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场的人纷纷看出重点。

    披上金甲圣衣的江辰可以限制住血族的四相之力。

    这样一来,血樱四人不过是稍微强一点的神尊六阶。

    “胜负已分!”

    看着三个形象不同的江辰,众人深感震撼。

    “一位大能已经崛起。”

    他们意识到这点。

    自从江辰没有参加四界门徒比试开始,他就不再是年轻天才。

    而是真正的星空强者。

    血樱还很不甘心,四相之力被限制,但不是不可以使用。

    问题是越接近江辰,四相之力越是会被削弱。

    一直到无法维持到神诀的程度。

    这也是别人认为会胜负已分的原因。

    血樱在想有没有可能远距离破解掉江辰的金甲圣衣。

    江辰一点不焦急,倒要看看对方能想出什么办法。

    “风龙。”

    “雷蛇。”

    “火凤。”

    过程中,本尊和法身分别以神剑运转秘诀。

    配合上金甲圣衣,凛然不可侵犯。

    “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画眉终于看到江辰出手,也知道这人为何有统治一方世界的能力。

    “可惜……”

    她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冰山美人身上。

    无论是天赋还是外貌,她几乎都是没戏。

    战场中,三名血族战士咽下口水,眉宇间有焦急之色。

    血樱咬着牙关,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理智告诉她已经没有希望,可她不愿意接受。

    一直到江辰神剑上的三股力量要爆发时,她不甘心道:“我认输。”

    “什么?”

    江辰好似没听见,皱了皱眉。

    考虑这是星空,他又掌控着动静极大的三种能量,没听见很正常。

    “我们认输!”

    一位血族战士大声道。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真的看到血族落败那一刻,大多数人还是不敢相信的。

    涂山胜天宽松衣袖下的双手紧紧握拳。

    他想到儿时那段不美好的记忆。

    不管他如何努力,拼了命突破,都会被那女人抢去风头。

    那女人明明什么都没做,偏偏就能取得比自己更好的成绩。

    涂山胜天深刻明白天赋的重要性。

    不管是在银狐一族还是父母眼里,自己光环都被抢去。

    从小到大都活在阴影之下。

    直到那女人犯下大错,被逐出族中,他才被父亲寄予希望。

    如今,看着那女人的儿子,涂山胜天心中涌现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恶意。

    尤其是想到自己儿子和江辰的差距,他内心承受着煎熬。

    那边,血樱认输后,很快调整过来。

    “这是你应得的信息,恭喜你,有可能获得不老不死的秘密。”

    说完,血樱强调一句,“尽管你面对其他人依然只能发挥出神尊六阶的实力。”

    这句话不可谓不狠毒。

    点明江辰击败血族并非是强过剑甲老人这样的巅峰强者。

    “我根本不在乎。“

    说着,江辰朝那边的涂山谨看过去。

    交换一个眼神后,江辰返回席位。

    落败后的血族失去一开始的兴致。

    血樱迅速恢复伤势后,询问还有没有愿意再战之人。

    看到无人出声,她很快又道:“四相之力是我们血族结合各族的大智慧摸索出来,还有许多完善的地方,若是有人感兴趣,可以合作。”

    这番话引起轩然大波。

    一直在想血族到底有着什么目的的人们脸色大变。

    血族这是在招兵买马!

    拉拢各族的战士。

    血族都拥有将他族转化成血族的能力。

    最可怕的是,还真有人心动。

    因为四相之力,也因为血族的强大生命力。

    “佛光普照!”

    忽然间,三个江辰回到战场,发出一声大喝,金甲圣衣已经脱下,但依然是宝相庄严。

    万丈金光狂涌而出,将星空都给照亮。

    血族战士首当其冲,在佛光之下,他们就如同普通人置身于火海。

    他们的皮肤受到灼烧,开始冒烟。

    毛发全都是褪去,就连眉毛也是一样。

    最后,他们的嘴部也不受控制的打开,那条像是毒蛇般的舌头扭动着。

    不少年轻人第一次看到这一幕,被吓得不轻。

    “你们和血族合作后,也会变成这样。”

    江辰又道,收起佛光。

    血族战士这才得到喘息和恢复的机会。

    “江辰,你真要和我们血族为敌?!”血樱满头大汗,眼神怨毒无比。

    “只是给你们一个教训,我的敌人从来都只有躺下的,所问问你自己,真要和我为敌吗?”

    江辰也向她发问,面无表情,眼神锐利。

    血樱没有对视几秒,低下头去。

    “好,好,好。”

    她撇了撇嘴,忍下这口气。

    因为江辰这一出,血族战士也都没脸面留在这里。

    他们登上战舰,在血樱带领下离开。

    “这江辰心有大义!”

    玄黄星域的人看到血族离开,这才感觉自在不少。

    想到江辰宁可得罪血族,也要让世人认清楚血族真面目,不仅是心生敬佩。

    “江辰能成长到今天,不是没有道理的。”

    “能有勇气对抗血族,绝非是一般人!”

    星空不少人对江辰改观。

    以前,他们都当江辰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天才,倨傲、冲动、疯狂。

    今日见到,才发现他真的是什么人。

    这使得离席之时,不少强者向江辰点头示意。

    江辰一一回应,留下一具法身,也带着玄黄世界的人离开。

    因为剑甲老人要拿寿元果,所以跟着一起。

    不过,比起寿元果,剑甲老人对江辰的剑法更感兴趣。

    “《无名诀》?为何叫这个名字?”剑甲老人好奇道。

    在听完江辰师尊的故事后,剑甲老人敬佩道:“敢于创造,敢于想像的人都值得敬佩,尤其是你师尊。”

    得知无名已死,剑甲老人表示可惜。

    江辰也是深感遗憾,就差最后一步,玄黄世界恢复完整。

    凭借着师尊的才能,今日玄黄世界第二强者可就不会是师姐。

    涂山氏这边,江辰的法身被请了过去。

    “我带你去见族中长老。”

    涂山谨亲自领着他过去,不忘问道:“卷轴带着吗?”

    江辰笑而不语,没有回答。

    “好吧。”

    看着江辰防备心这样重,涂山谨无奈摇头。

    想到江辰的表现,又是一阵唏嘘。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