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涂山飞反倒是不愿意继续去拿第三件贺礼。

    贺礼价值越大,他也就越丢人。

    于是,涂山飞在青魔打开箱子之前,挥袖离开。

    见状,江辰也没让青魔打开第三件贺礼,直接送过去。

    人们只能从涂山氏的人脸上表情猜测第三件贺礼的价值。

    那位涂山氏的人打开贺礼,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连忙用最快速度跑到涂山谨身边。

    涂山谨看到盒子中的贺礼,又惊又喜。

    接着,他用最快速度将盒子盖上,也没人报出贺礼。

    “涂山谨都不想外露的宝物?”

    其他人看到这个样子,心里翻起惊涛骇浪,非常想知道第三件贺礼到底是什么。

    有人仗着和涂山氏关系不错,当众询问。

    “晚辈的一些心意。”

    涂山谨糊弄过去,没有要说的打算。

    这让人内心像是被猫爪挠一样。

    到最后,贺礼环节结束,人们也不知道是什么。

    另外一边,冰狱世界。

    江辰的法身来到目的地,眼前是雄伟壮观的冰川。

    关押母亲的宫殿就在其中。

    正当他要散布出神识搜寻时,意外发现在冰川之下,一个冰湖上,正有一位钓鱼老人。

    结冰的水面上被打出一个窟窿,鱼钩伸入其中。

    老人手很稳,鱼竿纹丝不动。

    很快,江辰发现老人也是一样,如果不是随风飘荡的衣物,他甚至会认为一切都是定格的。

    稍微思索一番,江辰猜测对方应该是看守之类的。

    他一路走过,没有看到过任何士兵。

    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但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希望没有人能发现自己。

    稍微思索一会儿,江辰朝着老人走过去。

    脚步声在冰面上响起,老人微微抬头,目光往江辰这边看过去。

    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老人。

    可江辰明白,对方绝对不简单。

    “老爷子,这里冰天雪地的,能钓到鱼吗?”江辰大大咧咧问道。

    心想既然你喜欢来这一套,那就陪你玩。

    “这不是来了条大鱼吗?”

    老人声音没有想象中沧桑感,反而格外有力,说话时盯着江辰不放。

    话音刚落,气氛仿佛凝固,江辰停下脚步。

    正当江辰做好准备时,老人鱼竿的浮标轻轻一动。

    老人反应堪比闪电,顷刻间爆发,动作一气呵成,一只大雨伴随着水花被钓上来。

    老人一只手接住大鱼,对着江辰又道:“看,是不是一条大鱼?”

    江辰苦笑道:“确实是条很大鱼。”

    “所以任何事都不要想当然,一意孤行会给自己带来难以想像的后果。”

    老人把鱼丢到篮子中,整个人恢复平静。

    “回去吧,这里还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江辰脚步不动,神情坚定,一言不发站在那里。

    唉。

    老人明白他的意思,长叹一口气。

    “我的命令是杀死任何闯入者,我见你年纪轻轻,一身修为来之不易,给你机会,再说一次,离开。”

    说完,天地中的寒风被冻住,暴涨的神威比冰川还要强大。

    “里面被关的人是我母亲。”江辰说道。

    这话一出,老人愣了下,随即,惊天动地的动静消失不见,“你就是江辰?你的相貌和涂山氏没有半点关系吧?”

    “是的。”

    江辰没有多说两世为人的事情,满脸认真。

    “行吧,你进去吧。”

    万万没想到的是,老人竟然冲他一笑,然后放行。

    “什么?”

    这可比江辰之前抱的侥幸还要梦幻。

    “你听到的。”

    老人不再理会他,注意力又回到钓鱼上。

    这让江辰想到之前那位羽军神的帮助。

    羽军神同样是看管母亲的人之一,最后也反过来帮他。

    这位钓鱼老人也是。

    江辰猜测这和母亲有关系。

    母亲拥有能让人心悦诚服的魅力。

    他来到冰川之上,正要寻找宫殿。

    “这里。”

    一个他日思夜想的声音出现在耳边,江辰内心变得激荡万分。

    一个瞬间,觉得这些年走过的路都是值得的。

    “对不起,我来晚了。”

    江辰用最快速度飞向声音响起的地方。

    宴会这边,也快接近尾声。

    这场盛宴从几年前就备受关注,直到今天,从开始到结束也才几个时辰。

    群雄云集,各路天才全都到场。

    不过,毕竟是寿宴,不是某种比试之地,几个时辰结束很正常。

    而且这几个时辰里,众人感受着涂山氏的待客之道,也都很享受。

    但不管怎么说,就这样各回各家,还是有的人不太甘心。

    “星空广阔,好似无边无际,身边人想要相聚都要时隔数年之久,更别说陌生人。”

    “许多人听过别人名声,却是一辈子都没见到过。”

    “今天趁着大家都在的日子,我提议好好尽兴一番。”

    好在,涂山谨没让众人失望。

    眼看着要结束,他站起来说道:“我也知道很多人特意为这而来,所以嘛,请随意。”

    话音落下,早就是迫不及待的人开始向对手邀战。

    这一边,欧阳军再次来到江辰眼前。

    “江辰,我要与你决战。”

    欧阳军这次说的很坚决,不再是请战,“我为恩师求一枚寿元果,若是失败,你可提出同等价值的任何东西。”

    众人很诧异,这样的邀请是不好拒绝的。

    和请战不同,拒绝请战可以说是不愿意战斗,没人会说什么。

    可欧阳军如此,再不答应,未免说不过去。

    “终于能看到江辰出手了吗?”

    许多人期待起来。

    江辰一剑灭星妖族军团到底是真是假,马上就能见分晓。

    可惜,江辰没有要战的意思。

    面对欧阳军这样,他眼神示意旁边的白灵出列。

    “这位是我弟弟,你和他战吧,胜负都按照你所说的。”江辰随意道。

    哗然声四起。

    尽管白灵和江辰看上去都是同龄。

    可不是每个年轻人都会像江辰这样变态啊。

    欧阳军咬牙切齿,认为江辰是在侮辱他。

    但这次他是为寿元果而来,没有发作,打量一眼白灵,答应下来。

    “但愿你不会后悔。”

    江辰耸了耸肩,起身一拍白灵肩膀,说出一句让人更加无语的话来。

    “别杀了,打败就行。”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