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知道躲不过去的,拼劲全力迎上去。

    “愚蠢!”

    三皇子大喝一声,双拳爆发出九下惊雷的声响。

    “九响?!“

    这远超出薛仁天的意料,不由得,他开始同情起江辰这个可怜虫。

    在最后一声惊雷落下,赤霄剑和双拳碰撞,两人之间的虚空仿佛要被震破。

    赤霄剑脱手而出,江辰人如断线的风筝飞出去。

    反观三皇子,稳稳站在那里,没有后退半步。

    而且双拳的电流都没消失,还在快速恢复着。

    江辰狠狠撞在结界的透明光壁上,发出来的闷响不输给惊雷之声,让人不禁担心内脏会不会都已经破碎。

    还好,在光壁滑落下去的时候,江辰控制住身子,稳稳落在地上。

    忽然间,他面露痛苦之色,半跪在地,吐出大口鲜血。

    见到这一幕,人群哗然的同时,对这个早有预料的结果有无奈、有同情、有怜悯。

    “江辰师兄!”

    水笙脸庞上的喜悦消失不见,急得快哭出来。

    “太勉强了。”

    芷若于心不忍,伸手拍在水笙的肩膀上,安慰道:“江辰今天的勇气,会被人永远铭记在心的。”

    “活该!”

    也有人非常痛快,百里家的百里璃欢呼大叫。

    闻心慌了神,跑到楚洛身边,询问江辰上台时可曾说过什么。

    可楚洛比她还要焦急,说不出所以然来。

    在混乱中,三皇子满脸倨傲之色,一步步走向江辰。

    “你的傲气呢?”

    “你在天道门说要杀我的自信去了哪里?你为报复而来,这个结果,可还满意。”

    三皇子一句又一句,叫人惋惜不已。

    城防士兵队长高雄笑了,嘀咕道:“如果他没遇上三皇子,获得进修名额,我确实后悔,可现在嘛。”

    这时,江辰撑着身子站起来,说道:“我还以为,你全力一拳还能更有力点。”

    他擦掉嘴角的血迹,又恢复了无所畏惧的模样。

    “愚蠢!”

    三皇子撇了撇嘴,身子凭空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出现在江辰身后,一拳打出,江辰的身子从结界这头飞到那头,比刚才还惨。

    落地时直接半跪,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嗖!

    巅峰状态的三皇子转瞬间来到他身前,冷冷道:“你的剑术呢?你身为剑道传人的风采呢?为什么我看到的,只是一个能任意踩死的蝼蚁?”

    “蝼蚁都能接你两拳?看来你也不怎么样啊。”江辰嗤笑道。

    到死,他还是人们熟知的模样。

    “没有实力衬托你的话,你只是一个笑话。”

    三皇子冷笑一声,又是上前,双拳不断击出,把江辰当成一个沙包,可怕的拳头如雨点落下,残忍的叫人不忍直视。

    “这就是得罪三皇子的下场啊。”

    将要落败的人这样痛击,倒也符合三皇子的作风。

    被打得神志不清的江辰努力撑着身子不倒下,悲哀凄凉,尤其是面部中拳的时候,让人怀疑会不会被活生生打死。

    “一个后期巅峰,一个中期圆满,差距实在太大了。”

    “江辰之前面对的人都是武学较量,三皇子是纯粹的力量。”

    “雷电之威,被运用如此娴熟,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武学。”

    “可怜江辰,如果他今天不来找三皇子的麻烦,也许就不会这样。”

    人群互相讨论,江辰落败的原因如同人们一开始所想那样,境界差距太大。

    赤霄剑被打飞到角落,光芒迅速黯淡下来,像是在为主人默哀。

    城墙之上,灰袍老者有些坐不住了。

    “尊者,小儿的表现还行吧?”大夏皇帝说道。

    灰袍老者沉默不语,像是没有听见。

    大夏皇帝内心畅快,尽管不敢得罪圣院的尊者,但能这样得意一把,也是人生一件快事。

    啪!

    又是一击重拳,面目全非的江辰再次被打飞,这次是直接在地面上滚落。

    可是,就在所有人冒出一滩烂泥这个念头的时候,江辰再次站了起来。

    “不要起来啊!”

    楚洛和闻心带着哭腔叫道。

    “和我所想一样,你的拳头像个女人。”江辰说话时,都无法将头抬起看向三皇子方向,但发自骨子里的锋芒没有因此熄灭。

    “你现在,已经成为笑话,就让我来终结吧。”

    三皇子环视周围,大多数人的反应如他所想一样。

    “这就是和本皇作对的下场!”

    他一指江辰,接着爆发出惊人的气势,抬起拳头冲去。

    这一拳,是要彻底了解江辰的性命。

    不过,垂着头的江辰似乎在默念着什么。

    “五行之气调阴阳,损心伤肺催肝肠。藏离精失意恍惚,三焦齐逆兮魂魄飞扬。”

    “仙术:逆无极!”

    接近死亡的江辰在三皇子接近时,如同回光返照似的,身子再次挺直,无与伦比的气场爆发出来。

    黑发飘飘,身上的伤势快速恢复,脸上的淤青消失不见。

    抬头时,那张脸透露出倔强,坚定,冷漠。

    漆黑的双目犹如夜空,其中有着一股如剃刀般的锐利和凛冽。

    啪!

    他抬起手,一掌迎上三皇子的拳头,拳掌相碰,竟是谁也没有后退,双脚陷入地面中。

    “什么?!”

    戏剧性的变化叫人反应不过来,尤其是三皇子。

    江辰不会掌法,也就是说,是凭借着自身力量接住他的拳头。

    他不敢置信看向自己的拳头,打在江辰的手掌上,细看的话,会发现那只手的皮肤上有一层晶莹。

    不对,是全身上下都是,初看上去不会发现,可只要凝目,就会发现江辰非人的状态。

    “你的拳头,真是没有一点力气啊。”

    江辰肩膀一扭,借力往前一推,便将三皇子震飞出去。

    虽然不像江辰刚才那样惨,可三皇子还是双脚脚尖沾着地面往后滑出十余米。

    十余米,非常短的距离。

    却是超出在场无数人的思考极限。

    就好像大白天看到月亮挂在天上,石头开口说话那种荒唐感觉。

    再看江辰,哪还有刚才的惨样,气场比一开始都要强,浑身透露出琢磨不透的神秘。

    刚才受的伤全都消失,好像就没发生过。

    作者的话:下一章就结束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