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把不朽皇朝记在心上,也意识到自己不久后会离开玄黄星域。

    眼下要做的事情是去见母亲。

    涂山氏无论如何都不肯让两人见面,江辰只能是自己想办法。

    虽然说见到母亲会刺激到不朽皇朝。

    可他不相信不朽皇朝真能为所欲为。

    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再忍了。

    当初知道母亲在涂山氏,他被告知不要打探下落,免得刺激到涂山氏采取行动。

    后来知道母亲下落,又要考虑贸然出手会不会打草惊蛇。

    如今,还要他考虑不朽皇朝的态度。

    江辰想说,都去见鬼吧!

    他就是要见,而且是现在。

    前提是知道母亲的位置。

    于是乎,他来到星空,找到那个涂山飞。

    在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下,江辰悄悄开启慧眼。

    伴随着第五重的心力,慧眼的威力也变得强大无匹。

    所以,为避免自己成为不用脑子的莽汉,江辰很少用慧眼。

    但是现在情况特殊,该用还是要用。

    通过涂山飞,江辰慧眼看到很多东西,甚至还能绕过灵魂烙印。

    所以江辰可以不惊动到涂山氏的前提下观察涂山飞。

    让人失望的是,没有像涂山天心那样顺利

    涂山飞根本不知道他娘被关在哪里。

    原因是上次涂山天心的事情发生后,涂山氏加强保密,使得年轻人都不知道。

    江辰不得不把心思放在神守身上。

    神守也不知道,不过神守知道谁知道。

    如今的涂山氏,知晓江辰母亲下落的人只有他外公和舅舅。

    这让问题有些棘手。

    江辰无论是出现在谁的视线中,都会引起注意。

    无奈之余,江辰只能等到人多,也就是寿宴开始。

    因为是在星空,故而日夜不分,天地不再。

    三十三个时辰之后,大多数宾客全都来齐,纷纷入座。

    场面宏大的一场寿宴正式开始。

    银狐和天狐各族的族长最先出场,一大堆客套话后,介绍起涂山谨。

    涂山谨被誉为涂山氏历史中成就最大的五位神守之一。

    有关他的故事足足讲了一刻钟。

    听完后,江辰也忍不住感叹谁年轻时候不是意气风发。

    他眼里小心谨慎的老人过去竟也是如此精彩。

    抛去立场和母亲的事情,涂山谨称得上是真正强者。

    江辰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动用慧眼。

    涂山谨作为大神守,身上有着不少重大机密,所以他的灵魂烙印远不是小辈能相比。

    江辰第一眼看到的是一片迷雾。

    透过迷雾,他看到的是真真假假的画面。

    这些都是障眼法,江辰花了几分钟功夫才绕过去。

    紧接着,在涂山谨讲话时,江辰得到自己想要的。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大多数记忆画面,都是老人看着录像卷轴发呆。

    录像卷轴中,是涂山谨还没年迈时,刚过中年,身边时常有个小女孩。

    江辰好半会才反应过来小女孩是他母亲。

    后来,母亲逐渐长大成年。

    曾经亲密无间的父女二人也开始生疏。

    尽管如此,江辰发现记忆中外公的眼神永远都是充满着慈爱。

    眼神变得冷漠和充满阴霾时,是江辰父亲的出现。

    凌天打破母亲本就有的婚约,俘获其芳心,也给星空带来不小动乱。

    江辰还得知外公依然想要保护母亲,但无法表现出来,哪怕面对自己。

    软禁母亲的确是情非得已的选择。

    最终,江辰得知母亲被关在一处冰川下的宫殿中。

    冰川又是在涂山氏十大禁地之一的冰狱世界。

    那里是涂山氏用来关押穷凶极恶的犯人。

    因为江辰缘故,涂山氏不得不把母亲换地方。

    好在,有专门的宫殿,不算是太差。

    最后一番犹豫,江辰趁着无人关注自己,化出法身。

    法身易容后,赶赴冰狱世界。

    做完这一切,寿宴正式开始。

    一个个身姿妙曼的舞女登场,伴随着美妙的音乐起舞。

    “狐女!”

    人们发现这些都不是寻常舞女,而是涂山氏仅有的狐女。

    狐女又以舞出名,上百人同时起舞,配上一张张美丽脸蛋,让人看着是如痴如醉。

    除了欣赏舞蹈,人们不时打量着江辰这边。

    有关神祖的事情,已经被人们知晓。

    玄黄世界拥有一群神尊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可没有神尊六阶和神祖,依然上不了台面的。

    故而,福伯让玄黄世界的腰杆子挺立。

    “没想打这么快就能沾到明心的光。”

    从江辰这里知道福伯的事情后,夜雪感叹道。

    “谁说不是呢。”

    江辰点了点头,笑得很自豪。

    但很快,他的笑容变成苦笑。

    那位李曼又是上来敬酒。

    “这是第十三杯。”

    夜雪忽然道:“果然啊,你在星空很受欢迎啊。”

    “这怪不得我吧,师姐。”江辰苦笑道。

    “你说我要是把面纱摘下来会怎么样?”夜雪忽然道。

    江辰大感意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耳朵。

    向来冷冰冰的师姐竟然还会说玩笑话。

    他看过去的时候,对方眉黛中还有着狡黠。

    在二人传声讨论声,李曼闷闷不乐退下去。

    她刚才都快要明示,可江辰还是无动于衷,注意到在那位白衣女子身上。

    李曼很想知道这女人有多漂亮。

    她想要找九幽问的,却发现九幽脸色很难看你,目光看向对面一桌人。

    江辰也注意到这点,顺着九幽目光看过去,见到一张熟悉的脸庞。

    温左。

    青龙小世界的天才。

    曾经在朱雀小世界有过交集。

    江辰还记得九幽很仰慕温左。

    但江辰对温左的评论不高。

    不仅不高,甚至还有贬低,当初江辰和九幽还差点因为这事闹得不愉快。

    如今,九幽看向温左,竟是咬牙切齿,眼里充满着委屈。

    江辰注意到温左身边还有一位女伴,两人举止亲密,一看就知道关系不简单。

    于是,江辰明白过来,在过去的三年里,九幽肯定被温左欺骗过感情。

    “唉,为何不相信我。”

    江辰摇了摇头。

    温左当初在门徒比试中使用的手段很不高明。

    江辰心里看不起,但也不好就这样去断定别人怎么怎么的。

    意见给了,九幽还是不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