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翌日,朱雀醒了过来。

    脑海中一片混沌,颈脖酸疼。

    她不明白发生什么事,直到意识到自己被脱光才反应过来。

    她用薄被挡住身子,小心翼翼朝着前厅看去。

    她马上看到江辰正坐在那里,在悠然自得喝茶,眼眸猛地一缩。

    旋即,朱雀看到丢在地上的长鞭,若有所思。

    “难道我被打晕过去,这个混蛋还没放过我?”朱雀想到这里,感到无比恶心。

    她恨不得马上泡在浴桶里面,将自己彻彻底底清洗一遍。

    旋即,她穿好衣服,来到江辰身前。

    “去洗个澡。”江辰吩咐道。

    朱雀应了一声,唤来丫鬟准备好热水。

    丫鬟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朱雀衣衫不整,秀发凌乱。

    加上江辰老神在在坐在那里,马上想到朱雀小姐真和江辰走在一起,验证外界的传闻。

    有意思的是,她所看到的其实是正确的。

    可朱雀认为丫鬟误会了。

    洗漱后,换上新衣,再次来到前厅,可江辰不在这里。

    她在院子中的花园中找到了江辰。

    对她来说,其实是白少俊。

    “夫人说过,让你顺利夺舍的话,任由我做决定。”她说道。

    这话,她昨晚应该说的,可是太过害怕,不敢开口。

    江辰暗暗摇头,这女人果然愚蠢。

    白少俊还没夺舍前都不允许她和其他男人接触。

    现在白少俊夺舍成功,又怎么会让她离开。

    “我愿意将神尊的所有传承都告诉你。”她又道。

    她藏着掖着,不肯告诉别人的东西,终于还是放弃。

    在白少俊死掉的那段时间,她很久没遭到昨晚的对待。

    再次体会到,她发誓再也不会那样做。

    “你很想离开我身边是吧?”江辰冷冷道,随时都会爆发似的。

    这正是白少俊私底下的面孔。

    朱雀沉默不语,站在那里不动。

    她知道在室外,白少俊绝不会向自己动手。

    这位伪君子很爱惜自己的羽毛。

    “话说回来,如果是这样的,你又何必一开始去找江辰?”江辰问道。“我以为你会一直以着叶轻尘的身份活下去。”朱雀说道。

    “哦?你是说在我蚕食掉叶轻尘之前,和别的男人双宿双飞?哼,还立下血誓,真是愚不可及。”江辰不客气道。

    提到江辰,朱雀表情很不自然。

    “你可真是够愚蠢的。”江辰再次骂道。

    这次是以白少俊的身份。

    朱雀没有争辩,低着头不说话。

    “哼,也罢,我也将你玩腻,将神尊传承留下来,有多远滚多远。”江辰没好气道。

    “当真?”

    朱雀又惊又喜,没想到他会这样轻易答应。

    “趁我没后悔之前,自己抓紧。”

    “好!”

    朱雀马上是要把传承拿出来。

    不过,长时间以来的苦难让她在遇到这样顺利的事情时,不太敢相信。

    她凝视着江辰,在白少俊没有变回原来的相貌前,情不自禁想到这幅躯体下的灵魂到底是谁。

    “我开始有些后悔了。”江辰说道。

    朱雀吓了一跳,江辰说这话时候,那流露出的凶狠眼神让她确定灵魂绝对是那恶魔一般的家伙。

    “立下血誓。”朱雀不放心道。

    “你觉得自己有谈判的资格?”

    江辰快步上前,带着劲风,面相凶恶。

    “不,不要。”

    朱雀不由自主往后退,不敢再提血誓的事情。

    “我将传承给你后,会直接离开,若是遇到任何阻拦,我会向所有人说出真相。”

    这是她唯一的底牌,知道夺舍的事实。

    “愚不可及。”

    江辰在心里骂道。

    这女人那样做,无疑是逼着朱雀殿杀人灭口。

    “可以。”

    不过,那和江辰无关,他一口答应下来。

    最后,他如愿以偿得到踏星神尊的传承。

    没有百分百详细,但也是足够。

    “滚吧。”

    江辰说道:“用你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这句话,算是最后的慈悲。

    朱雀愣神的功夫,江辰离开院子,扬长而去。

    他没有去朱雀殿,没有兴趣知道朱雀殿有什么计划,用最快速度来到城外。

    “竟然没有人跟着我,这朱雀殿还真是自信啊。”

    江辰心想到。

    不过在他要登上无畏号离开后,一道倩影出现。

    白依依。

    她没有往日面对自己的憎恨表情,反而强忍着不发笑。

    她身后跟着那位老人。

    很显然,白依依也知道事实真相。

    “这个朱雀殿真够胡乱的。”

    如此机密的事情,竟然是让这样一个少女知晓。

    “哥?”

    白依依仔细端详着江辰,不太确定叫道。

    “阿妹,是我。”江辰模仿着白少俊,很自然叫道。

    “太好了。”

    江辰的称呼和眼里流露出来的情感,她是不会认错的。

    “哥,不是要去朱雀殿的吗?你来这里干什么?”她不解道。

    这话一出,后面的老人眼里闪烁出一道精光。

    “这老家伙,不好对付啊。”

    江辰知道快要露馅,心生一计,道:“通过记忆,我知道在那家伙的战舰里,有着关于世界之秘的宝物,不能错过!”

    听到这话,老人将信将疑。

    白依依眼前一亮,追问是什么样的宝物。

    “和我去不就知道了?”

    这时,江辰找到停靠的无畏号。

    他先一步上船,白依依紧随其后。

    “福伯,你就在外面守着吧。”

    在老人也要跟上前来,江辰吩咐一声。

    面对着老人的怀疑,千万不能刻意去证明,像是平时表现就好。

    “是。”

    老人想着昨日朱雀殿主亲自检查过,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上到战舰,白依依激动道:“哥,夺舍别人是什么感觉啊?这个江辰到底和涂山氏有没有关系?”

    “现在不告诉你。”

    江辰没有回答,进入到战舰里面。

    白依依跟着进来,又道:“真是可惜,你夺舍这个家伙,我都无法对你报复。”

    背对着她的江辰冷笑一声。

    “对了!那家伙应该会有亲近的人吧,我要拿那些人出气,哥,好不好?”

    白依依没有察觉到,还走上去摇晃着江辰手臂,娇声撒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