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愚蠢。”

    江辰说道。

    这两个字是朱雀完全没有想到过的。

    她很愕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忽然间,殿内那些灵印大放光彩。

    无穷无尽的力量朝着江辰涌去。

    这些力量十分特殊,也不攻击江辰,反而是钻入到他体内。

    江辰不觉得痛苦,只是用不上力量。

    “对不起。”

    对于这一幕,朱雀满脸愧色。

    但还是抬起头来,直视着江辰双眼。

    如同上次使得叶轻尘昏迷的那样,强大无匹的念力攻击过去。

    “哈哈哈,我说过,我们会再次见面的。”

    夺舍者的灵魂没入到他脑海中,得意大叫着。

    借助着灵印,开始喧宾夺主。

    两个灵魂开始争夺着身子,江辰推开桌子,疯狂挥舞着手脚。

    “没用的,最终结果已经是注定,你还是放弃抵抗,让少俊获得新生吧。”

    贵妇和其他几人从密室中走出来。

    看着在灵印光辉下的江辰,神色肃然。

    原来,灵魂体正是死在混沌生命手上的白少俊。

    朱雀的未婚夫。

    他的死给朱雀殿造成不小打击。

    所幸,当时有高人在白少俊身边,将他的灵魂给完整保留下来。

    这样一来,可以为夺舍做好准备。

    当然,他们不会随便选一个人进行夺舍。

    好不容易入他们眼的人,是叶轻尘。

    可惜,夺舍的过程十分缓慢,需要利用叶轻尘对江辰的仇恨,逐渐蚕食。

    无奈何,被江辰机缘巧合破坏这个阴谋。

    朱雀殿只好改变目标,选择江辰。

    由于上次逐渐蚕食的方式太过缓慢,也容易失败。

    所以,朱雀殿利用这些灵印,要让白少俊在极短时间内获得新生。

    江辰的表现比他们想象中要顽强。

    一直是奋力挣扎着。

    “不会有意外吧。”贵妇不安道。

    “在他踏入到这个门的时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朱雀殿主自信道。

    如他所说的那样,江辰挣扎的动静越来越小,仿佛是耗尽所有力气。

    见状,朱雀面露愧疚之色。

    选择叶轻尘作为夺舍对象是在夜宴开始之前。

    她选择江辰作为合作对象是在夜宴结束之后。

    所以,她并非一开始就是打起江辰的主意。

    白少俊的灵魂体一直纠缠着她。

    她整日如同被鬼骚扰差不多。

    在叶轻尘出现后,才有所改变,她也开始为自己将来做好打算。

    后来发生千雪丫鬟被打死的事情,也不在预料之中。

    原本一切顺利,她也不打算成为朱雀小姐。

    可是!

    偏偏江辰让白少俊夺舍的计划失败!

    灵魂体继续回到她体内。

    而且不帮助白少俊获得新生,朱雀殿也不会放过她。

    于是,她又是成为朱雀小姐,开始对江辰下手。

    她很感激江辰所做的。

    不过比起自己性命和自由,她做出这样的决定。

    到最后,寝殿的灵印完全消失。

    江辰,不,现在也不知道是江辰还是白少俊,跪在地上,在剧烈喘气。

    “少俊?”

    贵妇和其他几人一步步上前,虽然说一开始信心十足,可到最后,难免忐忑。

    “娘亲?父亲大人?”

    男人抬起头来,脸上不再是江辰该有的神情。

    在场的几人却觉得无比熟悉。

    “太好了。”

    贵妇激动上前,一把将自己儿子抱住。

    被夺舍的江辰看上去像是如梦初醒,有些茫然和不解。

    “娘!”

    直到贵妇的拥抱,才让他回过神来。

    “好,好。”

    就连一直是板着脸的白锋也是面露笑容。

    可是,在场的人谁也不会想到,在江辰脑海中正有一个声音在拼命呐喊着。

    “娘亲!那不是我,不要上当啊!”

    这声音的主人是白少俊。

    他的夺舍计划彻彻底底失败。

    因为江辰早有防备,加上江辰强大的精神力,白少俊的灵魂几乎是羊入虎口。

    刚才那一系列的表现,都是江辰演出来的。

    关于演戏的心得,江辰还是有的。

    “你娘亲对你还是挺疼爱的。”

    让白少俊惊恐的是,江辰还能向他说话。

    “你,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别乱来!”

    可惜,不管白少俊多么激动,都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

    尤其是在刚才的夺舍过程中,他所有的一切都被江辰继承。

    知识、记忆、习惯统统都是。

    加上最重要的几个人如此认为,白少俊心慌无比。

    “怎么样?夺舍的滋味不错吧?”江辰继续道。

    尽管他依然是自己,却也间接夺舍白少俊的身份。

    这群人想跟自己斗,还是太年轻了。

    星空有许多地方都比不上玄黄世界。

    不仅是战斗的天赋,还有勾心斗角。

    话说回来,江辰没有得意忘形。

    “镜子!给我镜子!”

    他模仿着白少俊,跑到镜子面前,认真看着镜子中的脸庞。

    贵妇等人在后面默默看着。

    “这不是我!”

    忽然,江辰用力一挥,将桌子砸烂。

    “不得胡闹!”

    白锋喝道,心里却是有些欣慰,他从刚才江辰的表现中,看到儿子的身影。

    “长相虽然不一样,可灵魂是你的没错。”

    朱雀殿主说道:“你也可以易容成原来的样子。”

    “假的又怎么会是真的。”

    江辰发泄一通后,平静不少,接受这个事实。

    “我想静一静。”江辰说道。

    “好,好。”

    贵妇自然没有话说。

    “少俊。”

    朱雀殿主若有所思上前,一只手放在江辰肩膀上,“明天早上,你来朱雀殿,我们商量着要事,记住,不要易容。”

    说话的同时,从他手心有一股奇异的力量进入江辰体内,朝着脑海而去。

    “老家伙,真是够小心的啊。”江辰心想到。

    他早做好准备,瞒天过海,躲过朱雀殿主的检查。

    朱雀殿主放开后,不留痕迹向着贵妇和白锋使了一个眼色。

    白锋和贵妇彻底放心了。

    “少俊,你好好休息,另外挖掘这个江辰的记忆,看看有什么重要讯息。”贵妇说道。

    “重点是他和涂山氏到底有没有联系。”白锋强调道。

    几个人从密室走,朱雀跟在后面。

    “站住!”

    江辰沉声喝道。

    朱雀浑身一震,面如金纸。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