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管事的话刚落下,青莲在空中绽放。

    “你看吧。”

    颜小姐苦笑一声。

    管事和其他人抬头一看,目瞪口呆。

    青莲绽放,美轮美奂,光彩动人。

    在美丽的外表下,是致命危险。

    那些让人着迷的光芒带着恐怖无比的杀伤力。

    八组黑甲战士遭到重创,先是身上重甲被碾碎,接着是整个人。

    战阵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直接被摧毁。

    偏偏青莲的威力还没完全释放出来。

    在杀死黑甲战士后,青莲划空而过,朝着女军长而去。

    女军长被眼前所发生的事情震慑住。

    直到危险来临,方才是如梦初醒。

    一瞬间的慌乱后,她努力保持着平静。

    只有淡定才能在危险中活下来。

    然而,她很快发现不管做什么都是无济于事。

    青莲不需要击中她,也不用过招。

    待到距离拉近后,一下子爆发。

    仿佛是万千般剑锋飞出,铺天盖地。

    女军长和自己副手首当其冲。

    尽管使出浑身解数应对,但也很快步入绝境中。

    女军长的护体罡气被破,黑甲遭到分解。

    眼看着要死于非命,从城中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

    一股势不可挡的能量来到军长身前,持续不断阻挡着青莲的能量。

    在惊心动魄的一分钟后,青莲逐渐淡化。

    女军长活了下来。

    那股强大的能量化作一名中年男子,身穿华服,面容坚毅,眼神凌厉。

    几乎是不用费心思去想,也能猜出对方是四角盟的大人物。

    “殿主。”

    劫后余生的女军长叫道。

    同时,她看向不远处的江辰,漂亮的杏眼中涌现出恐惧。

    她万万没想到江辰真实战力如此之强。

    看来上次所杀只是法身之类。

    中年人摆了摆手,示意她和副手下去。

    旋即,一队气息不同凡响的黑甲战士来到中年人身后。

    这些甲士的不同之处是脸上佩带着铁制的鬼脸面具,面目狰狞,十分可怖。

    “这下有好戏看了。”

    城中的人看出事情严重到这种程度,神色各异。

    “可别引来什么厉害的混沌生灵。”

    也有人表示担心。

    在四角域,动静越小越好。

    他们可不希望因为一场大战,导致被屠城。

    这可不是杞人忧天,这座城每过一段时间都会遭到混沌生灵洗劫。

    每到那时候,城中的人们都会躲到地底下,等待着一切结束。

    “四角域还不是你们年轻天才撒野逞威风的地方。”

    中年人眼神如剑,直视而去,压迫感十足。

    江辰对于这些,天生免疫,不受影响。

    “我没看出有什么不同。”他答道。

    “不知道天高地厚。”

    中年人也不啰嗦,话刚说完,银枪在手,冲杀过去。

    他乃是第一层四角盟的殿主。

    神帝巅峰中的佼佼者。

    这样的战力在第一层处于顶尖地位。

    “这三场战斗跨度太大了吧!”

    有人下意识惊呼道。

    涂山天都还是金龙天才。

    女军长乃是神帝六阶。

    现在,江辰又是面对一位神帝巅峰。

    几乎是囊括整个神帝的强者。

    “他该走了。”

    颜小姐轻声道。

    可是,江辰的表现再次出乎她的意料。

    面对中年人,竟是一剑刺出。

    超高水准的剑锋无可挑剔。

    银枪受阻,但却是暂时的。

    中年人一发力,枪如游龙,江辰连人带剑,姿势不变的往后退。

    这是神力方面的差距。

    江辰屹立不倒,没有吐血,已经是很了不起。

    这时,涂山天都醒了过来。

    “是梦吗?”

    他头痛欲裂,不愿意接受事实,还以为先前发生的事情不是真的。

    无奈何,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在混沌之地的背景下,江辰正和一人大战。

    “那不是银枪武士吗?”

    涂山天都认出江辰对手后,吓得不轻。

    顾不上面子,来到颜小姐身边,询问着怎么回事。

    当得知江辰连神帝六阶的黑甲战士都能一招击败后,整个人呆如木鸡。

    “但,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打不过神帝巅峰吧。”

    忽然,涂山天都反应过来,下意识道:“如果那样的话,门徒比试岂不是无敌?”

    “谁知道呢?”

    颜小姐不可置否,眼眸一直是看着空中。

    被击飞出去,江辰浑身上下承受着巨力破坏。

    然而,在超强神体下,能轻松站得住。

    银枪武士撇了撇嘴,不屑道:“能挨我一枪,不代表着能与我一战。”

    话音落下,再次杀过去。

    十八般兵器中,九长九短。

    枪乃是九长之首。

    这位殿主被人称为银枪武士,可见枪法了得。

    枪道通神在他这样的神阶不算稀奇,重要的还是他年龄。

    还没有进入到**颈期。

    这说明对方年轻的时候也是天才。

    如今待在四角域这样的地方,可见经历曲折。

    江辰没兴趣听别人故事,凝视着对方银枪,不禁摇头。

    “可惜啊。”

    他自语一声。

    战斗身法施展而出,躲过对方苍劲的一枪。

    打肯定是打不过的,之所以说可惜,是江辰发现在跨过神帝六阶这道坎后,很难找到旗鼓相当的对手。

    等到他成为剑仙,又或是心力达到第五重,对方也不再是对手。

    到那时,他的对手会是神尊。

    纵观整个神帝境界,他都没找到满意的对手。

    在他遗憾时,银枪武士一鼓作气,连出数百枪,天空都被搅动。

    哪怕是《踏星诀》,也做不到轻松自如。

    银枪武士默默停下来,看着江辰不放。

    “死在我手上的黑甲战士我问心无愧,但那位军长并非我所杀。”

    江辰澄清着这点。

    “这还重要吗?”银枪武士问了一句。

    “确实不重要,但我不喜欢脏水泼在身上。”江辰说道。

    银枪武士不语,等待着江辰说下去。

    “我的气刚才已经出了,如果你们识趣的话,最好别再来纠缠我。”江辰又道。

    闻言,银枪武士知道江辰要走,连忙示意黑甲战士做好准备。

    可是,江辰的身法出神入化,在无数双眼睛下,潇洒离开。

    “他该死!”

    涂山天都脸色铁青,看到江辰在神帝巅峰谈笑风生,无法接受这样落差,眼里闪过怨毒的光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