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神,神尊?!”

    信心十足的萧云腾看着江辰身上释放出来的剑光,目瞪口呆。

    原本雷霆万钧的一击也是变得迟滞。

    从江辰身上,他感受到神尊才会有的强大。

    可是,本能又在告诉他,江辰不会是神尊。

    啊!

    迟疑中,萧云腾暴喝一声,不管三七二十一,发了疯似的继续出手。

    事已至此,他没有其他选择。

    “风华绝代!”

    面对着神帝巅峰的杀招,江辰的剑势仍然是较为普通的。

    然而,在各种状态加持下,这一剑要比刚才杀死副队长时恐怖得多。

    “风之奥义!”

    刘仪看出蹊跷,江辰将属性中难度和水一样的风属性提升到奥义水准。

    “我就是风!”

    江辰一剑刺出,剑风横扫而过,搅动虚空。

    萧云腾的重枪接触到剑风,火能一下子被引爆,但在肆虐之前,被彻底碾碎。

    不仅如此,萧云腾人和枪也被拉扯住。

    萧云腾钢牙紧咬,所有力量不断逼发出来,要和江辰拼命。

    然而,江辰的神情只有淡漠,眼神凌厉。

    胜负仿佛是已经注定。

    喝!

    轮到江辰沉声一喝,手臂发力,神剑向前,锋锐的剑锋无坚不摧。

    一瞬间,萧云腾听到自己重枪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吱声。

    旋即,这股剑风也向他席卷而来。

    身上那件接近负荷状态的战甲迅速破裂。

    萧云腾发出痛苦叫声,他像是一头扎进修罗场,马上就要碎尸万段。

    嘭!!

    江辰的剑势也接近极限,没有一直持续将他分解掉,反而是爆裂开来。

    萧云腾被震飞出去,重枪脱手,在空中迅速打转。

    萧云腾像是在全速冲刺,若不是姿势是背对着前方,别人绝不会想到这是被击飞。

    也正是因为这样强劲,萧云腾遭到重创,嘴里不断吐出鲜血。

    相反,江辰纹丝不动,仅是手中黎明剑在轻微抖动。

    “还是差一步啊。”

    江辰颇为遗憾,若是达到完整的剑仙之境,刚才会直接将对方杀死。

    按照黎明剑灵的说法,他处于半仙境。

    原因是不朽剑道博大精深,无法一跃而入。

    就像是一下子吞食大量食材,需要好一段时间消化。

    除此之外,属性方面。

    风、火、水全部达到奥义。

    空间法则、快慢法则则是圣境。

    之所以会在一年中取得这样的成就,是因为他把精力全都放在这些上面。

    心力仍然是第四重!

    也就是说,他干翻这些黑甲战士,纯粹的力量方面没有变化。

    但因为剑道和属性的提升,不仅完全发挥出第四重心力该有的战斗力,甚至还远远超过,超出负荷。

    江辰之所以没有施展水火青莲和剑四以上的招式,是因为心力不足以做到!

    多亏是还有造化神力,否则的话,他要憋屈到第五重心力才可以放开手脚。

    造化神力一直是被动增幅着自身。

    江辰这里说的借助造化神力,是他找到主动施展造化神力的方法。

    对付这些家伙,还没有必要用上。

    那边,萧云腾足足飞了数分钟,才逐渐停下。

    还没有等他喘口气,江辰闪电般出现在他身前,黎明剑取走他的性命。

    刘仪发现视线中已经看不到江辰和萧云腾身影,心念一动,想要偷偷离开。

    可没一会儿,江辰又如鬼魅般出现。

    “你一定达到神尊了,对吧。”

    刘仪激动大叫着。

    否则的话,江辰怎么可能轻描淡写杀死一队在第三层的黑甲战士。

    “我觉得你应该关心自己小命。”

    “我可记得,上次见面的时候,你可是威风的很啊,说我是恶徒来着?”

    “还说没有人能离开你是吗?”

    说话时,江辰杀意若有若无流露出来。

    刘仪心里发冷,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笃定江辰不会杀人。

    能在第三层待上一年的人,绝非是善茬。

    “我有苦衷的,你若是答应和我去第三层,我绝不会为难你。”

    闻言,江辰冷笑一声,“你的队伍只剩下你一人,神尊都要陨落,你那位弟弟也死了吧,还跟着你们?笑话。”

    听到说起自己弟弟,刘仪神色有些古怪,低下头去。

    “没什么要说的是吗?”江辰问道。

    “放过我,对你只有好处,刘家将会成为你星空争霸的一大助力。”

    刘仪忙道:“我可以立下血誓,向你保证。”

    “什么样的血誓?你嫁给我,把整个刘家当成嫁妆?”

    江辰好笑道:“女人,不要高看自己的价值!”

    不过,江辰这两句话戳到刘仪的痛处。

    她忘记死亡的危险,抬起头来,怒道:“不要叫我女人!”

    让江辰惊奇的是,同一句话,竟然有两个声音。

    一男一女!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男声正是对方的弟弟。

    刘仪的怒火来得快,去的也快。

    意识到自己情绪失控,说出这样的话来,无法挽救,不仅是掩面痛哭。

    “说说你的故事,我想听听。”

    不曾想,江辰杀意反而是收敛住。

    刘仪不可置信看了他一眼,接着挣扎一番,讲述起来。

    “我和弟弟乃是双胞胎,我们还在母亲肚子里被刘家仇敌报复,立下诅咒。”

    “所以,我和弟弟还是胎儿的时候,互相蚕食,最终只剩下来一个。“

    “剩下来的不是胜出者,反而是结合体。”

    “身体是男儿身,但灵魂却是我和弟弟一起。”

    江辰突然想到一开始这对姐弟确实没有同时出现过。

    “原本约定好的,我和弟弟轮流接管身体,后来因为我灵魂表现出来的天赋很高,所以,经过家族协定,身体的主导权落在我手上。”

    “原本一切都好,可是,涂山氏跑来一人说爱恋我许久,对我展开追求,我……”

    听到这里,江辰想起弟弟说过的话,对方被男人伤过。

    “我小心翼翼保守着秘密,享受着爱情,可是,你们男人都是一个德行,他趁我不备,上下其手……我永远都忘不了他当时的表情。”

    刘仪激动道。

    “我也无法想象到那家伙会有什么表情。”

    江辰心说道,为那位涂山氏的男性感到同情。

    做梦都不会想到心上人胯部会有一个自己也有的东西。

    “神之阴阳草可以分离我和弟弟的灵魂,家族也会我准备好一具女人身体。”

    说到这里,事情终于是真相大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