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水深远超过江辰想像,尤其是从某个时刻开始,温度开始锐减。

    越是往下,温度越低。

    江辰猜测这是水月寒宫禁止外人进入的手段。

    然而,他忍不住担心这会不会影响到水月寒宫,连累母亲。

    于是乎,他加快速度,笔直冲刺。

    也就在这时候,耳边开始出现冰渣凝结的声音。

    江辰的速度越来越慢,受到的阻力也是在不断变强。

    不得不动用太阳神火,才能有所减缓。

    同时,钢铁城堡中,两位神守和涂山飞看着一张立体地图。

    地图正是水月寒宫所在那片的海域。

    由上往下,呈现出一个纵深。

    一个红点正不断往下,随着红点的下降,神守和涂山飞表情不太好看。

    红点代表着江辰,他离得水底还有三分之一的距离。

    越往下面临的挑战会越大,这点毋容置疑。

    可是,从江辰刚才的表现来看,他很有可能会成功。

    “魔冰地狱不是能够限制住神尊六阶以下的闯入者吗?”

    涂山飞不敢置信,道:“他总不会是神尊六阶吧。”

    如果是那样的话,涂山飞都要尊称一声天尊前辈。

    “他擅长火。”

    女神守道出答案。

    不过涂山飞还是不太理解。

    水火相克,往往是水克制住火,怎么到江辰这里反过来了?

    “他的神火非同一般。”

    男神守冷冷道。

    涂山飞一怔,他想到先前化身被击败的情景。

    江辰掌控风龙,所以他认为江辰也就是风属性方面很强。

    “他要到了。”

    忽然,镇守水源世界的军神指出这点。

    魔冰地狱没有阻止江辰,代表着他的红点快要接近最底下。

    “启动魔剑士。”

    女神守不容置疑的吩咐道。

    军神把目光看向羽军神。

    他负责的是水源世界,水月寒宫是这位大军神负责。

    羽军神挣扎一会儿,只得听命,启动水月寒宫外的傀儡。

    说是傀儡,不如说是强大的剑士。

    几乎拥有着神尊六阶的实力,不过是一次性的。

    战斗完一次后,魔剑士就会报废。

    考虑到魔剑士昂贵的造价,只会用在重要的地方。

    比如说水月寒宫。

    “直接开启红眼。”男神守又道。

    羽军神都快麻木,很果断执行他的命令。

    红眼状态下的魔剑士,敌我不分,会杀光碰到的所有生灵。

    水底下,神识快要探底的江辰忽然有所发现。

    视线中出现两对红色的光芒。

    随着距离拉近,他知道那是瞳孔,但又不是人类的瞳孔。

    足够近以后,江辰看清楚那是两具高大的傀儡。

    没有打造的特别像人,视觉方面比较粗糙。

    然而,直觉告诉江辰,这两个东西不好对付。

    尤其是他们手上分别那两把又长又宽的钢制大剑。

    水压对这个层次的存在不会形成任何影响。

    江辰很果断扑向两个魔剑士,太阳神火升腾到极致。

    这使得一望无际的水面出现变化。

    一个巨型漩涡出现,水声滔天,仿佛水底被打通,所有水源要被放走。

    这是太阳神火将水蒸发的原因。

    将近一个海域的范围都被神火给蒸发掉。

    毕竟,神尊可是被誉为手握星辰摘日月的强者。

    披星戴月,脚踩星河有些夸张。

    可是改变一个世界的面貌还是能轻易做到。

    没有带剑的法身只得通过拳脚,依赖于风龙和雷蛇。

    魔剑士比想象中强大得多。

    分别有着神尊六阶的水准。

    但是和真正的神尊六阶还是有着差别。

    傀儡毕竟是傀儡,除非有灵智主宰着,否则的话和人还是有很大不同。

    “心神力·雷蛇!”

    江辰打算逐个击破,目光看向离得自己最近的魔剑士。

    所谓的心神力也是江辰这两年来的收获。

    心力和造化神力的主次关系。

    谁驱动谁,意味着谁更强大。

    第一次时候,造化神力驱动心力,发挥出奇效。

    但是曾一度让江辰受到挫折,认为自己的心力不够厉害。

    后来发现这是可以改变的。

    随着对造化神力的理解和加深,江辰分别有心神力和神心力两种组合。

    前者利于攻击,后者偏向于防御。

    雷蛇是神雷最强体现,击中魔剑士那一刻,傀儡应声断裂。

    这也是傀儡的软肋,一旦被破坏无法继续战斗。

    当然,魔剑士如果只是这样不堪的话,也对不起它的造价。

    江辰击倒一具的时候,另外一具冲上来,大剑划过,留下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早知道带把剑进来的。“

    江辰快速后退,躲避着着魔剑士的追击。

    待到调息过来后,左手风龙,右手雷蛇,两巴掌分别拍在魔剑士身上,直接让其粉碎掉。

    “这么强的吗?”

    这边,两位神守相视一望,不得不重新审视直接要对付的这个人。

    不能用晚辈来看待。

    “这是不是说他达到神尊六阶?”涂山飞关心的是这点。

    是的话,他会受到很大的打击。

    这时候,如果是其他人在这里啰嗦,两位神守早就是打人。

    无奈何是涂山飞,还要耐心解释。

    “如果各方面优秀的话,不一定需要神尊六阶才能打败魔剑士,当然,要打败两具的,要特别优秀。”

    对于这个毁掉自己女儿的话,神守也不得不用优秀这两个字。

    “这样吗?”涂山飞得到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有些没反应过来。

    “琅少爷曾经在击败过五个魔剑士。”

    看到涂山飞不太明白,那位军神贴心道。

    涂山飞这下有了直观感受,不再多问什么。

    “他到了水月寒宫。”

    羽军神忽然道。

    击败魔剑士的江辰来到最底下,也就是寒宫所在。

    心里面,羽军神为母子团聚感到高兴。

    “嗯,毁掉水月寒宫。”

    可是,神守下一句话让她遍体生寒。

    水月寒宫自然是能够被摧毁的。

    问题是寒宫中可不仅仅只有江辰啊。

    这次,神守没有等她执行命令,而是亲自启动毁灭程序。

    羽军神这下是按捺不住了,神色非常激动。

    身边的人都无动于衷,涂山飞还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很乐于如此。js3v3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