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要如何报复?”

    来到战舰下的娱乐室,江辰拿出白少俊最喜欢喝的一种酒,给自己倒上一杯。

    再给白依依一杯,笑道:“老规矩。”

    “不能让爹知道。”白依依替他把话说完。

    她拿起酒杯,抿了一口,又回到原来的话题。

    “哥,那家伙有亲人吗?”

    “有。”江辰说道。

    “哈哈哈,那最好不过,男的抓来去挖矿,女的卖到风月场所!”

    白依依露出恶魔的微笑,舔了舔嘴唇,道:“可惜那家伙的灵魂无法看到这些,真是遗憾。”

    “他的亲人都在玄黄世界,你确定要特意去一趟吗?”江辰问道。

    “去啊,我早想看看那个矿洞世界恢复过来后是什么样子,听说那里的人很弱很弱,我们像以前,去游戏一番。”

    白依依听了更加来劲,恨不得马上去玄黄世界。

    江辰知道她所指的游戏一番是什么意思。

    去一个低级的生命世界,神级强者没有几个的那种。

    一个神皇,一个神帝跑到那里,肆意妄为,随意打杀别人。

    又因为那里是江辰的世界,可以想象到她会做什么。

    “对了,我从他记忆中还看到,那家伙还有一对龙凤胎。”江辰又道。

    “真的吗?太好了!我们把那对娃娃抓过来,当成宠物来养……”

    白依依更加兴奋,笑容看上去甜美,却让人毛骨悚然。

    话还没有说完,她捂着正在喷血的脖子,俏脸布满着不敢置信。

    “哥,为什么……”

    到死,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哥哥会这样狠辣。

    “你是第一个能不动手让我愤怒的人。”江辰说道。

    啊啊!

    同时,看到妹妹的死,白少俊的灵魂频临崩溃。

    他极为护短,尤其是疼爱自己的妹妹。

    用第一视角看着妹妹死在面前,他悲伤欲绝。

    “不用伤心,我现在送你们兄妹二人团聚。”

    说完,江辰碾碎脑海中的白少俊灵魂,让他死的不能再死。

    做完这一切,他启动无畏号,用最快速度飞出去。

    老人看着无畏号启动,意识到不妙,在看到快速飞出时,几乎可以确定心中所想的。

    只是,他还不知道白依依有没有死,不敢摧毁战舰。

    他在后面狂追不舍,可江辰艺高人胆大,在世界之内,开启战舰的星空模式。

    整艘战舰在快速下开始着火。

    换来的速度一下子拉开和老人距离。

    “动手!摧毁战舰!”

    老人犹豫不决,好不容易等到家主的命令。

    于是乎,他隔空一拳打出去。

    拳劲仿佛是炮弹,轰击而去,狠狠打在战舰屁股上。

    可惜,拉开的距离使得拳劲无法发挥到最大。

    反倒是帮助战舰提速。

    当然,无畏号也变得不受控制,在里面的江辰无法控制住身子。

    与此同时,朱雀殿的人们发现大量的士兵乘坐着战舰往城外飞去。

    “又发生什么事情?”

    “这个声势是要有人开战吗?”

    “几乎是出动全城一半的士兵啊。”

    人们目瞪口呆,还以为战事来临。

    在白家府邸中,贵妇频临崩溃,整个人处于疯癫中。

    刚才短短几分钟着中,女儿和儿子的命牌先后破碎。

    这样的噩耗让她难以置信,接着马上想到关键。

    “一定要把那江辰抓来!”

    毫无疑问,昨晚的夺舍彻底失败。

    所有人都被江辰骗了。

    贵妇想到昨晚还抱过江辰,只觉得一阵恶心。

    白锋也差不多,大喜大悲下,他的情绪没有爆发出来,而是憋在心里。

    这却是最可怕的。

    与此同时,朱雀看着天空中如流星雨的战舰,恍然大悟。

    终于明白江辰最后那句话的意思。

    她顾不上去想为何夺舍失败,什么也不带,跑到府外,往城外跑去。

    可惜,她不是江辰,又因为神尊传承的牵连,没多久被朱雀殿的士兵追上。

    毕竟,这里还是朱雀殿的地盘。

    “一定是你这贱人!否则怎么会失败!”

    贵妇出现在朱雀面前,将这一切归罪于她身上。

    要不是朱雀殿主拦着,贵妇都要冲上去将其杀死。

    朱雀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回去吧,将你所有神尊传承交出来,余生当一只金丝雀吧。”朱雀殿主说道。

    闻言,朱雀如遭雷击,连连摇头。

    “我绝不会回去!你们不能杀我,否则的话,夺舍的事情我一定会说出去的。”朱雀说道。

    正如江辰所想的那样,这话说出来,激起朱雀殿的杀心。

    要不是神尊传承,她已经是死人。

    “拿下她。”朱雀殿主派出人,“只要不死,什么都可以。”

    比如说打断双腿双手之类的。

    “你们不能杀我!否则你们所做的事情会被世人知晓。”朱雀还在说道。

    然而,这时候的她说这话不是没有清醒,似乎是有着什么依仗。

    可惜的是,朱雀殿主根本懒得去听。

    一名神帝来到朱雀面前,毫不犹豫出手。

    朱雀下意识反抗,但却被轻易击飞出去,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下一刻,几名士兵踏着整齐一致的步伐上来,要将她带走。

    朱雀通过人群的缝隙,看到贵妇怨毒的面孔。

    想到白少俊落得的下场,她不由是遍体生寒。

    “你们都把我当成物品对待是吗?好好好,大不了一死,谁又怕谁!”

    朱雀豁出去了,拔剑出鞘,毫不犹豫插入到胸膛。

    获得过剑甲赏识的奇女子,最终在经历过一系列苦难后,落得这样的下场。

    她因为神尊传承被人羡慕,也因为神尊传承坠落深渊。

    她努力想要爬上深渊,可每次站在上面的贵妇等人都会将她踹下去。

    唯一有拉她的人出现,正是江辰。

    当她认为自己爬出深渊,却想着把江辰踢下深渊。

    此时此刻,朱雀终于明白江辰昨晚上的评语是什么意思。

    愚蠢。

    愚蠢至极!

    这下,朱雀殿的人像是炸开了锅。

    他们不敢相信朱雀怎么会变得这样刚烈。

    紧接着,更不好的消息传来,使得朱雀殿主那张脸变得极度难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