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说江辰和欧阳军关系如何。

    剑甲老人值得钦佩。

    尽管这是江辰和他第一次见面。

    可通过欧阳军的剑道,以及当初那具木偶人,都能看出剑甲老人的成就。

    他也知道剑甲老人把太多时间投入到剑道方面,才会至今仍然是神尊。

    否则的话,早就是神祖。

    这样的人让他就此走向灭亡,是不公平的,作为剑客,江辰是不愿意看到的。

    “真的是感激不尽,以后如果用得着老朽的地方,尽管开口。”

    剑甲老人也很触动,语气很真诚。

    “当然,寿元果每次成熟都要数百年,是不可多得的宝物这次成熟只有三枚果子,一枚给我家中长辈,一枚给涂山氏神守,剩下这一枚,需要前辈去玄黄世界取。”

    江辰可不想让人认为寿元果是有太多才会这样大方送人的。

    “应当如此。”

    剑甲老人没有二话,如此宝物,怎么能随身携带?

    刚才那一枚乃是贺礼,当然是要另当别论。

    然而,寿元果数量比江辰所说的要多得多。

    增加寿命的宝物在玄黄世界也不只是一种。

    毕竟,以前的玄黄世界生灵只有百年寿命。

    欧阳军返回时,也向江辰感激点头。

    这一幕落在青龙殿主眼中,这位城府极深的男人表面上没任何异样,眼神却是有几分阴冷。

    旋即,江辰起身,鼓励回来的白灵。

    “哥,我还要再打,不过瘾!”

    白灵叫嚷着。

    这话让人哭笑不得。

    心想九龙天才都被打倒,哪里去给你找更年轻的对手啊。

    “可以。”

    江辰对外面喊话,“各位,今日只为尽兴,就不用局限于天才和强者的划分,无论年龄,都可挑战。”

    此言一出,再次引起一片哗然。

    百岁之内,欧阳军神尊一阶是最高的。

    玄黄星域可能再也找不出更强的天才高手。

    可是,放开年龄的话,神尊一阶到五阶可都有啊。

    “是不是也有寿元果啊?”

    不少人跃跃欲试,惦记着宝物。

    “只要你愿意拿出相同价值的宝物,另外愿意等到几百年后的再一次成熟。”江辰说道。

    这话立马让人想到江辰刚才说过的话。

    最后一枚寿元果给了剑甲老人。

    “我不为别的。”

    有一人站出来挑战,“我如果赢了,让这位小姐摘下面纱来看看,我如果输了,脱下自己裤子。”

    后面的一句话引起大笑。

    可玄黄世界这边就不一样。

    江辰眼睛眯起,身边的人都知道胆敢调戏他女人会是什么下场。

    “那你就要和我出手。”

    果然,江辰冷冷道。

    那人双手抱胸,不见意外之色,道:“哦?你很强吗?”

    这下,笑的人比较少,因为都能听出是来找麻烦的。

    也是,玄黄世界这一路的表现都是太顺风顺水,赚够眼球,大出风头。

    有人看不过去来刁难,也很正常。

    “这个人来自紫薇星域。”

    “难怪啊,敢这样和江辰说话。”

    “哈哈,这家伙比江辰还嚣张,有好戏看了。”

    玄黄世界这边,李曼和画眉认出挑衅的人是谁。

    “孟长河,地级高手。”

    “神尊四阶,神诀很高明。”

    “这下能看到江辰出手了。”

    神尊四阶,也难怪有这样的信心。

    刚才白灵表现的再优秀,也还是神尊初期的争锋。

    江辰摇了摇头,站起身来。

    “我来吧。”

    夜雪抢先起身,吸引足够眼球后,道:“免得你把人杀了。”

    听到这话,孟长河冷哼一声,表示不屑。

    “好吧。”

    江辰真的坐了回去,引起不少人议论。

    “这位可是神尊四阶,他让自己女人出手?”

    “她女人好像也才神尊一阶吧?这不是开玩笑吗?”

    “还是说江辰的情况特殊,不好出手?”

    议论的人越来越多。

    孟长河也没想到会真的这样,不悦道:“你如果不行明说可以,何必让女人陪你出来演戏。”

    江辰懒得说话,身后的巫神站出来道:“我们公子一巴掌你就已经倒下了,知不知道星妖族军团的下场啊?”

    “哦,星妖族军团啊。”

    孟长河拉了一个长音,“我就是听说过,才来验证真假,一剑灭军团对神祖来说很正常吧。”

    后面那句话是在讽刺。

    的确,福伯的存在让人们更加确信当初对付星妖族军团不是江辰。

    尽管录像卷轴显示的是江辰,但很有可能是易容。

    忽然间,所有的争论全都消失,

    因为夜雪一个动作。

    她先是将面纱摘下,露出那张惊心动魄的脸庞。

    孟长河下意识就是嘲讽这是先认输的,结果马上被夜雪的美貌给惊艳到,话都说不出口。

    “我没兴趣去看丑陋渺小的东西,所以,就这样吧。”

    面纱先行摘下,赌注自然不算数。

    当然,打还是要打的,夜雪先行一步,来到空旷处。

    噗嗤。

    许多人听到夜雪话中的四个字,忍不住笑出声来。

    丑陋渺小。

    这可真是最狠毒的嘲讽啊。

    不愧是江辰的女人。

    有人如此感叹道。

    江辰摇了摇头,师姐是把孟长河的挑衅当真。

    把脱裤子这件用来嘲讽的话认真来对待,才会如此。

    外人看来是她不简单,事实上,都是想多了。

    “这么漂亮的吗?”

    李曼终于看清楚夜雪的长相,表情极度精彩。

    突然间,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先前她自认为美貌,去和江辰敬酒时,还特意用眼神挑衅夜雪。

    心想你出门都喜欢戴着面纱,肯定不够漂亮。

    谁知道不是这样,因为太漂亮了,才会戴面纱!

    “如此漂亮的美人,你都愿意拿出来对敌,真是有够讽刺啊。”

    孟长河看着江辰,语气中充满着妒忌。

    江辰没有理他,而是看向夜雪,道:“师姐,打死打残都可以。”

    人们再想到江辰之前对白灵的吩咐,一时之间,心情莫名。

    至于师姐师弟这样的称呼,人们不会认为两人关系就是同门。

    这是一种爱称,在一起后,称呼原本两人的关系,会有一种奇特的感觉。

    “好,那就打死吧。”

    夜雪看到孟长河如此可恨,一本正经说道。

    外人以为她又是话说得漂亮。

    但是江辰和玄黄世界的人明白,这下是真要出人命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