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话的人是同一个,未见真人,可说话语气那种傲慢一览无余。

    这是一位神祖。

    江辰冷笑一声,转身就走,什么话也不说。

    他这样明显让人始料未及。

    “你难道不想见你娘了吗?”涂山谨道。

    “那要看是什么情况了。”

    江辰头也不回,飞向天空。

    “你以为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吗?”

    那神祖再次发话。

    江辰周身百米出现无形的磁场,身处其中,有种强烈的撕裂感。

    最为可怕的是,江辰完全被隔绝其中,身法都无法施展出来。

    “这就是神祖的可怕吗?也罢。”

    江辰放弃挣扎,反正都是法身,他就连一把神剑都没带,就是猜想到这种情况。

    “老三。”

    眼看着江辰要被撕毁,木屋中响起一个沉稳的声音。

    空中磁场消失不见,江辰被拉回到木屋外面。

    “江辰,你如今达到神尊,有无数生灵向你卑躬屈膝,让你明白强者不可辱。”

    那声音又向他说道:“你面对数位神祖,让你在外面等待不过分吧?”

    “应有的尊敬我自然会给予,可是连人都没见到,是要我在门外喊话不成?”

    江辰说道:“面对有意的侮辱,还要卑躬屈膝?或许你们涂山氏能做到,我不行。”

    “你!”

    最开始那位神祖大怒。

    涂山谨也是眉头紧锁。

    涂山氏男性最在意别人眼中的男子气概。

    江辰嘲讽涂山氏没骨气,那可是犯了大忌。

    好在,江辰没有特意单指男性。

    “木屋里面是另外一方天地,唯有涂山氏的族人才能进入。”

    一个女声响起,“如果你做好不管什么条件都答应的心理准备,可以进来。”

    不用想,这个女人就是最后一位神祖,也是最强大的一位。

    涂山氏的至尊。

    银狐、天狐都要听从这女人的话,包括涂山谨这位大神守。

    江辰想了想,戏谑道:“你们可以出来说。”

    木屋久久没有回应,涂山谨不悦道:“你是来挑事的吗?”

    “行吧,我在外面就外面,也免得叫人。”江辰耸了耸肩,很随意的样子。

    木屋中的声音这才响起。

    没有要和江辰商谈的余地,只是给出选择。

    “把血族的卷轴给我们,你可以见一次自己母亲。”

    闻言,江辰撇了撇嘴,嘲弄道:“你们涂山氏可真会做生意。”

    里面的人没有理会这话,继续说着,“或者你接受涂山氏给你的一具身躯,我们向你保证,这具身体天赋极佳,而且拥有剑种,绝不会耽误你太久。”

    “天生剑种?”

    江辰一惊,这可真是大手笔。

    涂山氏要给他找来一具这样的身体,那肯定是下功夫。

    当然,不可能是特意为他杀死剑种主人的灵魂。

    很有可能是剑种主人死于非命,早早陨落。

    涂山氏将其遗体也当作是一种资源。

    现如今,这种资源就能用在江辰身上。

    “我还是喜欢现在这具身体。”江辰给出的答案依然不变。

    “那你是选择第一项?”

    木屋中的女神祖问道。

    江辰强忍着发笑,道:“不老不死的卷轴就见一次?不可能的,除非你们让我随时随地见到母亲,否则没有商谈的余地。”

    “难道你外公没和你说明其中的利害关系吗?”

    江辰看了眼旁边的涂山谨,想着先前的对话。

    “不朽皇朝会以此为由针对你们涂山氏是吧?”

    江辰说道:“可你既然能够让我见上一次,必然是办法瞒过他们。”

    事实上,江辰自己一个人都能赶去冰川,不被涂山氏发现。

    涂山氏连隐瞒都不需要。

    短暂的沉默后,木屋中传来答复。

    “一年不超过三次的见面机会。”

    “可以。”

    江辰眼珠子一转,觉得很合理。

    想着一会儿又能见面,母亲会感到惊喜吧。

    “卷轴拿来吧。”

    最开始那位倨傲的神祖不耐烦道。

    江辰眯起双眼,不太确定的样子。

    “就这样?没有任何约束?”

    “不然?你知道我们做这样的事情是冒着多大危险?还给你签字画押,放鞭炮庆祝你们母子团聚吗?”

    “唧唧歪歪的,你也像是个神祖?”

    江辰这次没有无视,怒喝道:“待到老子登峰,打爆你的狗头!”

    这家伙实在是太气人了。

    都已经不去理会还要在那废话。

    这话说出口,江辰法身做好自行散去的准备。

    可是,木屋中久久没有动静。

    涂山谨和江辰屏住呼吸等待,约莫一盏茶的功夫,终于有声音传来。

    “我涂山屠等着你。”

    话音落下,再也没有这位神祖的动静。

    如此看来,那家伙是被另外一位神祖和女神祖给训了。

    这才会这样不甘心离开。

    “我记住你的名字,等着吧。”江辰说道。

    “你和你父亲真是差不多啊。”

    涂山屠的声音不再响起,倒是那女神祖感叹一声。

    “卷轴拿来吧。”她又道。

    “没有带在身上,本尊那边可以打开,再由我这具法身来说。”江辰说道。

    “如何确保血族没有在卷轴动手脚?防止二次传播?”女神祖不太放心,还是希望能亲自拿到卷轴。

    “血族就是希望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不死不老秘密,好让星空乱起来。”

    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江辰暂时不知道。

    但如果福伯说的都是真,那么绝对是血族的一场阴谋。

    当然,关于不老不死可能是真的。

    血族还没本事凭借着虚无的东西欺骗整个星空。

    “那好,开始吧。”

    女神祖要干脆利落不少,直接答应下来。

    这倒是出乎江辰预料。

    他也没多想,本尊那边将卷轴打开。

    在这之前,神识探查过,卷轴并没有特殊手段。

    除了防水防火之类的结界措施,就是很简单的文字。

    别说是二次传播,任何人都能一眼记在心中。

    与此同时,涂山氏,银狐一族的星界。

    涂山胜天脸上满是愁云,今日江辰的表现困扰着他。

    “飞儿,去一趟。”

    挣扎一番后,涂山胜天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

    “好!父亲英明!”

    涂山飞听完父亲想法后,难掩兴奋之色。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