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涂山氏回过神来,神祖如此看重江辰,再想到军神的言行,他们还不处置,无疑是一种大不敬。

    江辰也在等着涂山氏表态。

    如果涂山氏一直这样无动于衷,那么确实没必要再去参加寿宴。

    因为一位神祖都压不住他们对自己的偏见,其他的更不用奢望。

    “云虎!卸掉你军神一职,剥夺本宗身份,去废星悔过二十年!”

    一位神守下定决心,宣布对军神的处置。

    这话一出,人们情不自禁一声惊呼。

    再看那位叫云虎的军神,面若死灰,嘴唇发白。

    他作为天狐一族,本想着刁难江辰来打击银狐一族,谁想到会得罪神祖。

    对于神祖,他不敢有任何怨言。

    心中不满的是处罚自己的神守就是授意让他出来刁难江辰的人。

    如今被当成是弃子,军神强忍着没说出真相。

    涂山氏乃是大势力,等级森严,神守高出军神一级,能把人压死。

    真要彻底得罪神守,别说是悔过,甚至还要丢掉小命。

    “前辈?”

    军神被带下去后,江辰很聪明的没有替福伯做主,而是等待请示。

    “嗯,你看着来吧。”福伯随意道。

    江辰点了点头,看向天狐一族的神守,不客气道:“邀请我来的不是你们这些天狐,能赶我走的也不会是你们。”

    两位神守屁都不敢放一个,连连点头。

    不管银狐还是天狐,得罪神祖都不会有好下场。

    随着江辰这番话,这场冲突告一段落。

    作为涉及其中的青龙号,也有所表态。

    “前辈,欧阳军只为一雪前耻,并未想要针对谁,还望明鉴。”

    一个雄浑的声音响起,江辰就看到青龙殿主的真面貌。

    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气魄非凡,往那一站就让人无法忽视。

    江辰很欣赏这类硬汉,只是眼前这位例外。

    因为他感受到对方的敌意!

    尽管掩饰的很好,可还是被江辰发现。

    联想到对方青龙殿主的身份,按照青魔说过的话,两人立场是敌对的。

    话说回来,面对青龙殿主和剑甲老人,福伯没有任何回应。

    仔细想想,福伯确实也没回应过涂山氏,仅是对江辰说话。

    反应过来这点,江辰心想实力强大就是好。

    他以前仰慕的剑甲老人毕恭毕敬站在那里,感觉很不真实。

    “前辈,请回吧。”

    江辰上前道。

    “唉。”

    剑甲老人长叹口气,转身返回青龙号。

    纵然他是剑甲又如何,不突破神祖,他的寿命将会走到尽头。

    多么华丽的剑术都将化为尘土。

    有时候剑甲老人会后悔把大多数时间花在剑道上面,以至于耽误神阶的提升。

    换个角度想想,他的剑术可能超过福伯。

    两人年龄也相差无几。

    但因为神阶不同,所面临的也是天壤之别。

    光是这点,就可看出境界乃是一切根基。

    这时,银狐一族来人,是特意来接待江辰等人的。

    让江辰感到恶心的,这些人中有那位涂山飞!

    涂山飞身边还有一位相貌相似的男性,面白无须,不怒自威,那双黑眸极为锐利,仿佛能看穿人心。

    江辰推测这人应该就是他的舅舅。

    按照涂山飞的性格,分身和法身被杀的事情肯定让他父亲知道。

    “江辰?”

    银狐一族的人来到战舰之前,已经知道有神祖在这,态度不算恶劣,但绝对算不上好。

    “是我。”江辰应道。

    “我是你舅舅,涂山胜天。”

    江辰轻轻点头,心说这名字真够奇特的。

    “跟我来吧,你外公要见你。”

    涂山胜天表现的很冷漠,强调道:“一个人。”

    因为有福伯在,江辰也不怎么担心。

    “对对,你这些朋友交给我把,不用担心。”

    涂山飞很热情的样子,目光看向战舰上的夜雪,“这位是你妻子吧?那也就是我弟妹。”

    他无视江辰冰冷的眼神,想要和夜雪套近乎。

    夜雪和其他人知道他的所作所为,没有好脸色看。

    “别这样嘛,上次只是误会。”

    涂山飞说道。

    “夜雪,若是他有任何举动,可任意出手。”

    江辰交代一句,没有传声,直接说出来。

    涂山胜天脸色有微妙变化,他儿子耸了耸肩,笑而不语。

    “走吧。”

    随即,江辰跟着涂山胜天飞过围栏,朝着寿宴所在的地方而去。

    “你当我面说要杀我儿子,不太好吧。”

    等到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涂山胜天忽然道。

    江辰感受到一股寒冷的气息扑过来,要钻入他的每个毛孔。

    好在,神火稍微运转,热浪游走全身,将寒气驱散。

    涂山胜天不再往前飞,反而是看着他不放。

    银狐一族的族长,神尊七阶。

    严峻的脸庞在等着江辰回答。

    “你儿子怎么回事,你心里没有一点数吗?”江辰说道。

    这样的回答超出涂山胜天预料,黑眸中爆绽出寒芒,星空在被冻结。

    江辰太阳神火升腾而起,在体表外形成一层防御。

    “怎么?还想在这和我动手吗?你的依仗是什么?你不会认为一位神祖就足够你横行涂山氏吧?”

    “那要看是什么级别的神祖,就如同神尊,是像你儿子那要初期,还是你这样的。”

    江辰冷笑道。

    他其实也不知道福伯处于什么神阶。

    但是嘛,用来唬人还是挺不错的。

    “这就是你和长辈说话的方式吗?”涂山胜天改口道。

    “我也没见过那位长辈想害死过晚辈。”

    “阿飞的行为是他自己一个人的。”

    涂山胜天说道:“如果是我出手,你就不会再站在这里。”

    “是吗?我很期待啊。”江辰冷笑道。

    涂山胜天冷哼一声,眼中寒意逐渐化解,道:“你和你母亲真是一个模样。”

    说完,他继续在前面带路。

    江辰跟在后面,本来他还想询问母亲的,但看这家伙的样子,知道说了也是白说。

    只能是等到见到那位便宜外公的时候开口。

    很快,江辰来到寿宴所在。

    没一会儿,他见到了这次寿宴的主角。

    “你先下去吧。”

    涂山谨挥了挥手,让儿子下去,同时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睛打量起江辰。

    没一会儿,他显得很失望的摇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