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血族来的还是之前那位血樱。

    她邀请江辰来到战舰之上,开门见山,说明来意。

    “加入血族。”

    想要一口回绝的江辰愣了下,道:“我为什么要加入血族?”

    “你难道还有的选吗?”

    血樱好笑道:“你卷入星空中最强大势力之间的斗争中,没有人会帮你。”

    “难道我加入血族,你们还能应对不朽皇朝对涂山氏出手?”江辰不太确信。

    “你根本不关心涂山氏,你是担心你母亲为涂山氏牺牲。”血樱说道。

    “有什么区别吗?”江辰皱眉道,心里隐约有些不快。

    涂山青不可能坐视涂山氏被灭亡。

    江辰不可能坐视母亲再次受苦。

    自然,他也不希望母亲陷入选择族人还是儿子的挣扎中。

    不过因为李无极一锤定音,涂山青也没挣扎的机会。

    “我们可以保证你不需要为此担心。”血樱说道。

    江辰依然很怀疑的样子,“你们血族被迫放弃血库点,在玄黄星域没有扎根之地,凭什么这样自信?”

    “就凭……你在套我话?”

    血樱正要说话,忽然察觉出不对劲,江辰不像是在犹豫。

    “你面临的处境将会是五百年的黑暗,你不想想五百年会发生什么吗?你会从一个奇才成为平庸之辈。”

    闻言,江辰撇了撇嘴。

    说实话,尽管有福伯教导,他也无法百分百确信能在不朽皇朝找到突破。

    他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五百年原地踏步。

    观察到江辰表情,血樱这才继续道:“血族近来就是在招纳各族精英,你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不该落得这样的下场,尤其是因为这样的理由。”

    江辰稍微有所动摇,心中对血族的厌恶马上涌现出来。

    “想知道你父母当年事情的隐情吗?”血樱又道。

    江辰再次一怔,没有拒绝的理由。

    “涂山氏在玄黄星域算是很强大,但是放眼星空,也只是第二阶梯,古神族是最顶尖的。”

    “紫薇星域的人却说两大势力联合会给他们带来灾难性后果,强烈反对,各种抗议,给古神族施压。”

    “古神族丝毫无惧,还让你父亲把你娘迎娶回来。”

    “偏偏你父亲不肯迁就,要和原配断绝关系。”

    “这给别人口实,紫薇星域更是传出各种侮辱性的言论。”

    江辰已经知道这些,谈不上隐情。

    不过,血樱明显没把话说完。

    “有人在紫薇星域推波助澜,将一件情感纠纷变成无法收场的地步。”血樱说道。

    江辰点了点头,之前也有想过。

    父亲要休掉原配妻子,和母亲在一起,并不是说做好迎击星空所有人准备。

    父亲当时做好的心理准备是承受流言蜚语和别人辱骂。

    如果知道会导致后来一系列惨剧,父亲或许就不会一意孤行。

    凡事都要先后顺利,才能去衡量得失。

    “这个人就是荒天帝?”江辰猜测道。

    “五百年前,荒天帝还没今日的能耐。”血樱神秘笑道。

    那江辰就不明白了。

    还有谁会有这样深的执念要整垮父亲。

    忽然间,他灵光一闪,意识到问题出在古神族内部。

    “没错,古神族有人想要你父亲的地位和待遇,要将他拉下马。”

    “如今这个人坐着你父亲当年的地位,同时阻碍着古神族要将你带回去培养的计划。”

    “所以,别指望不朽皇朝真的会忌惮古神族,就不对你怎么样。”

    “等到荒天帝意识到这点,有的是办法折磨你。”

    血樱说完,等着江辰答复,她自信江辰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一个人面对着这样的局面,还能做出什么选择?

    哪怕是血族有仇,也不是刻苦铭心,而是大义上的仇视。

    “我的回答还是不。”

    江辰内心有过动摇,但他深知内心是永远不会接受。

    “为什么?”

    血樱眨了眨眼睛,好半会才想到发问。

    “因为我不喜欢嘴巴像菊花一样打开。”江辰认真道。

    能明显感受到在场血族听到他这话的反应。

    “血族没有多么珍惜你,我们比古神族只是多出一丝心思。”

    血樱深吸口气,也懒得法身计较,大手一挥,下了逐客令。

    “预祝你在监狱中腐朽,另外好心提醒,不朽皇朝应该会把关在九绝深渊下。”

    她不忘道:“曾经有一位神祖在下面发了疯,嗯?他也就待了一百多年来着。”

    江辰冷哼一声,回到战舰上。

    目送着血族离开,江辰操控战舰继续前行。

    “辰儿,血族找你说什么?”涂山青问道。

    “没什么,拉我入伙呗。”江辰说道。

    “哼,亏他们想得出。”

    涂山青冷冷道:“要不是他们入侵,我们现在还在玄黄世界好好的。”

    说到这个,江辰鼓起勇气,道:“娘,当年凌云殿的人都遇难了吗?”

    父母逃离圣域,但不知道其他人如何。

    “没有啊,都被你父亲带到星空,妥善安排,就连筱偌的师父南海天君也一起。”涂山青说道。

    闻言,江辰又惊又喜,这可以说是今天听到的最好消息。

    当年,圣域被封闭,留下来打算抗击血族的人有过半都被带到星空避难。

    可惜的是,涂山青和凌天自身难保。

    只好被随意安排到一处生命世界。

    而且还不是在玄黄星域,所以涂山青也不知道具体位置。

    “早知道你刚才应该问你父亲的。”涂山青说道。

    “没关系,下次问也是一样。”江辰说道。

    “下次。”

    涂山青呢喃一声,下次可就是五百年后啊。

    话说回来,涂山氏给的战舰速度很快,又因为只有江辰和涂山青两个人。

    中途中,竟然是追上本尊的大部队。

    江辰领着夜雪见自己的母亲。

    夜雪知道师弟乃是帝魂转世者,两世为人,两世记忆,也有两对父母。

    所以对涂山青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好漂亮!”

    涂山青一下子被夜雪的美貌惊艳到,心想自己儿子可真是有福气啊。

    不过,她不忘偷偷传声道:“筱偌对你一片痴心,你可不能辜负别人。”

    上次聊天时,她已经知道筱偌和江辰结婚生子。

    她怕江辰沉迷于女色,冷落筱偌。

    “我怎么敢啊。”

    江辰苦笑一声,母亲是不知道筱偌的厉害啊。

    一个月后,玄黄战舰群返回玄黄世界。

    这次,他们完成初时的目标,向星空证明玄黄世界的强大。

    如果不是江辰即将面临的命运,他们都要高兴叫出来。

    当然,知道内情的人不多,只有身边少数亲近的人。

    所以巫神他们欢天喜地的,第一时间和没去的人吹嘘宴会上如何如何表现。< 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