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话的人走到羽军神身边。

    一位风度翩翩的美男子,从他的外貌不难看出是涂山氏的人。

    而且血统纯正,地位很高。

    男子从羽军神身边走过,后者轻轻低头,以示尊敬。

    男子不予理会,来到江辰身前,离得很近的距离。

    江辰皱了皱眉,对方给他很眼熟的感觉。

    不是说两人以前见过,而是这张脸。

    忽然,江辰反应过来,这人和五百年前那具身体很像。

    还是圣域第一公子时,身怀涂山氏血脉,相貌同样俊美。

    眼前这位男子给他熟悉的感觉。

    有着同样的相貌特征。

    “涂山飞?”

    江辰脑海中灵光一闪,想起了什么。

    据他所指,自己的外公不仅他母亲一位子女。

    江辰还有一个小舅舅。

    眼前这位男子就是他小舅舅的儿子。

    两个人的关系可以说是表兄弟。

    “你比我想象中要叫人失望啊。”涂山飞说道。

    江辰不予理会,目光望向那位羽军神。

    不过,羽军神回避他的目光,面带担忧之色。

    江辰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劲。

    “我们来说说你朋友的事情吧。”

    涂山飞把江辰注意力拉了回来。

    他看上去像是在组织着语言,但下面的话出人预料。

    “简单没说,你没有资格管这件事!”

    他跟变脸似的,笑容消失不见,怒斥道:“你不仅无权干涉涂山氏内部的事情,更代表不了佣兵公会,从哪来滚哪去!!”

    不留任何情面的话格外刺耳。

    涂山氏的战士听完后,纷纷握紧手中兵器,提防着江辰发难。

    事实证明他们的想法是对的。

    江辰瞥了涂山飞一眼,闪电般出手,掐住这位贵公子的脖子。

    “你……”

    江辰刚要说话,却看到受制的涂山飞露出一个很诡异的笑容。

    五指像是捏着一团棉花,无比轻柔,根本不像是人类的颈脖。

    下一秒,涂山飞自身化为一团银白色的迷雾。

    雾气仿佛具有灵性,涌向江辰,宛如一件外衣要给他穿上。

    江辰感觉到一股快要窒息的危机感。

    好在造化神甲将迷雾驱散。

    同一时间,所有战士纷纷上前,离得他不到十米远。

    江辰怒意狂涌,就是要给这些人一些教训。

    “水月寒宫。”

    就在这时,江辰耳边再次响起羽军神的声音。

    宛如一盆冷水浇下来,江辰一下子清醒,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

    上次通过涂山天心的记忆,他得知母亲被关押的地方。

    正是水月寒宫。

    重要的是,水月寒宫,位于水世界。

    这是涂山天心的记忆内容,所以江辰来水源世界的时候没有意识到:

    水世界就是水源世界!

    他也能明白为何刚才羽军神会是那个样子。

    都认为他是来救出自己母亲的。

    这对涂山氏来说是大忌。

    再想到涂山飞的表现,江辰恍然大悟,明白了什么。

    涂山氏针对狂炎佣兵团,目的是引他上钩。

    把他带到水源世界,从而发生冲突。

    然而,他们又是如何知道自己会到佣兵公会的?

    而且恰到好处的把他带到水源世界?

    “胡威。”

    江辰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糟糕。

    原因无他,能这样机缘巧合的,只能是他被胡威给出卖。

    狂炎佣兵团真的有没有被关在这里也是未知数。

    江辰不经意看向羽军神,这位女子的立场似乎和这里的其他人不同。

    “好,管不着就管不着。”

    不管如何,先离开对方视线再说,到那时再潜入水源世界。

    水月寒宫位于深海之下,这点他是知道的。

    所以不可能是在钢铁城堡中。

    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开。

    不过,那些围着他的涂山氏战士没有打算让他离开。

    手中锋锐的武器依然对准着他。

    眼前又出现一阵烟雾,涂山飞再次凭空出现。

    他对江辰说道:“知道我是谁吗?”

    江辰懒得说话,下意识想要唤来神剑,却发现法身没有带剑。

    “看来你是知道啊,所以你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是犯了多大的罪过吗?”

    涂山飞说着,把手放在颈脖上,模仿刚才江辰的动作。

    “你挺会放屁的。”江辰说道。

    涂山飞开口前,他又道:“不仅是身法,还有一张嘴。”

    本来涂山飞对他的挑衅是不放在心上的。

    可听到江辰连他的身法都给说进去,那他可就忍不住了。

    “你真的是涂山氏耻辱!”

    涂山飞冷冷道:“你的所有行为,都是给这这个古老、优雅、尊贵的一族带来耻辱。”

    他彻底撕破脸皮,毫不掩饰自己对江辰的厌恶。

    “就连你的出生也是一样,你不是一直在打听自己母亲在哪吗?为何都快到门口,又是要走?”

    愤怒没有让他失去理智,他像是露出尖牙的毒蛇,随时都要给予致命一击。

    然而,他高明之处是对情感的把握。

    “想知道你母亲被关在哪里吗?还是说你已经知道?”

    涂山飞继续说道。

    “你继续废话,我会真的扭断你脖子。”

    成功挑起江辰怒火,必然也要承担其后果。

    江辰那对眼眸很少有的变成血红色。

    浓郁的杀气一触即发。

    “不要冲动,速速离开这里!”羽军神的传声响起。

    “给我闭嘴!”

    然而,涂山飞竟然是听到,他冲了上去,给了羽军神脸上一巴掌,“你是看守那贱人的,不是帮那个贱人的……嗯?”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发现羽军神满脸诧异看着身后。

    涂山飞不用回头,也能意识到什么。

    一双宛如金属的手抱住他的脑袋。

    在他想要施展身法,化为迷雾离开时,却发现自身被一股奇异的力量禁锢住。

    他无法顺利施展出身法!

    一直挂在他脸上的得意和从容完全变了。

    咔嚓!

    涂山飞都来不及说话,他的脖子被无情扭断。

    而且江辰用的力道很大,可见心中对于这人刚才的话有多愤怒。

    不过,涂山飞的尸体在他眼前开始消失。

    “化身?”

    江辰明白过来,难怪对方连神尊六阶没达到就敢那样嚣张。

    “哈哈哈,都说你足智多谋,我看根本就是三岁孩童的水平嘛。”

    涂山飞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也是传声。

    意味着他的阴谋得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