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听到了后面的故事。

    妃萱一直沉醉在凌飞未婚妻的光环中,对凌天颇有怨言。

    哪怕凌天通过毅力崛起,追赶上他哥哥的高度,也会被妃萱挖苦。

    “那女人会说,凌飞如果在的话,肯定又会创造出新的高度。”

    涂山氏说到这个,忍不住笑道:“嘻嘻,如果不是她这样傻,我也不会有机可乘。”

    “当然,别以为你娘故意勾引有妇之夫。”

    “我和你父亲认识的时候,他已经是北斗星域赫赫有名的战神,不过他并不高兴,整天心事重重。”

    “毕竟,家庭不和谐嘛。”

    “一次,我们相遇某个生命世界,其中细节真如书中描绘,一见钟情,英雄救美什么都有。”

    “可是,我们都保持着最后底线,哪怕你父亲不爱妃萱,他的责任心也不会允许做出背叛。”

    “直到后来发生的事情。”

    拂晓剑神,真名凌绝。

    随着她的成长,古神族开始关注她的血统。

    可是,凌绝迟迟没有觉醒古神族天赋的迹象。

    “你父亲暗地里让人着手调查,才发现一个惊人事实。”

    “孩子不是凌飞的,也不是你父亲的,不是任何一个古神族的人!”

    “简单来说,你大伯凌飞被戴帽子了。”

    “你父亲盛怒下逼问,那女人透露出那男人是谁。”

    “你父亲孤身一人,闯入那人家族,将其头颅斩下,洗清他哥哥的屈辱。”

    “江辰,再和你说一遍,你父亲以他哥哥为毕生追求,是他的信念,以后不要触碰这点。”

    “再说回来,在妃萱苦苦哀求下,你父亲没有告诉古神族真相,反而是隐瞒下来。”

    “因为要是古神族知道,那绝对是不得了。”

    “一开始,妃萱还十分感激,可后来她又开始作死,和你父亲说两人是一条船上的,这事要说出去,谁都不会好过。”

    “甚至,妃萱还迁怒于你父亲杀了那个男人。”

    这就是当年引起星空动乱背后,那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父亲不说,是想保全大伯的名誉?”

    “是的,他不想哥哥死后还被人嘲笑,你大伯我也见过,确实太可惜了。”

    涂山氏点了点头,她也明白自己丈夫的处境,不再生气。

    “唉,亲生姐姐就亲生姐姐吧。”涂山氏说道。

    再后来的事情,江辰也知道了。

    父亲闷闷不乐大半辈子,婚姻对他来说是枷锁,直到遇到母亲。

    母亲的帮助下,父亲做出决定,要为自己而活。

    也背负所有恶名,没有揭露妃萱的事情。

    本来嘛,绝世强者有个三妻四妾很正常。

    可父亲觉得不能愧对母亲,选择离开古神族,要全心全意陪伴一个人。

    “本来我也是不在乎的,而且我也不怕那女人争宠,可你父亲和你一样,讲究完美,要对我一心一意,现在好了,数百年不见面,相隔不知道多远,连死活都不知道。”

    话是这样说,可母亲说话时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笑着笑着,眼泪又不受控制掉下来。

    江辰拳头再次紧握,心里发誓一定还要变得更强。

    天上地下无人能阻止我!

    “外人不知道隐情,你作为我儿子,一开始不知道情况,也是觉得愧对别人。”

    “你想外人会这么说我?尤其是我涂山氏在星空的名声本来就是如此。”

    “古神族痛恨我让他们失去一位战神。”

    “涂山氏认为我失败。”

    涂山氏自嘲一笑,“也就在玄黄世界那二十年是最高兴的,偏偏又有该死的血族。”

    听上去,两个人像是被诅咒一样。

    “母亲,相信我,这样的日子不会太久。”

    江辰认真道。

    “嗯。”

    涂山氏擦掉眼泪,挤出笑容。

    她仿佛变戏法一样,拿出一个精美盒子。

    不需要打开,江辰就知道里面是什么。

    “我料定你会来,所以准备你最爱吃的糕点,是不是很多年没吃过了?”

    涂山氏拉着儿子坐下,风风火火,没有外人所想的温柔。

    江辰心事重重,拿起糕点吃着。

    “怎么了?不好吃吗?”涂山氏睁大着眼睛,可怜巴巴的,嘴上说道:“这可是娘花了好长时间做的呢。”

    “味道还是和以前一样美味,只是……”

    “不要再说其他,只剩下一刻钟,我喜欢我们都是笑着过去的。”

    “嗯。”

    江辰点了点头,露出笑容。

    本尊这边,夜雪紧张的拉了拉江辰手臂,关心道:“师弟,怎么了?”

    “嗯?”

    江辰一怔,然后才发现本尊双眼朦胧,泪水都快掉下来。

    “没,风太大。”江辰深吸口气,调整情绪。

    “风太大?”

    夜雪很疑惑看了看周围,心想星空中还会有风吗

    江辰的失态很多人都看在眼里,都是疑惑不解。

    白灵和欧阳军已经开始大战,怎么江辰都要看哭了?

    问题是白灵一直压着别人打啊!

    江辰总不能为了欧阳军哭吧?

    说到这个,白灵的表现确实所有人预料。

    他就如当初江辰给玄黄星域带来的那种惊艳差不多。

    面对剑甲的徒弟,一位九龙天才,硬是打得别人只能防御。

    这绝对不是什么看上去如此,实际上欧阳军占据上风。

    不是的。

    欧阳军只能是全力防御才能保证不会被击败。

    白灵的战斗意识出自于玄黄世界,星空中没什么地方能和那里相比。

    更何况白灵这十年也得到星空最好的神诀。

    那柄纤细的长矛就如同他第三只手臂,指哪打哪,运转自如。

    拥有着无上剑道的欧阳军仿佛是遇到克星似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真是江辰弟弟?”他忍不住问道。

    “是啊。”

    白灵骄傲回答道。

    他还没出全力,眼睛是蓝色的,因为要听江辰的话。

    要是眼睛变成红色,欧阳军早就败了,而且非死即伤。

    欧阳军撇了撇嘴,想着该如何出招。

    “军,回来吧。”

    可是,剑甲老人忽然出声。

    欧阳军一怔,接着垂头丧气,明白师尊都这样说了,那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玄黄世界果然是人才济济啊。”

    剑甲老人感叹道。

    “前辈过誉了,前辈如果需要寿元果的话,我可以送上一枚,作为一名剑客的心意。”

    江辰说道。

    “什么?输了也有果子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