道:“把你送到九绝深渊需要小半年时间,在这期间,你最好给我听话,明白没有?”

    下马威已经足够,任傲等待着江辰服软。

    没想到的是,江辰尽管看上去很狼狈,可神色依然无比坚定,眼神锐利。

    “没听明白是吗?”

    任敖撇了撇嘴,再次发动锁神链。

    江辰身上传出电击声。

    强烈的痛苦使得江辰整张脸扭曲。

    可是,任敖依然没能从江辰脸上看出服输。

    “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任傲也来了火气。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江辰被痛苦折磨着,站立不稳。

    “锁神链乃是远古神器,专门用来整治神明,凭你是无法挣脱掉的。”

    任傲忽然发现江辰在反抗锁神链,忍不住发笑。

    “锁……神链是不是你们从玄门那得来的?”

    不曾想,江辰竟然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任傲皱了皱眉,第一个念头是江辰怎么知道的。

    玄门自从被不朽皇朝镇压后,许多珍贵宝物都被掠夺。

    不过,任傲没有细想,因为他意识到一个更严重问题。

    那就是凭借着江辰状态,不应该能说话的。

    除非……

    想到某种可能,任傲吓出一身冷汗。

    他离得江辰的距离可是非常近的。

    他抱着最后希望看过去,正如最坏的结果那样。

    不管锁神链如何发光发亮,江辰竟然都不受影响。

    “那你又知不知道玄门的锁神链来自哪?”

    江辰问道。

    他不是真要得到回答,话音刚落,伸手一抓。

    “来人!快来人!”

    还才神尊初期的任傲慌了神。

    战舰上的士兵也被触动敏感神经,第一时间赶来。

    可惜,还是晚了。

    啪的一声,江辰身上的锁神链断裂。

    任傲也被江辰抓着喉咙,提到半空中。

    无论任傲如何挣扎,都是无济于事。

    “放,放开我。”任傲涨红着脸,好不容易从喉咙中憋出几个字来。

    “你很喜欢玩电是吧?”

    江辰嘴角掀起一丝毫无温度的笑容。

    五指中迸发出耀眼的电光。

    伴随着刺耳的声音,任傲剧烈抽搐,肌肉紧绷。

    忽然,江辰身子一晃,往旁边一躲。

    下一秒,原本所站的方位,虚空出现扭曲的力量。

    “住手!”

    出手的正是先前那位中年人。

    他失手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担心会伤到任傲。

    “我已经很配合了。”

    江辰说道:“可惜,正如我以往得到的教训一样,你越是表现出好说话,越是会被针对。所以嘛,有必要提醒你们,我是谁,我会怎么做。”

    最后一个字落下,对面的中年人意识到不妙。

    “你想清楚……”

    威胁的话还没说完,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任傲双脚一伸,失去动静。

    喉咙被江辰捏碎,成为死人。

    江辰随手丢弃掉他的尸体,朝着中年人走过去。

    “你老实送我去九绝深渊,我不找你麻烦,若是挑事,那就看看你一个神尊要如何拦我。”

    纵然身边都被士兵包围,江辰依然挺直着腰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