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没有被揭穿的慌张,反而感到不悦,“前辈这是要强迫我吗?”

    “你欺骗一位神祖,难道不知道会有什么代价?”神秘神祖冷笑道。

    “还说不是来抢的。”

    江辰撇了撇嘴,对方分明是按捺不住,打算强行出手。

    “在这星空中,可不止你一位神祖。”

    福伯适时出声,强大的气息释放。

    气息所笼罩的区域,时间仿佛都凝固住。

    感受着这股气息,神秘神祖有所犹豫,尽管看不到脸上表情,可能从肢体动作观察出来。

    “对不起,打扰了。”

    过了一会儿,这位神祖说了一句,选择离开。

    就好像神尊初期碰上神尊六阶差不多。

    这让江辰猜测出福伯实力的大概范围。

    玄黄战舰群上的人早知道他们有一位神祖坐镇,可没想到会这样强。

    直接震慑住另外一位神祖。

    “出发吧。”

    福伯一直没有露面,但又好像是无处不在。

    江辰点了点头,启动战舰。

    没过多久,江辰发现这个插曲只是开始。

    想要卷轴的人有很多,他们采取各种方式。

    有偷的,抢的,还有打算利诱的。

    不过,最终这些人都没有得逞,还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一天,江辰正烦心该怎么处理卷轴时,体内涌现出一股压抑不住的力量。

    他先是一怔,接着欣喜若狂,明白是法身取得突破。

    马上屏气凝神,平静下心神。

    果不其然,他发觉体内的造化神力和以前大为不同。

    如果说之前是平静的水潭,那么现在就是奔腾的江流。

    江辰依然不知道古神族独有的神诀。

    但是,神诀也不过是教会江辰如何使用造化神力。

    母亲的能力使得他不需要神诀的前提下,将其掌握住。

    造化神力再怎么神奇,也是一种力量。

    能用来攻击和防御,同时运用于各种招式上。

    在这之前,江辰勉强将造化神力用在防御,凝练出造化神甲。

    可要如何攻击,如何发动剑式,都是一头雾水。

    现在不同,不需要神心力的结合,仅仅是造化神力,他也能施展出《无名诀》。

    “剑一。”

    “剑三。”

    “剑五。”

    “剑二。”

    “………”

    江辰不断施展着剑一到剑五,熟悉着造化神力。

    造化神力的强大马上表现出来。

    重点都在造化二字上面。

    江辰的剑势充满着无穷可能,完全不受拘束,随心所欲。

    用黎明剑灵的话来说,江辰的剑仙之境更上一层楼。

    江辰自己都不敢置信,问道:“剑仙乃是意境和天赋,是力量也能改变吗?”

    “其他力量不行,可是你的造化神力能直接让你剑道不足之处补全。”

    “说实话,造化神力用在你身上很浪费。”

    “因为哪怕是一个白痴,拥有造化神力,也能达到剑仙之境,偏偏你又是剑道天才。”

    江辰耸了耸肩,已经非常满足,“有总比没有要好。”

    除了黎明剑灵所说的这些。

    造化神力真正强大的地方依然还是防御。

    不是说能让无坚不摧。

    而是负伤不死之后,自身力量会暴涨。

    值得一提的是,故意受伤不算。

    “恭喜你,踏入神尊级,真正的神尊之境。”

    忽然,剑甲老人向他走来。

    刚才江辰出剑,他都看在眼里,不由是感叹万千。

    他从未见过有一个人能在各方面达到完美。

    攻击防御皆是最强。

    一门剑法是不可能在这两方面都注重,否则就是平庸的剑术。

    江辰的防御和剑无关,仅仅是自身,他的剑式十分凌厉。

    “神尊级吗?”

    江辰有些不太确认,这样的强者可是非常少。

    “很快你就会在神尊中无敌。”

    剑甲老人又道。

    “哈哈,希望如前辈所说的吧。”

    江辰大笑一声,心情大好。

    冰狱世界,法身这边。

    法身喜忧参半。

    喜的是突破,担忧的是母亲状态,非常虚弱。

    他连忙把随身携带的丹药拿出来。

    “我不管怎么说都是在坐牢,是不能吃丹药的。”涂山氏没有接过丹药。

    她被困的环境要比冰狱世界关押重犯的地方要好不少。

    可是,涂山氏依然不会养活着她。

    她必须通过消耗自身神力来维持生命。

    结果是五百年来,她不仅是原地踏步,实力还锐减。

    这次帮江辰,更是雪上加霜。

    这话一下子刺激到江辰。

    他眼睛都红了,道:“娘,我带你出去,只要逃回玄黄世界,涂山氏做不了什么。”

    实力突破,让他信心大涨,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救出母亲。

    “涂山氏不会做什么,可是不朽皇朝呢?”

    涂山氏何尝不想出去,问题是不能。

    江辰一怔,不确定道:“不朽皇朝可能早已经遗忘这件事了吧,毕竟五百多年过去。”

    “五百多年,也说不定,那个人……”

    涂山氏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

    除了憎恨以外,更多的是忌惮。

    啪!

    正当母子二人揪心时,宫殿大门被人推开。

    涂山飞带着人冲进来。

    他又变成当初在水源世界见到的那样,狠厉无情,面目狰狞。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涂山氏愣了下,勃然大怒,瞪着这些人不放。

    “辰儿小心,都是执法队的人。”江辰耳边响起母亲的声音。

    涂山飞能带着执法队过来,绝对不是找麻烦那样简单。

    涂山飞没有理会他的姑姑,瞪着江辰不放,喝道:“江辰,你好大胆子,竟然敢擅自闯我冰狱世界!”

    这话一出,肃杀之气迎面而来。

    江辰心里翻起惊涛骇浪,知道有麻烦了。

    “胡说什么,这是涂山氏的决定,让你爷爷过来!”涂山氏喝道。

    涂山飞说道:“姑姑,外公大寿以后就在闭关,银狐一族的事情全由我父亲说的算。”

    “如今,银狐一族面临着拖累整个涂山氏的罪过。”

    江辰走上前去,道:“不朽皇朝来了吗?”

    “你怎么知道……闭上你的眼睛!”

    涂山飞一怔,吃惊江辰一下子不朽皇朝来人。

    更加可怕的是,他发现江辰的双眼在变化。

    有关慧眼的事情,他通过涂山天心的事件了解过。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