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冰狱世界。

    冰川。

    宫殿外有着结界。

    是江辰至今为止见到过最厉害的结界。

    以他在这方面的造诣,也需要大半天时间。

    关键在于,涂山氏不是依赖于结界的。

    结界抵挡住一阵子,之后能迅速过来增援。

    简单一句话,就是江辰没办法悄无声息的进入宫殿。

    这让他很不甘心,尝试着寻找完美的办法破开结界。

    正当他犯难时,一股推力按在他的背后。

    整个人如箭矢射出去,接近结界那一刻,结界主动打开一个小口子。

    待到江辰进入其中时,结界迅速关闭。

    江辰用最快速度回头看去,发现是那位钓鱼老人。

    原来结界也掌控在对方手上。

    涂山氏万万不会想到任命的人会帮自己。

    甚至于,江辰不免心生怀疑,钓鱼老人会不会真那样好心。

    很快,他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

    抛开杂念,江辰朝着宫殿走去。

    刚把大门推开,一个永生不会忘记的女人迎面扑来。

    母子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宣泄着数百年来的思念。

    久久过后,两人才是分开。

    江辰看着熟悉的脸庞,倍感温暖。

    忽然,他奇怪道:“娘,你能认出我?”

    他的相貌是五百年后的,又因为浴火重生变得年轻。

    这辈子的人都不一定能认出来。

    “外貌都是虚实的,唯有学会辨认灵魂。”涂山氏说道。

    闻言,江辰笑得更加灿烂,这个语调他是不会忘记的。

    “只有一个时辰,不然涂山氏会发现的。”

    涂山氏说道:“不过能有这一个时辰,都是值得的。”

    “娘,是我不好。”

    江辰感到愧疚,把自己拒绝涂山谨的要求说出来。

    “拒绝的好,白白让你浪费几年光阴,去适应另外一具身体,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涂山氏却是非常支持,“永远局限于外在,是不会达到灵魂传承的高度。”

    灵魂传承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像是古神族那样的星空强族没有几个。

    涂山氏还没达到那个层次。

    涂山氏弟子需要特殊的方法去继承和激发血脉。

    这也是为什么江辰这一世没有涂山氏血脉的原因。

    因为转世重生,和涂山氏关系已经不大。

    涂山谨要让他重新变成涂山氏,也是关系到传承。

    简单来说,江辰如果不换一具身体,涂山氏是不会接受的。

    “不说这个了,辰儿,说说你的情况吧。”

    涂山氏不愿意谈起这些不愉快的事情,毕竟只有一个时辰。

    江辰点了点头,讲述着自己经历。

    当听到玄黄世界击退血族,恢复成完整的生命世界后,涂山氏一脸的自豪。

    那表情无疑在说不愧是我儿子。

    然而,听到江辰结婚生子,已经有两个孩子时,涂山氏激动万分。

    “我,我想见见孩子。”

    江辰发现母亲整个人都乱了,小跑到窗边,朝外面传声。

    “小姐,这已经是我极限。”钓鱼人无奈的声音传来。

    涂山氏如遭雷击,俏脸苍白,柔软的身子显得格外无助。

    “母亲。”

    江辰很心疼,上前安抚,保证会让母亲看到孩子。

    “明心,江南对吗?”

    涂山氏问了一句,将这两个字记在心上。

    看着儿子焦虑的样子,涂山氏反应过来,自责想到,“明知道辰儿力求完美,刚才那样肯定会让他自责内疚。”

    “我相信,我家辰儿可是很了不起的人。”涂山氏说道。

    江辰点了点头,紧握的拳头依然没有松开。

    直到母亲温柔的手掌伸过来时,江辰心情才逐渐好了好转。

    江辰发现这并非是母爱之类,而是一种能力。

    再想到外面钓鱼人和羽军神,江辰确定心中想法。

    “这是我的能力,控制情感和情绪,你父亲很长一段时间都认为是被我迷惑。”

    说到父亲,涂山氏露齿一笑,眼神发光。

    可惜很快黯淡下来。

    “父亲。”

    说到这个,江辰把无量尺拿出来,说出炼狱的事情。

    “炼狱那样的地方联系不上很正常,之前和你保持数次联系,已经是他做到的极限。”

    涂山氏没有他的担忧,反而很有自信,“你父亲不会轻易死掉的,放心吧。”

    嗯。

    江辰应了一声,又想到之前遇到过的拂晓剑神。

    “你父亲说那女人是你亲生姐姐?”

    涂山氏听完,关注的重点和江辰想象中不同。

    江辰想起来了,以前母亲就是爱吃醋的人,没有外人的时候,有着小女人一面。

    不过嘛,江辰心想母亲应该是破坏了别人家庭,还这个样子不太好。

    注意到江辰脸上的愧疚,涂山氏反应更大。

    “哼,这件事我无论如何都要和你说,否则以你父亲的性格,你莫名其妙就会多出一个姐姐。”

    涂山氏说道。

    江辰一听,马上竖起耳朵,想要听一听怎么回事。

    听完后,江辰松下口气,心中那若有若无的负担烟消云散。

    拂晓剑神的母亲和他父亲确实是一对夫妻。

    拂晓剑神也是他们的女儿。

    然而,这只是对外的说法,其中的隐情可以说是非常戏剧化。

    拂晓剑神的母亲也是北斗星域大势力的小姐,也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

    名叫妃萱。

    妃萱和凌天在一起是婚约。

    但婚约的对象一开始不是凌天。

    是凌天的哥哥,江辰的伯伯,凌飞。

    凌飞的天赋比凌天还要可怕。

    根据母亲说的,父亲至今还在追寻着哥哥的脚步。

    可惜,天妒英才。

    天才大多数都会夭折,江辰活得好好的,那真是大气运。

    凌飞出自古神族,被古神族全面保护,依然陨落。

    大势力要考虑方方面面,哪怕陨落,联婚还是不能取消。

    于是,妃萱的婚约对象改为凌天。

    值得一提的是,改变婚约之前,妃萱已经怀孕。

    “也就是说,拂晓剑神是我堂姐?那为何父亲说是亲生的?”江辰不解道。

    “哼,这其中牵扯到的东西可就精彩了,你听了可别吓到,另外这也是你父亲的逆鳞,最好永远不要提起。”

    “如果不是这死鬼说是你亲生姐姐,我也不会吐露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