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风龙、雷蛇和血族战士冲撞到一起,毁天灭地的能量爆发。

    也幸亏是在星空中,否则的话,能把一片世界大地打沉,天空打碎。

    星空很好的吸收这些能量,避免波及太广。

    然而,再怎么吸收,对战的双方依然会承受百分百的能量。“现在还和血族硬碰硬是不是不太明智?”

    有人看着璀璨的能量波动,为江辰感到担心。

    四相之力完全运转,江辰还是采取相同应对方式。

    甚至比剑甲老人还要激进。

    很快,他们看到战况。

    正如他们担心那样,血族战士再次发挥出刚才叫人绝望的实力。

    血樱和三名战士并肩而战,江辰本尊和法身分散在各处。

    尽管没看到伤口,可明显看出江辰的劣势。

    想想也是,血族战士的四相之力能让神尊巅峰落败。

    江辰无论如何都发挥不出巅峰的实力,哪怕他是至尊级。

    他唯一要做的事情破解四相之力。

    “这才对嘛。”

    一直目瞪口呆的涂山飞心里好过不少。

    他的父亲也是一样,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

    哪怕知道江辰和涂山氏的交易,他也不希望江辰成功。

    “你可满意?”

    血樱扬眉吐气,感受着四相之力给自己带来的神威,笑得十灿烂。

    “还行。”

    江辰点了点头,很认真的神态。

    哼。

    血樱认为他是在嘴硬,眼珠子一转,做出决定。

    “逐个击破。”

    她也不先去对付江辰本尊,而是看向拿着赤霄剑的法身。

    “三才剑·迅影式。”

    她也没有继续施展《无名诀》后面几式,因为四相之力无法做到。

    剑七到剑十都太过博大精深。

    这也是四相之力的短处。

    不过它的长处足以掩盖住这点。

    剑甲老人的得意剑术另外一式,也是最快一剑。

    瞬间发动,不比刹那永恒要弱。

    可怕的是,因为四相之力,三位血族战士也能跟着一起移动。

    本就是分开的法身孤立无援,会比刚才更惨,直接被打爆也是有可能的。

    法身挥动着赤霄剑,神火在周身燃烧着。

    眼眸中是火焰在跳动。

    下一秒,他将双眼闭上。

    “这是要等死吗?”

    有人心想到。

    但也就是一个念头的功夫,江辰法身再次睁开眼睛。

    神火一下子升腾而起,身上那件单薄的长衣逐渐化为灰烬。

    肌体中发出耀眼金光,一件圣衣重新披在身上。

    金光也是凝缩成金甲。

    金甲圣衣!

    威风八面!

    内敛沉稳的江辰不仅锋芒毕露,更像是上到战场的大将军。

    众人哗然时,起灵心情澎湃,嘴上默念着四个字。

    不败战神!

    若是手中兵器也更像一点,就和当年没什么两样。

    风龙、雷蛇是江辰三年来悟出来的杀招。

    不难发现这和两种属性有关。

    另外,江辰还掌握着另外一种。

    “火凤!”

    一双宽大的羽翅从江辰身后展开,燃烧着熊熊烈火。

    手中赤霄剑化为凤首。

    血樱杀过来那一瞬间,江辰身子一掠。

    人们也就得以看到火凤展翅翱翔,横跨星空。

    “声势浩大又如何,你终究只是神尊六阶。”

    血樱不以为然,很乐意江辰上来,“有机会杀掉他。”

    她对身边的战士吩咐着。

    她要杀的原因纯粹是看不惯这人。

    “嗯?”

    待到热浪来袭,血樱做好准备,手中神剑划出一道弧线,锋锐无比,能切割万物。

    “今日让我来斩凤!”

    她得意想到。

    可是,热浪过后,炙热的烈火灼烧着肌肤。

    本来没放在心上的血樱大惊失色。

    她发现自己体内的血液要被蒸发掉,在迅速的枯萎。

    自然而然的,四相之力受到影响。

    危机感暴涨,尤其是当江辰迅速接近。

    “我就不信你能杀我!”

    血樱一咬牙,没有退路的她选择豁出去了。

    神剑果断挥出,火凤稍微触碰到就被分开。

    可要将其斩开,已经是不可能。

    因为江辰已经杀到眼前。

    火凤迅速吞没掉血樱和后面跟来的血族战士,爆裂声不断响起,能量的爆发使得火海不断扩散。

    宴会上的人惊奇发现酒器之类的铁器全都在融化,木制品冒出烈火。

    吓得涂山氏赶紧拉开结界,抵消战场带来的影响。

    嘭!

    最后,火海再次聚拢,形成一道火柱往上冲去。

    “好可怕的一击!”

    比起风龙和雷蛇,江辰这一手火凤要更恐怖。

    太阳神火结合天凤真血的完美呈现。

    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

    神阶的差距依然会让江辰受挫。

    人们屏气凝神,等待着战场恢复平静,好看清楚双方情况。

    十多秒后,烈火开始消散,人们先是看到血族四位战士。

    嘶!

    看清楚四个战士的模样后,每个人深吸口气。

    比想象中要惨很多,几乎可以说是重创。

    如果不是血族的强大,说不定已经倒下。

    再看江辰,金甲圣衣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剑痕,那是刚才血樱造成的。

    这一剑勉强破防,并未伤到江辰。

    也就是说,江辰无伤硬抗住血族攻击!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他是神尊巅峰?”

    一个个人全都站起身来,满脑子疑惑。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这都是不可能发生的才对。

    “都住下吧,这对公子来说很基本。”

    玄黄世界的人看着宴会上的人大惊小怪,感觉很有意思。

    他们不知道公子是怎么做到的,可在江辰挑战四个的时候,就知道能做到。

    “你这是什么名堂?!”

    血樱看着江辰身上的金甲圣衣,面目狰狞,好似看着克星。

    江辰笑而不语,俯视着对方,傲然道:“没有四相之力,你的样子可真丑陋啊。”

    血樱气得咬牙切齿,紧握着手中神剑。

    “你这东西也并非是不可击破,得意什么?!”

    终于,一位血族战士忍不住开口。

    “是吗?”

    回应他的是带着充满戏谑的话语。

    只见江辰本尊和另外一具法身过来,同样身披金甲圣衣。

    三件金甲圣衣还有着不同的炫目效果。

    和手中神剑有关。

    赤霄剑的金甲圣衣散发出来的光芒是橘红色。

    星坠剑是天蓝色。

    黎明剑则是透明。

    不管是哪种,给血族带来的都是绝望。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