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袁言听出个大概,了解江辰面临的选择。

    如果是她的话,会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她无法理解江辰为何会这样为难。

    明明是天大的好事从天而降。

    成为涂山氏的核心成员,在玄黄星域能够横着走。

    “怎么?玄黄世界亿万生灵也比不上你的面子?”涂山天心问道。

    “废话少说,你不过是传话的,无权和我进行任何商议。”

    江辰做出决定,法身向对方走过去,“带我去见有权说话的人。”

    涂山天心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

    “行,那就走吧。”

    旋即,她纵身一跃,返回到银星号上面。

    江辰紧随其后。

    “真的假的?!”

    涂山天都看着出现在眼前的江辰,激动不已。

    “族里怎么会同意这样荒唐的事情。”他不解道。

    “因为他能轻而易举将你击败啊。”

    涂山天心的话让他哑口无言。

    想到自己还被特意带到这里,涂山天都感觉到受辱,气得回到战舰。

    至于任落四人回到云雾山,看着江辰本尊,庆幸自己决定。

    旋即,银星号升腾而起,消失不见。

    “我们继续寻找混沌石。”

    江辰对旁边的袁言说道。

    “啊?”

    袁言惊奇不已,江辰的决定难以琢磨。

    眼看着都要成为千万富豪,还想着去挖矿?

    “你真是让人看不透啊。”袁言说道。

    旋即,二人继续在云雾山中探索着。

    与此同时,银星号上。

    江辰法身伫立在甲板上,待到出了云雾山范围后,他神识散布出去。

    “一位神尊吗?”

    银星号上,神帝强者不计其数,最让江辰在意的神尊只有一位。

    是那位如同僵尸一般的老人。

    天心莲步轻移,身姿妙曼,双手端着两杯酒。

    “这是星果酒,涂山氏特产,在星空中有市无价。”

    “庆祝你马上要加入涂山氏的大家族,来一杯吧。”

    “当然,你先选。”

    说完,天心将两条玉臂伸直,两个星光杯递到江辰身前。

    江辰没有去接,直盯盯看着对方眼睛。

    “拜托,别那么紧张嘛,真要下手,也不会冲着法身来。”

    天心看他还是没有动作,神情颇为哀怨。

    接着,她将两杯酒水倒在同一杯中。

    琉璃般的眸子瞥了江辰一眼,烈焰红唇凑上酒杯。

    动作优雅的喝掉半杯后,嘴唇轻轻用力,在酒杯留下唇印。

    在这之后,星光杯再次递到江辰身前。

    一排整齐贝齿宛如珍珠,笑起来时候会有两个酒窝。

    “我有妻子。”

    江辰接过杯子,放在嘴边,却没有喝下,只是闻了一下。

    “好意心领了。”

    涂山天心一怔,耸了耸雪白的玉肩,无所谓的样子。

    “身为涂山氏一员,你不该活的这样累。”

    “你的外公是族中神守之首,你外婆是第三百八十一任族长。”

    “你母亲更是银狐一族中最璀璨的星辰。”

    “你除了相貌不入流,在涂山氏,所得到的待遇,是你无法想像的。”

    她用着那动听的声音讲着任何人都无法拒绝的话语。

    “你们需要多少年的世界本源?”

    江辰表现的很冷漠,简单明了。

    这个问题说出来,意味着他真的在考虑。

    天心轻笑道:“一万年。”

    “玄黄世界刚刚恢复,抽取一万年的世界本源,整个世界都将停滞不前。”江辰说道。

    “所以呢?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天心一本正经问道。

    江辰长长吐出口气,知道这些人对玄黄世界毫不关心。

    “我发现你其实挺乐观的。”

    “认为能在北斗星域那边决定出来前,成长成绝世强者。”

    “更认为你们世界的那些人能值得所有世界本源。”涂山天心说道。

    江辰不由道:“北斗星域那边不仅在商议着血库,还有禁止开采世界本源。”

    这才是他在等的消息。

    血族想要的是新鲜血液,相比下,不会伤害到玄黄世界。

    然而,星空万族都想让玄黄世界重新回到破碎之前的状态。

    “你果然乐观,世界本源代表着资源,不去开采,它仍然会体现在世界万物中。”

    “只是神祖们无法直接强行吸收。”

    “你们玄黄世界的各种资源,有能力守护吗?”

    涂山天心说道:“贸易往来的时候,你们所有资源都会被贱卖。”

    江辰想说什么,但却察觉出不对劲。

    天心还在继续道:“我知道你在做着努力,整合六道神殿,建立防线,可那有什么用?十二星妖族就能攻破你们。”

    这时,涂山天都回到甲板上,没好气道:“这不是回去的路。”

    他一刻都不想在银星号待下去。

    涂山天心翻了翻白眼。

    “白痴,这当然不是回去的路。”

    涂山天都一怔,猛地反应过来,又惊又喜。

    他都有所反应,更别说是江辰。

    江辰当即是要施展身法离开,却发现战舰外那些五颜六色的结界完全隔绝外面世界。

    同时,那老人如鬼魅般出现在身后。

    细长的手指点在江辰后心窝位置。

    只要一个念头,江辰心脏会被粉碎。

    “你们处心积虑,就是想杀掉一个法身?”江辰问道。

    这也是涂山天都想要问的。

    如果真要下手,之前本尊在的时候可是大好时机。

    “我只是喜欢看一个人希望破碎之后的样子,只是你让我不太尽兴。”

    涂山天心说道:“不过,你不得不承认,你刚才确实对我说的动心。”

    说到最后,又是发出动听笑声。

    “无聊。”

    江辰怀疑这女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在确定不用对涂山氏抱有指望后,江辰要让法身消散。

    可是,他发现无法做到。

    后背一股奇异的力量正控制着身体。

    “我们了解你,知道你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所以嘛,你要是死了,那真是可惜。”

    “你的法身,我可是很羡慕的。”

    说到这里,涂山天心好奇道:“你说,如果我们强行阅读你记忆,导致你法身变成白痴,你的本尊会不会受影响?”

    她的笑容依然明媚动人,但却让人遍体生寒。

    “果然是笑心银狐啊。”涂山天都心想到。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