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把有关不老不死的秘密全都告知涂山氏。

    他不是没想过涂山氏会出尔反尔。

    不过,反正是法身在这里,也不必在乎。

    更何况他也知道不老不死的秘密。

    一炷香的时间,木屋中都很安静。

    应该是在分析江辰所说的。

    想到江辰母亲在涂山氏手上,认为他不敢造假。

    “这么多年过去,不朽皇朝对于你母亲的事情不再像以前那样关心,你每次易容成涂山氏一员,会有人带你去见。”女神祖说道。

    “我现在要用一次机会。”江辰果断道。

    “可以,你外公会为你安排。”

    得到应许,涂山谨轻轻点头,神色有微妙变化。

    “另外,你真的不考虑加入涂山氏吗?”

    女神祖在一切谈妥后,又是说道:“一旦你愿意,一切都可以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我有自己的考虑。”江辰说道。

    “行吧。”

    女神祖没有强求。

    在涂山谨和江辰离开时,她忽然道:“之前你在混沌世界和涂山氏的恩怨我都已经压下去,但愿我们不会结仇。”

    “谁也不会希望到处树敌。”

    江辰回应道。

    旋即,二人离开这方世界。

    “易容吧。”

    涂山谨对他说道:“我亲自带你去见母亲。”

    “好。”

    江辰摇身一变,化身五百年前,还是圣域第一公子时的相貌。

    光说长相的话,的确是这具身体要更加俊逸。

    也不像其他涂山氏男性那样阴柔。

    古神族的血统还是占据多数的。

    这可以说是江辰见过最完美的相貌。

    哪怕这样说有些太过自恋。

    他也不担心会被人认出来。

    那只有五百年前,玄黄世界圣域的人都认识。

    涂山谨都没有多想。

    二人来到冰狱世界,江辰恰到好处的表现出初次到来的模样,免得被看出破绽。

    飞过冰川时,钓鱼老人出现在空中。

    “可有情况发生?”涂山谨问道。

    “没有。”

    钓鱼老人余光观察着江辰,肯定是一头雾水,不明白怎么回事。

    为避免涂山谨发现,江辰也没传声解释。

    “嗯。”

    涂山谨没有要介绍的意思,了解到没什么事后,领着江辰登上冰川。

    “这可真的是奇了怪。”钓鱼老人心想到。

    冰宫中,涂山氏还在黯然神伤,充满着对江辰不舍。

    听到外面的动静,还以为是涂山氏的人察觉。

    “嗯?”

    发现儿子的气息后,涂山氏心里一沉。

    她下意识认为是江辰被抓住。

    不过看着父亲的神情,又觉得不像。

    “你有一个好儿子。”

    涂山谨看着女儿,心情复杂,“我也曾有个好女儿。”

    心里面的话注定是不会说出来的。

    涂山氏史上贡献最大的神守之一被誉为坚忍不拔,独当一面。

    同样,也被认为是沉默寡言,不善言辞。

    “辰儿?!”

    看着恢复熟悉面容的江辰,涂山氏惊喜不已,内心还是有着猜疑。

    要不是她能识别出真假,确定这就是辰儿,还以为是涂山氏要弄虚作假。

    随即,了解到怎么回事后,涂山氏说道:“涂山氏还真是任何时候都不愿意吃亏啊,明明可以躲过不朽皇朝眼线的。”

    “哼,风险摆在那里,没有足够利益,谁愿意冒险?任何一个屹立不倒的大势力都是如此。”

    涂山谨气道。

    “那是对外,不是对内。”涂山氏说道。

    “你儿子可不愿意成为自家人。”

    “那是你们要求太过分,如果只是认祖归宗,辰儿会很乐意的。”

    “然后呢?让他这样一张脸在涂山氏中行走吗?我银狐一族要遭到何等的嘲笑?”

    “原来面子这么重要,也是,毕竟你是最伟大的神守之一。”

    看着外公和母亲吵架,江辰忍不住扶额。

    通过涂山谨的记忆,他知道外公和母亲是从小吵到大。

    涂山谨要求严格,尤其是对母亲抱有很大的期望。

    这使得母亲心有怨言,更羡慕自己舅舅的待遇。

    话说回来,父女二人再一次不欢而散。

    临走前,涂山谨说道:“本以为你有孩子后会懂得更多,没想到你仍然还是一个孩子。”

    兴许是这样的话从来没有说过,涂山氏一怔,方才争论的锐气一下子消失。

    眼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江辰安抚几句,表示外公内心其实还是挺无奈的。

    涂山氏的规矩摆在那里,作为大神守的他身不由己。

    “他从来都是这样子,像是上了发条一样。”

    涂山氏苦笑一声,把心思收回来。

    “你不该把那样贵重的东西交给涂山氏的。”

    “对我而言,不值一文。”江辰说道。

    “你是年龄没到,自然不在乎。”涂山氏笑道:“也好,现在没有时间限制,有更多时间做其他的事情。”

    “其他的事情?”

    “是的,我刚才就想要做的,可惜时间有限。”

    涂山氏说道:“你体内的造化神力累计不少,可还没发挥出十分之一的威力。”

    “难道娘有办法?”江辰惊喜问道。

    “这不是废话吗?天天和你娘睡觉可就是古神族战神。”

    江辰讪笑道:“可是……”

    父亲没理由说出古神族的神诀,这样会徒增麻烦。

    “你父亲是没有告诉过我,我也不知道古神族的神诀是什么,可我就是有办法。”

    涂山氏狡黠笑道:“可别小看你娘。”

    这一下,江辰真的是充满期待。

    造化神力终于能够真正意义上派上用场,想想就是激动。

    旋即,他听从娘的话,原地盘坐。

    “放开你的心神。”

    江辰闭上眼睛,听着母亲轻柔的话音,接着一只冰凉的手掌贴在额头上。

    还没有等他明白怎么回事,仿佛是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如同翱翔在星空中,有着无数光点和黑暗。

    一直到停下来,他发现眼前漆黑一片。

    “这里就是你的造化神力。”涂山氏说道。

    江辰困扰不已,直到娘向他介绍,方才醒悟过来。

    原来,涂山氏有着一种奇异的能力,能够帮助别人开发潜力,挖掘出潜能。

    “以前和你父亲历练,遇到致命危险,都是依靠着我,他才能突破,化险为夷。”

    涂山氏满脸骄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