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懒得多想,反正是一具法身。

    目光再次锁定新出现的涂山飞,通红的双眼逐渐恢复正常。

    “狂炎佣兵团在不在这里?”

    他问道。

    所问之人自然是羽军神。

    “在。”

    原来,狂炎佣兵团是早先时候被抓。

    涂山飞再将胡威放走,让他把江辰带过来,才肯答应放过佣兵团的其他人。

    得到想要的答案,江辰采取行动,继续对着涂山飞出手。

    “你刚才弄死的可不是化身,而是分身。”

    涂山飞强调一声,眼神冷冽。

    分身只有本尊三成不到的实力,往往分身都是用来处理事情,而不是用来战斗。

    随着这话落下,涂山飞有意要和江辰一较高下。

    他周身释放出先前出现过的迷雾。

    如同很多低级手段一样,迷雾幻化成各种野兽的形状,凶狠的朝着江辰扑过去。

    然而,刚才感受到的窒息感让江辰明白,这种迷雾绝非看上去那样简单。

    他还发现造化神话无法主动防御这类攻击。

    江辰施展出《踏星诀》,企图绕过迷雾。

    涂山山早有防备,周身百米内有着无形磁场。

    江辰刚刚绕进来,就被锁定住,所有的迷雾聚拢过来,仿佛是他身上有着某种吸力。

    江辰操控着风火,也无法驱散这股迷雾。

    “可惜了。”

    江辰忍不住想到,若是神剑在手,相信能好过不少。

    当然,也不是说他完全没有办法。

    只是会有些费劲而已。

    “风龙!”

    江辰施展出震慑住佣兵公会三位会长的绝招。

    这是他这两年来悟出来的神诀。

    不依赖于剑道,而是自己本身。

    风龙也不是夸张的形容,更不是浮夸无用的能量具象化。

    而是蕴含着无数奥义和真理。

    风龙所过,迷雾尽数散去。

    下面的涂山氏战士感受着风龙神威,源自本能的发抖。

    羽军神也是大感意外,没想到江辰的实力会这样强。

    迷雾是涂山飞拿手好戏,无法克制住江辰,意味着他又要败了。

    比起分身被干脆的扭断脖子,对于即将到来的结果,他显得很难接受。

    然而,风龙扫过,无坚不摧。

    涂山飞再次被摧残,深受重创。

    尽管如此,也没有涂山氏高手出面,下面的战士更是不焦急。

    这意味着对方这具同样不是本尊。

    “法身有本尊一半的实力,那么你本尊真够让人失望的。”

    江辰再一次掐住他的脖子,而且有所防备,让他无法脱身。

    涂山飞涨红着一张脸,一字一顿说着,“你会知道厉害的!”

    “我不和你废话,狂炎佣兵团在哪?”

    听到这问题,涂山飞咧嘴大笑,笑声充满着嘲讽。

    江辰耸了耸肩,也不啰嗦,五指中出现太阳神火。

    在他入微的控制下,神火给涂山飞造成灼心的痛苦,偏偏不会让他丧命。

    “狂炎佣兵团被关押在水月寒宫之上。”

    自然,涂山飞没有忍住。

    说出来之后,涂山飞似乎是为了挽回颜面,嘲弄道:“你敢去救吗?”

    江辰的回答很干脆,五指发力。

    涂山飞这具化身死掉的过程就像是被燃烧殆尽的煤炭。

    将近十秒的痛苦足够让涂山飞回味的。

    江辰回到钢铁城堡之上。

    目光所向之处,涂山氏战士纷纷往后退。

    就江辰刚才所展现出来的战力,绝对不是一群神帝能拦得住的。

    江辰和羽军神对上眼,两人几乎是在一种默契下出手。

    从钢铁城堡打到水源世界。

    消失在所有人视线中之后,两人又是同时停下手。

    “前辈,多谢。”

    江辰说道。

    对方有意帮他,但不能光明正大,所以要离开涂山氏战士的视线中。

    羽军神的眼神很复杂。

    “你娘一切都安好。”

    她说道:“只是没想到涂山飞要布局铲除你。”

    江辰获得寿宴的邀请函,最应该紧张的人就是他那小舅舅一家子。

    所以,涂山飞布局,把江辰引诱到关押他母亲的地方,从而让双方的矛盾升级。

    先前四角域的事情发生后,涂山氏看中江辰的潜力,不再追究天心的事情。

    在那之后,江辰能把九龙天才都打趴下,得到邀请函。

    话说回来,羽军神很严肃道:“如果你靠近水月寒宫,将会挑动族人最敏感的神经,会带来什么后果无法估量。”

    “你最好现在就离开,狂炎佣兵团的事情让公会处理。”

    “因为你不去救他们,反而会让涂山飞失去动力,从而放过他们。”

    这话很有道理。

    但是,水月寒宫就在脚下,江辰想去闯一闯。

    理智的脑海中全都是儿时的记忆。

    更何况这是一具本来就打算散去的法身。

    羽军神明白这点后,也就放心了。

    就像是涂山飞被江辰杀掉两次,只要不是本尊,都是小事。

    “你自己小心。”

    羽军神道:“你的实力能绕过我闯入水月寒宫也合情合理。”

    身为大军神,她离得神尊六阶只差一步之遥。

    再往上,她能成为神守。

    她自认为在神尊六阶以下是很难找到对手。

    一直到现在看到江辰出手,才知道什么叫强。

    这还是不使用神剑前提下的江辰实力。

    江辰打量着水源世界。

    正如这个名字一样,偌大个世界全都是水,只有很少的陆地。

    珍贵的资源也都是在水下面。

    水月寒宫位于最深的几个点之一。

    江辰阅读着从涂山天心那里得到的记忆,赶了过去。

    “涂山氏是要天翻地覆了。”

    羽军神看着江辰背影,感叹一声,“不愧是古神族和涂山氏结合之子。”

    作为站在和江辰母亲一个立场的她,非常愿意看到江辰的强大。

    与此同时,涂山氏那边。

    涂山飞的本尊来到某处殿宇门外。

    收拾一会心情后,他面露急迫之色,冲到一处大殿门前。

    “爷爷,不好了!那江辰闯入水源世界,想要救走姑姑!”

    大殿内迟迟没有回应,在涂山飞想着要不要重复一遍的时候,一个沧桑低沉的声音传出来。

    “知道了。”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让涂山飞不知该该如何理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