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很快,寝殿内只剩下江辰和朱雀。

    两人的关系摆在那里,贵妇三人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贱人!”

    江辰箭步上前,一巴掌甩在朱雀脸上,并且用力抓住她的头发,喝道:“你想离开我?没有人能从我身边离开!”

    听到这熟悉的语气和话语,朱雀感到深深后悔。

    她为什么要放这个恶魔回来?

    白少俊,五龙天才,朱雀殿最引以为傲的人。

    在外面,白少俊风评极好,得到不少女子芳心。

    可没有人知道,白少俊有着严重的暴力倾向。

    这样一巴掌打下来不过是家常便饭。

    因为修炼的体质,朱雀在第二天早上会什么事都没有。

    所以根本没人会发现。

    江辰拉着行尸走肉一样的朱雀来到床边。

    用力一扯,朱雀倒在床上。

    “贱人!给我趴好!”江辰喝道。

    朱雀不敢不从,老老实实趴着,玲珑曲线十分醒目。

    同时,江辰从床边拿出一根不长不短的鞭子。

    白少俊通过他的眼睛,能看到他所有做到的事情。

    看着江辰要以自己身份做接下来的事情,他心急如焚,咆哮道:“可恶!你要干什么?!你想要干什么?!”

    “没什么,让你体会下被人夺舍是什么滋味,另外尝试你的爱好。”

    说着,江辰一鞭子打下去。

    朱雀玉手抓着床单,强忍着叫声。

    按照以往定下来的规矩,她不得使用神力抵抗。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你了!”白少俊看着一鞭又一鞭落下,险些失控。

    他有这爱好不假,可不希望别人这样对待朱雀。

    他将朱雀当成私人物品,更是误认为是爱。

    眼看着江辰要给自己戴帽子,那如何能忍。

    偏偏他什么都做不了。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我不喜欢别人旁观。”

    说着,江辰隔绝白少俊灵魂和外面的感应。

    偏偏白少俊能听到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

    啊啊啊!

    也幸亏白少俊乃是灵魂体,否则的话,都要吐出血来。

    不过,江辰并未那样做。

    在发泄几鞭子后,闪电般出手,打在朱雀后颈上。

    朱雀还没明白发生什么,昏迷过去。

    为了应付第二天到来,所以江辰把朱雀脱光。

    “说了,你太愚蠢。”

    到最后,江辰有些不忍。

    不过想到对方都决定杀死他,又为自己的不忍感到好笑。

    通过白少俊的灵魂,他知道所有的事情。

    和想象中相差无几,夺舍者是白少俊,一切都是朱雀殿阴谋。

    如果不是他把白少俊从叶轻尘体内逼出来。

    朱雀也不会重新成为朱雀小姐,会如一开始说好的那样,离开朱雀殿。

    再想到她之前说过的话。

    朱雀不喜欢男人,却要容忍一个最糟糕的男人。

    这样一想,她能狠下心来杀自己能够理解。

    “你若是选择求助我,而不是直接害我,结果会是不同。”江辰心说道。

    朱雀还有着神尊传承,杀是不能杀的。

    刚才的一巴掌和几鞭子也出了口恶气。

    现在嘛,江辰把心思放在白少俊身上。

    他本来是想马上解开封锁的。

    但想到前后一分钟都没到,男儿雄风还没证明。

    于是,江辰特别无聊的坐在那里等到半小时,才解开白少俊的封印。

    “你未婚妻人真好。”江辰说道。

    一句话差点没把白少俊给气炸。

    这是任何男人都无法容忍的事情。

    “你这个恶魔!”白少俊怒道。

    “呵呵。”

    听到这话,江辰忍不住一笑,“你将我夺舍后,恐怕会比我做得更绝吧。”

    在白少俊夺舍的一开始,两个人灵魂还是展开交锋。

    同时,两个人的记忆也都能被互相看到。

    江辰清楚记得在白少俊通过自己记忆看到夜雪美貌后的反应。

    故而,这也是他刚才会那样刺激白少俊的原因。

    让他明白一个最简单道理: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白少俊若是夺舍成功,也会获得全部记忆,能顺利伪装成自己。

    或许他的心性无法伪装太久,可在那之前,也能造成不可弥补的后果。

    “你想对我做什么?”

    怒到极限后,白少俊冷静下来,向他发问。

    “你们的行为比杀我还要可怕,还打算问我做什么?”

    江辰冷笑连连。

    他刚才伪装成白少俊,是因为朱雀殿主太强。

    神尊初期,他凭借着身法也跑不掉。

    现在瞒过去,那就不必担心。

    “你若是敢摧毁我的灵魂,朱雀殿马上会知道,那样的话,他们也能明白过来,你没有被我夺舍。”白少俊威胁道。

    不管他说的话是真是假,江辰都不在乎,“那好,我会离开混沌世界,远离朱雀殿,再将你杀死。”

    “你敢!你根本没有涂山氏撑腰!杀了我的话,朱雀殿绝不会饶你!”

    “你们朱雀殿做出这样的丑事,还挺理直气壮的嘛。”江辰冷笑道。

    “哼。”

    白少俊说道:“好事坏事,对与错,都是活着的人才能说的。”

    “所以你愿意活着,看我以你的身份,继续和朱雀恩爱?”江辰好笑道。

    这一次,白少俊没有生气,强忍着怒火,道:“我们来打个商量,我帮你找一具身体,我夺舍成功,会许诺你种种好处,否则的话,我会像是骚扰朱雀那样,让你不得安宁。“

    说完,他就是要在江辰脑海中翻云覆雨,造成影响。

    结果他一番尝试,才发现根本做不到。

    江辰的脑海仿佛被打造的固若金汤,和朱雀完全不同。

    “怎么不开始?我还在等着呢。”江辰冷笑道。

    白少俊改口道:“你杀了我,没有好处的!”

    “你比自己想象中要愚蠢。”

    说着,江辰又将其隔绝,仿佛是将他打入到黑暗的深渊中。

    这家伙知道他不少秘密,绝对是要杀死。

    但会在离开朱雀殿之后。

    现在就可以走,不过,他目光若有若无看向大床。

    倒不是贪婪没穿衣服的朱雀,而是神尊传承还没给自己!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