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的到来也刺激到朱雀殿和白家。

    虽然说殿主和家主都被撤职,可谁都知道那只是做给别人看的。

    殿主和家主只是长老团的傀儡。

    这一点从他们请杀手就能看出来。

    经过移星天尊的敲打,在场的朱雀殿士兵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他们的眼神很不友善。

    最后,载着几十名门徒的战舰飞往星空。

    与此同时,在朱雀城中,白家的深处。

    白锋得知江辰下落,当即就是要动手。

    他不再是白家家主,可也没被囚禁或者什么其他惩罚。

    暗地里,他还率领着朱雀士兵四处搜查江辰。

    现在江辰主动跑出来,他如何能忍。

    披上战甲,拿起武器,白锋飞往星空。

    奇怪的是,白家无人出面阻止。

    “真要这样做吗?白锋也是不可多得的战力啊。”

    暗处,几名白家长老目送着白锋远去的身影。

    其中一位不忍道。

    “这件事上,他犯下大错,又被仇恨蒙蔽,更别说被撤职,心有不满。”

    “让他去对对江辰,让他尽最后的一份力吧。”

    “吩咐下去,随时做好移星天尊发怒的准备。“

    听几位长老的话,不难听出他们打算放弃白锋。

    任由他去杀江辰,之后再将其交给移星天尊处置。

    白锋相当于成为弃子。

    他自己也知道这点,但只要是能报仇雪恨,愿意付出那样的代价。

    在朱雀殿的战舰刚刚飞入星空,所有人刚刚开启护体罡气,白锋杀到。

    “江辰,出来受死!”

    充满着愤怒的声音震荡出来,战舰紧急停下。

    门徒们哗然一片,下意识认为是移星天尊和朱雀殿合作。

    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们不由是对移星天尊很失望。

    不过,看战舰上士兵们的反应,又不像是那么回事。

    “白家主,还望大局为重。”

    士兵队长沉着脸站出来,向他说道。

    “滚!”

    白锋根本听不进去,随随便便一挥手,士兵队长被击飞。

    其余士兵亮出兵器,严阵以待。

    “你们也要拦我?”

    白锋扫视过去,目光如电,让士兵们头皮一麻。

    这些士兵来自于朱雀殿,并非是白家。

    不过,朱雀殿和白家的关系摆在那里,区别不大。

    经过一番犹豫,士兵们又是让开,袖手旁观。

    任由着所有门徒面对着白锋。

    所有门徒迎上白锋锐利的眼神,吓得不轻。

    全是退到江辰身后。

    江辰耸了耸肩,大摇大摆上前,看着白锋愤怒的面孔,戏谑道:“又是一个我杀他人笑嘻嘻,他人杀我骂人的货啊。”

    “你儿子和女儿落得那样的下场,完美诠释着作茧自缚。”

    他浑然不顾白锋的怒火,说出来的话叫人震撼。

    不用想,白锋怒火攻心,闪电般出手。

    他的实力要比柳缠风更强,经验也更老道,几乎是不给江辰施展身法的时间。

    可惜,江辰也不是看上去那样稚嫩。

    及时反应过来,脚踩流星,躲过这一击。

    失手的白锋反倒是对战舰造成不小破坏。

    剧烈的摇晃使得门徒和士兵都自行飞在星空中。

    战舰失去平衡,坠落向混沌世界。

    “你以为能一直躲下去吗?我告诉你吧,我已经派出一支远征军,赶赴玄黄世界。”

    “他们将会杀光所有和你亲近的人。”

    白锋抬头看去,凝视着重新出现的江辰。

    闻言,江辰神色一变,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

    不说涂山氏的威慑力,玄黄世界可还是有血族作为依仗。

    朱雀殿这样算是破坏血族的血库计划。

    血族有理由发动对混沌世界的战争。

    虽然说最后会是一番扯皮,可血族毕竟还是能找到理由。

    朱雀殿真会允许白锋做出那样愚蠢的事情来?

    “你如果不想发生那样的事情,乖乖上来受死。”白锋又道。

    江辰沉吟不语,在做出决定之前,察觉出什么,微微一笑。

    “看来,朱雀殿真的对本尊没有半点敬意啊。”

    移星天尊再次出现。

    没有人看到天尊是从哪里出来的。

    仿佛是一直都在这。

    白锋大惊失色,离得天尊所在的荒星还有半天行程。

    他认为杀死江辰绰绰有余,没想到天尊会在这里。

    白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移星天尊出手。

    “一剑必杀!”

    这四个字是江辰喊出来的。

    他看到天尊施展出来的杀招正是柳缠风先前用来对付自己的。

    和徒弟相比,这位师父的一剑必杀要强得多。

    在江辰看来,如果是自己面对的话,纵然是施展出《踏星诀》,也无法改变必死命运。

    白锋也是一样,他神阶比江辰高得多。

    可在这一剑下,依旧是脆弱不堪。

    剑锋扫过,宛如被击碎的陨石,四分五裂。

    挥洒出来的鲜血在星空中仿佛是一串断掉的珠宝,毫无规律飘散着。

    “好强!”

    包括江辰在内,所有门徒都被神尊的力量震慑住。

    白锋神帝巅峰。

    和移星天尊相差一个大境界。

    结果是被杀鸡一样处决掉。

    再想到白锋之前还是白家家主,在朱雀小世界地位极高。

    不少门徒对星空的认识更加清晰。

    “本尊会再次拜访朱雀殿的。”

    移星天尊冲着朱雀殿的士兵说了一句,接着看向门徒。

    “你们,随我来。”

    看样子,天尊是不打算使用战舰,而是直接在星空在飞行。

    这是很冒险的行为,但既然是天尊开口的话,不会有什么问题。

    然而,门徒们很快发现自己还是小瞧移星天尊。

    在所有人跟上移星天尊后,他们只觉得眼前一花,在一阵斗转星移,发现竟然是在星空中跳跃穿梭。

    嘶!

    还才是神帝的众人吓得不轻。

    这种行为,相当于是在世界之中施展出身法。

    比如说江辰的大虚空术。

    可是,在星空中,一切都变得不同,一切都是无序。

    初入星空的新人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不要在星空中施展虚空身法。

    再想到移星天尊还能带上这么多人,叫人敬佩。

    “看来天尊还是不差的。”江辰想到。

    当然,这话也只能是想想,要是说出来的话,必然引起轩然大波。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