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冰宫中,身穿长裙的绝美妇人能听到脚步声在门口响起。

    她忽然意识到什么,忍不住动容。

    来人直接推门进来,高大的身影映入眼帘之中。

    江辰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水月寒宫的大门,神识下意识释放出去。

    结果什么都没发现。

    水月寒宫空空如也,就连鬼影都没有一个。

    还没来得及多想,他察觉到头顶上有股巨力席卷而来。

    仿佛是所有水源的力量挤压在一起,然后爆发,即将摧毁掉水月寒宫。

    “娘被转移了。”

    江辰反应过来这点,便随着水月寒宫化为灰烬。

    自从他上次从涂山天心那里得知水月寒宫的地点,涂山氏就将其秘密转移。

    这也是两位神守无所顾忌的原因。

    神守以下的人都还没有资格知道这件事。

    故而,羽军神也不知道水月寒宫已经无人。

    与此同时,冰宫位于连绵不绝的冰川之下,这里荒无人烟,乃是涂山氏一处禁地。

    妇人看着门口站立的身影,犹豫再三,走上前去,道:“父亲大人。”

    来人是涂山氏首席大神守,涂山谨。

    “你儿子开始进入涂山氏视线了。”

    涂山谨说道:“他去了水月寒宫。”

    妇人表情大变,眉黛中充满着紧张,不过她没有询问。

    因为她知道,能让自己知道的终究会知道,不能知道的问也是白问。

    “本来,涂山氏有意和他缓和关系,弥补当年的遗憾。”

    “偏偏他闯入水源世界,踩我涂山氏战士,随手将军神丢到星空,更是杀死飞儿一具分神和化身。”

    涂山谨语速越来越快,表情越来越严厉。

    但是,妇人俏脸上涌现出来欣喜之色。

    某个瞬间,涂山谨仿佛是看到女儿小时候恶作剧成功的笑脸。

    “这是你五百年来第一次笑。”涂山谨说道。

    “是五百三十三年。”

    妇人很认真说道。

    涂山谨恼怒道:“难道你想和凌天那样,去炼狱中战斗吗?”

    “把你藏起来这么久,知道会有多大风险吗?”

    “你儿子偏偏要不识趣,认为我们在迫害你,要把你展现在世人面前,知道这会给你和涂山氏带来多大灾难吗?”

    见到父亲如此吓人的样子,妇人很平静道:“我宁可和辰儿说说话,也不愿意这样苟活。”

    “哼,这不是你能选择的。”

    涂山谨生气道。

    “父亲啊父亲,你难道还没意识到,辰儿正在将两族的血脉彻底发挥出来吗?”

    妇人说道:“辰儿的性格我很清楚,他看似温和,骨子里却有股韧性,你们越是与他为难,他越是不会放弃。”

    对于这番话,涂山谨没有细想,或者说是没有放在心上。

    习惯高高在上的人很难会去正视崛起的人。

    “你错了,现在是他在和涂山氏为难,不是涂山氏和他为难。”

    涂山谨说道:“你早些做好心理准备啊,因为你儿子,局势随时都会变化的。”

    ………

    玄黄世界,江辰本尊因为法身那边发生的事情,心情有些糟糕。

    他叫来筱偌,商讨这件事。

    “这是那位涂山飞针对你的阴谋,让你因为水源世界的事情和涂山氏再次结怨。”

    “等你去参加寿宴之时,这件事将会是导火线。”

    事情并不复杂,筱偌认为是江辰舅舅一家因为危机感做出这些事来。

    江辰不应该去救狂炎佣兵团的,也不该去水月寒宫。

    “谁又知道呢?”

    事后一顿分析作用微乎其微,关键是一切开始之前。

    当然,江辰也不得不承认这次确实冲动。

    他差点被涂山飞玩弄在鼓掌之中。

    “这家伙战力不怎么高,但算计别人方面,不能小瞧。”江辰说道。

    筱偌见他眉头紧锁,试图活跃气氛,道:“第一公子说出这话,可见那人确实厉害啊。”

    唉。

    说到这个,江辰苦笑道:“以前我没有实力,只能动脑子,所以步步料敌于先。”

    “如今,我执掌至高无上的力量,却反而成为以前被我算计的那些人。”

    “过分依赖力量,会使大脑迟钝啊。”

    想想也是,一拳能打爆的敌人,哪里还需要阴谋诡计。

    比如说星妖族军团,一剑灭之就是。

    “强大的力量就是能让人不必想太多,让强者逍遥自在啊。”筱偌说道。

    “嗯?这倒是让人耳目一新的说法。”

    江辰很意外道。

    “本来就是啊,不然人人都想变强干什么?”

    筱偌理所当然说道:“就是要随心所欲,无视生死,当你拥有不老不死之身,还会有任何担忧吗?”

    “会啊,我担心你会离开我。”江辰笑道。

    筱偌白了他一眼,才不信他的鬼话,不客气道:“走开啦。”

    如果是天音听到这话,也会白他一眼,然后一番索吻。

    南宫雪会变得羞答答的。

    夜雪会很难得的脸红,然后江辰就见到这世上最美丽的风景。

    “真的啊。”

    江辰很认真道:“你们是我向前的动力,也是畏惧的源泉。”

    再强大的心,也怕失去亲人。

    听说神祖能左右生死,这也是江辰继续提升的动力。

    “嗯?怎么回事?”

    两人正聊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天御域温度急剧下降。

    想到刚才法身所经历的,江辰下意识以为是涂山氏杀过来。

    结果跑出去一看才知道不是这样。

    “师姐?”

    他看着天御域的雪山方向,那里是师姐平日修炼之地。

    江辰用最快速度赶了过去,发现这里的气温更低。

    “夜雪是要突破神尊!”

    南宫雪赶了过来,作为冰灵族一员,知道这现象是怎么回事。

    “什么?”

    江辰万万没想到玄黄世界在他之外,第二个神尊会是师姐。

    “可别要忘记我们灵族间断性爆发的能力哦?还有夜雪可是至尊级灵心。”

    南宫雪笑道。

    这是一个好消息,不过不能大意,江辰控制着温度,不让天御域被冻结。

    另外,开始突破不代表一定会突破成功。

    夜雪有可能会失败。

    那个时候,江辰要想想一些办法帮到师姐。

    以他现在的能力不难。js3v3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