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种辅佐他人的能力比想象中要逆天。

    甚至可以校正一个人,将其调整到最好状态。

    “数百年修行,总会走一些歪路,会给身体留下痕迹,尽管有意识去矫正,可还是会残留在身体意识,日积月累,留下隐患。”

    “我能将这些统统消除,干干净净,就像是从来没有过。”

    “还有的人,比如说你,贪得无厌,修炼体系太过庞杂,无论如何精简都做不到想要的结果。”

    “我能帮你找到最完美状态。”

    “同样的,也可以让你找寻到造化神力的天赋。”

    听到这些话,江辰心情激荡,如此看来,实力又将迎来飞越。

    尽管这不是他见母亲想要达到的目标,但还是乐于如此。

    “开始吧。”他迫不及待说道。

    “嗯。”

    涂山氏手掌在江辰额头上用力,五指间有晶莹的光芒闪烁。

    这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尽管涂山氏说的很轻松,可秀发已经被汗水打湿。

    一般来说,帮别人不会这样吃力,因为不需要做到尽善尽美。

    可面对着自己儿子,涂山氏自然不会藏私,使出所有能耐。

    “可恨耽误我五百年时间,否则我必然能让辰儿一步到位。”涂山氏不甘心想到。

    如今,她只能尽力做到最好。

    有关造化神力的部分暂时放到一边,江辰开始着力清除这些年来的痕迹。

    如同洗清身上的杂质,结束以后,江辰感觉神清气爽,焕然一新。

    在这之前,江辰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如今感受着自己状态,就知道回不去了。

    这种愉悦感一旦拥有,那绝对会让其着迷。

    而且,改变可不仅仅是精神感受上面,带来的影响是方方面面。

    江辰的剑速更快,剑式更流畅。

    甚至江辰发现自己接近真正的神尊!

    旋即,他想要开始造化神力的领悟,可刚想开口,就看到母亲疲惫的模样。

    他手忙脚乱扶着母亲坐下。

    “唉,五百年光阴,白白浪费,真是不甘心啊。”

    涂山氏感叹道:“否则的话,帮你一个小小神尊,还是轻而易举的。”

    “五百年而已。”

    江辰安慰道:“待我问鼎神祖,会让母亲重获新生,别说是五百年,五千年又是何妨。”

    “那我可就等着咯。”涂山氏笑道。

    “一定会的。”

    江辰语气异常坚定。

    另外一边,涂山飞来到紫薇星域,找到情报组织。

    他进行一番易容,戴着面纱。

    “江辰和他母亲数百年后终于在涂山氏冰狱世界重逢。”

    一句话,就是一句情报。

    情报组织的人面无表情,将这句话抄录下来。

    见状,涂山飞会心一笑。

    亲自跑到不朽皇朝告状显然会被族中长老惩罚。

    这样的方式最为隐秘。

    甚至于,要不是知道不朽皇朝还是关注着涂山氏这边的讯息,他都要担心会不会收到。

    还好,和往常一样,财大气粗的不朽皇朝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是关注方面的情报,统统买回去。

    涂山飞这一条也在次日被送到不朽皇朝。

    次日,不朽皇朝发生大震动。

    他们那位都已经要把皇权交出去,闭关不出的帝皇不知为何震怒。

    亲自率领精锐军队出征!

    消息很快让紫薇星域一片震动。

    许多非皇权势力瑟瑟发抖,生怕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不过很快,他们发现自己想太多了。

    之所以还会是非皇权势力,是因为皇权根本看不上。

    更不会让帝皇御驾亲征!

    有人称,帝皇的队伍是朝着玄黄星域去的!

    ………

    冰狱世界,冰川宫殿。

    江辰一呆就是数天,珍惜着相处机会,也在通过另类方式开发造化神力。

    初时那片黑暗不再那么浓郁,许多地方也能看到光亮。

    这不代表造化神力的秘诀就在黑暗下。

    这只是具象化的表现,黑暗代表着进度。

    黑暗消失过程中,有关造化神力的奥义正被江辰源源不断吸收着。

    也因为如此,他更加吃惊于母亲的这种能力,或者说是天赋。

    某种程度上而言,可以说是逆天。

    随着造化神力的领悟,江辰的神心力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这些突破和变化都是领悟方面,和力量无关。

    故而,本尊也是受到影响。

    几天的时间,玄黄战舰群飞出涂山氏星界。

    有意思的是,刚飞出去没多久,竟然是遇到袭击。

    一伙人二话不说,冲上来就是动手。

    不过,他们明显低估了江辰这边的实力。

    不说玄黄世界的强者,剑甲老人和福伯在的情况下,他们根本翻不起风浪。

    这些人也不是以卵击石来送死的。

    “是来打头阵试探的。”江辰不由想到。

    他开启慧眼,从袭击者的尸体得知怎么回事。

    有一位神祖打起不老不死的秘密。

    如今跟随在战舰后面,如果不是忌惮福伯,可能会上来强抢

    关于这神祖到底是谁,这些袭击者也不知道。

    他们甚至不知道战舰上的人实力,被派来送死。

    “血族目的达到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个道理江辰是知道的。

    他不屑的东西对于那些活了近千年的老怪物可是有着很大吸引力。

    面对神祖,江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去找福伯商量

    “有我在,对方翻不起什么风浪。”福伯自信道。

    江辰点了点头,可还是觉得不太安心。

    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很不好受。

    次日,那位神祖主动露面。

    黑衣人打扮,面部是一团迷雾,根本看不出是谁。

    “血族的卷轴我想看看,一切都好商量。”对方说道。

    “派人来袭击可不是商量的样子。”江辰不客气道。

    “那是给你们提个醒。”

    神秘神祖说道:“我难道还指望一伙神尊初期没有的人拿下你们吗?”

    江辰耸了耸肩,没有纠结这点,直接拒绝。

    “卷轴我已经给涂山氏,如果你当时在场的话,应该知道我不是为自己拿的。”

    “你自己没有看吗?”

    神秘神祖问道。

    “没有。”

    “我虽然没有你的眼睛,可也能知道别人说谎,这和识人术无关,直觉会让我识破别人是不是在说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