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该交代的东西已经交代,谁要是想要不老不灭之身,就站出来和血族战士交手。

    这次别说是其他人,就连涂山氏都没出来质疑,反而是陷入犹豫。

    “哪怕是神尊级也行?”

    一个声音响起。

    这问题也是人们心里想的。

    血族的战士不过是四位神尊六阶,哪怕是神尊级别,面对同样是神尊级的巅峰,也要歇菜。

    神尊六阶,被划分成天尊、至尊、神尊。

    三者的不同之处不仅仅是体现在称呼上,还包括实力。

    天尊级的神尊巅峰,和神尊级的神尊巅峰,是两个不同概念。

    “当然,前提是你们有。”血樱说道。

    神尊级极为罕见,别说是玄黄星域,包括紫微星域也是一样。

    血樱不相信在场的人中会有。

    “那么让老夫来领教血族战士的高招吧。”

    有人终于是沉不住气,选择出手。

    这个人还不是泛泛之辈,乃是在场的人中名气最为响亮的天尊之一。

    剑甲老人!

    天尊级神尊巅峰。

    他缓缓起身,宽松的灰色长袍被撑得鼓鼓的,外貌已经老迈,腰板依旧挺立,好似标枪,更像利剑。

    坚毅的脸庞满是皱纹,沧桑的眼睛没有半点浑浊。

    注视着那对眼眸,仿佛是在凝视着深渊。

    “不老不灭对于剑甲老人来说确实很重要。”

    人们想到剑甲老人的处境,能理解他的心境。

    像是江辰,不到百岁,寿命还有上千年,更别说是浴火重生和造化神体。

    不灭不老对他没有太大吸引力。

    他眉头紧锁,揣测着血族目的。

    血族不需要不老不灭不假,可为什么要无私奉献出来?

    没有利益的事情,江辰实在是想不通。

    出于好心?别开玩笑了。

    于是,江辰深吸口气,眼神逐渐锐利。

    他注视着血樱曼妙的身姿,一动不动,慧眼悄然运转。

    没过一会儿,他看到血樱身处迷雾之中。

    江辰见怪不怪,这是灵魂保护措施,防止别人窥视记忆。

    穿过迷雾,江辰就能得到想要的,如同以往的每一次。

    可是,正当他按照以前的方法绕过迷雾后,突然看到一个巨人!

    巨人宛若山岳,盘腿而坐,真正的顶天立地。

    察觉到江辰到来,巨人猛地睁开眼睛。

    “不好!”

    江辰意识到不料,迅速闭上慧眼。

    没想到巨人抬手抓来,五指中有着一股强大吸力,要将他给吞噬。

    正当江辰要承受可怕的灵魂风暴攻击时,一只手按在肩膀上。

    一阵斗转星移,仿佛是穿越一个星域,江辰远离巨人,回到现实。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血樱向他看来,狡黠一笑。

    江辰看向身边,并没有手掌。

    “这边。”

    船舱中的法身如梦初醒,看向身边神祖。

    “多谢前辈。”江辰感激道。

    “你的眼睛是把双刃剑,不要轻易使用,尤其是像这样身怀大秘密的强族中人。”福伯像是知道刚才发生什么,微微一笑。

    江辰点头,刚才确实太过大意。

    “知道我叫你来是干什么吗?”福伯问道。

    “血族?”江辰也能猜测出来。

    福伯应了一声,眼神悄然变化,道:“你很清楚血族是如何对待你玄黄世界的吧?”

    “嗯,每隔千年养肥我们,再将我们做成血库。”江辰说道。

    “你们就像是一群羊,玄黄世界就是羊群对吧?”福伯又道。

    就等着羊群变得肥美,就可以举起屠刀。

    看到江辰点头,福伯说出惊人的话来,“如果我告诉你,三个星域都会是血族羊群的话,你会相信吗?”

    江辰身子一震,如遭雷击。

    纵然他想象力惊人,也不敢这样大胆去想。

    “前辈,血族这些年不是一直被削弱吗?他们不得不放弃血库点,还要想出不再依赖鲜血的方法。”

    “是啊,偌大星空都被他们当成血库,自然就不再需要依赖,他们会在血海中畅游。”

    福伯苦笑道。

    江辰问道:“血族这些年不断示弱都是做样子?”

    “是的。”

    江辰感到头皮发麻,不过还是有些庆幸,“好在,有前辈这样的人识破这点。”

    他相信肯定会有大人物应对着这种情况。

    “很可惜,你出自玄黄世界,对血族充满仇恨,但刚才听到我那些话,依然不愿意相信,所以星空其他人都当我是疯子。”福伯无奈道。

    江辰又是一惊,也就是说,刚才福伯所说的,都是一个人的猜测。

    “前辈为何这样认为?”江辰不解道。

    听到这问题,福伯看向江辰,再次语出惊人。

    “因为,我是血族。”

    说着,福伯嘴巴像是菊花绽放一样打开,长长的舌头弹射出来。

    江辰吓得不轻。

    好在福伯没有恶意,又将舌头收起,嘴部恢复正常。

    江辰整个人感到茫然。

    福伯竟然是血族,还是一位神祖级别。

    他竟然让一个血族保护自己家族,自己在星空对抗血族。

    光是想想,就是充满着讽刺。

    “同样的,我也是人族。”

    福伯见他这样,不感到意外。

    甚至于,他想过更加糟糕的情况。

    “血族和人族的结合体?”

    江辰从没听话过血族能和其他人结合的。

    因为血族的身体结构不同。

    这种不同是指最终形态。

    最终形态指的是人形。

    像是妖族,化为人身,就是最终形态,能和人族或是其他拥有最终形态的各族结合。

    血族不一样,光是他们嘴部这块已经说明问题。

    “我本是血族一员,被他族势力俘虏,他们想要找出血族的弱点,同时探究出血族能够不老不死的奥义。”

    福伯说道:“他们在我身上做过各种实验,将我改造的面目全非,甚至是灵魂夺舍。”

    “最终夺舍没有成功,两个灵魂碰撞成碎片,之后碎片重组,成为一个充满矛盾体的灵魂。”

    “我对以前作为血族犯下的过错深感后悔,我去你们玄黄世界也并非是游戏人生,而是赎罪。”

    江辰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如果是其他人遇到这种情况,他会用各种大道理,劝别人接受谅解。

    可是,换到自己身上,才知道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不是血族,他在玄黄世界的家也不会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