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可以理解为前辈拥有血族的身体,灵魂却是混合着一位人族?”

    片刻后,江辰很认真问道。

    “是的,如果你要问比重的情况,我说不出来。血族这些年来一直危害星空,残杀无数生灵,但从不会感到愧疚。”

    “对大多数血族来说,这就跟狼吃羊一样,不让吃羊,狼就会饿死。”

    “灵魂的融合动摇我这个观念,更是给我带来完全不同的想法。”

    “对于血族的所作所为,我和各族一样痛恨。”

    看着福伯真情流露,江辰内心有所触动。

    可对神级强者而言,阴谋诡计是层出不穷的。

    轻易相信别人会付出代价。。

    不过,这些年来,福伯也没害过他的亲人。

    重要的是,福伯有能力颠覆整个玄黄世界。

    他不需要说谎,再去等江辰成长起来。

    结合和江辰作对的势力,给江辰时间就是最大的失误。

    “前辈,你不必现在说给我听的。”江辰说道。

    福伯选择这时候摊牌,肯定是有原因的。

    “我希望你能拯救星空,正如你拯救玄黄世界那样。”福伯一本正经说道。

    江辰愣住了,苦笑道:“星空不需要我拯救,我现在可是四面楚歌。”

    “你在玄黄世界不也是这样吗?一路挑战,一路杀敌,走到世界巅峰。”

    “我在玄黄世界几年,了解你生平所有细节。”

    “你能成长起来几乎是奇迹,大气运、大智慧以及勇猛一身。”

    江辰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太好意思,道:“如果我能成为星空最强者,自然而然会对付血族,前辈不必费心。”

    “我是怕啊。”

    福伯忧心忡忡,目光看向窗户外面,“这样下去,你们玄黄世界也会被血族欺骗,相信血族是友善的。”

    江辰若有所思,明白福伯的担心。

    确实,和血族坐在宴会之上,看着他们把酒言欢,玄黄世界的人很难接受。

    可是随着血族说出不灭不老的事情,在场的人内心接受程度提高。

    再说外面,剑甲老人和血族战士的决斗一触即发。

    他作为巅峰实力,面对的是四位战士。

    包括血樱和刚才出场的那三位。

    除了血樱,另外三人就跟木头人差不多,一丝不苟,体格壮硕。

    “击败你们能得到有关信息的卷轴,那老夫若是落败,需要付出什么?”

    眼看着要开始,剑甲老人开口道:“毕竟,我不愿白白占便宜。”

    “这本来就是血族通过战斗来回馈星空,不需要任何东西。”血樱说道。

    剑甲老人抿紧着嘴唇,迟迟不出剑,眼神无比坚定。

    “那好吧,我也是用剑,若是前辈愿意,落败的话,给我一滴鲜血。”

    血樱无奈笑道。

    一滴鲜血,血族能从中得到这个人的一切。

    所有的记忆,包括情感在内。

    神诀剑道什么的更是不用说。

    “可以。”

    正当人们还在想着血族的条件是不是过分时,剑甲老人一口答应下来。

    “和不老不灭比起来,一滴血不算什么。”

    平静的话语透露出苍劲的力量,那份坦荡深入人心。

    能成为玄黄星域的剑甲,确实非同一般。

    “那么,开始吧。”

    血樱笑容敛住,杏眼中寒芒爆绽。

    她和身边三位血族战士的动作几乎是整齐一致。

    正面交锋,不玩虚的。

    血樱如她自己所说,手中武器是一把剑。

    “无名诀·剑一!”

    待到她剑势凝聚时,玄黄世界这边一片哗然。

    江辰自己也是一样。

    这女人的剑式竟然是自己的!

    尽管知道血族能通过鲜血获得他人能力,可掌握《无名诀》以来,江辰自认为离得血族很远。

    却没想到,血族一直潜伏在身边!

    尤其是江辰清楚知道一点,必须要有足够活性的鲜血才能被血族派上用场。

    也就是说,刚刚从体内流出来的鲜血最有用。

    想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离得血族这样近,江辰遍体生寒。

    玄黄世界的人也都意识到这点,想到之前血樱说过那些有关皇朝的话。

    玄黄世界从始至终都没打败过血族。

    因为血族根本不把玄黄世界当成是对手。

    江辰凝目看去,想看看对方掌握的是什么时期的剑一。

    随着各方面的突破和提升,甚至是属性的不同,剑一威力和风格都在变。

    很快,江辰惊恐的发现就是在过去三年的水准。

    三年来,他可是一直在玄黄世界安心修炼啊!

    “不对,佣兵公会。”

    江辰忽然想到之前法身出去过一趟。

    先去佣兵公会,再去水源世界,不断和人交战,确实有可能被血族得手。

    战场中,另外三位血族战士也都施展出雷霆手段。

    可是,人们关注的重点依然还是神阶。

    不管怎么说,仅仅是神尊六阶。

    “三才剑·天崩。”

    神尊巅峰的剑甲老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剑气好似实质般的汪洋大海,将宴会给淹没。

    手中不见有剑,天地中却都是剑。

    血族选择正面交锋,剑甲不见畏惧。

    天崩一剑,正面有碾压之势。

    浩荡的剑锋根本无法不清,却能发现自己已经在剑锋中。

    如果在很远的距离看向宴会,会发现宴会上下被一把剑给贯穿,所有人都在其中,包括血族的四位战士。

    剑势爆发那一刻,血樱和她的三位同伴被震飞,看上去正如大多数神尊六阶面对神尊巅峰攻击是一样的。

    “什么嘛。”

    有人大为失望,血族造势这么久,还以为有多厉害,谁知道也就是这种程度。

    “不对劲。”

    忽然,江辰察觉出什么,毕竟那女人施展的是自己剑招。

    果不其然,眼看着血族战士要被摧毁,剑甲老人开始犹豫着要不要收力,异变突生。

    四位血族战士一下子释放出强大的力量。

    使得他们在剑甲老人的剑锋下稳住身子。

    “无名诀·剑三!”

    血樱在这瞬间换招,配合剑三的还是雷电属性,当真是迅捷如电,一下子杀到剑甲老人身前。

    叮的一声。

    她的剑打在一柄朴实无华的古剑上。

    那是剑甲老人的剑。

    他被逼出剑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