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柳缠风的到来仿佛是往河中丢下一块石子。

    引起不小波澜后,河面迅速恢复如初。

    他的离去也让朱雀城中的门徒有了主意。

    接下来的半年中,只能是依靠自己,为四界比试做着准备。

    各个势力也都是返程。

    江辰因为要开始历练,没有和神火盟一起回去。

    在神火盟的战舰离开后的第二天。

    阿飞过来道别,说是要去历练。

    江辰本来想叫住他,等几天后一起出发。

    但想到历练往往还是一个人效果最佳,于是送别阿飞。

    接着是九幽。

    “四界比试的时候我会回来的,现在嘛,我要去闯荡星空那些神秘地带。”

    九幽和她的朋友刘月等人整装待发。

    原本队伍中还有一位叶不凡。

    “小心为上。”

    江辰无奈道:“上次要是没有我,你可就要死在混沌生命手上。”

    “放心吧,我会的。”九幽不以为然,丝毫没将之前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

    目送着九幽离开,江辰不由想起佣兵团。

    也和她目的一样,探索未知。

    不过,佣兵团终究是为了利益。

    所以九幽给自己队伍的定性是冒险团。

    涂山璟没来道别,如果真来的话,那才是叫人意外。

    返回院子中,朱雀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在和柳缠风交锋的事情发生之前,江辰已经说过要走。

    江辰想了想,道:“明天吧。”

    “这么快?”

    朱雀大吃一惊,接着意识到自己态度反常,又道:“我还以为你要半个月左右。”

    “谁让会出现柳缠风的事情。”江辰无所谓道。

    “那好,今晚你来我的寝殿,我将神尊的传承给你。”朱雀说道。

    “没问题。”

    江辰也没追问为什么要在寝殿中。

    朱雀见他这样,有些意外,但很快是认为江辰相信自己。

    她的眼神有几分黯淡,但并未有所犹豫。

    看着她的背影逐渐远去,江辰心说道:“但愿你不要做什么蠢事。”

    旋即,他的目光又是放在木偶人身上。

    “不准练剑。”

    没想到的是,黎明剑灵出来阻止,“你现在的心很乱,若是和木偶人过招,天知道会有多少破阵被烙印下来。”

    “可练剑会让我心安。”江辰苦笑道。

    “我来陪你。”

    黎明剑灵很干脆。

    江辰耸了耸肩,也没多想,提剑刺去。

    他的心确实很乱。

    但却不是因为朱雀或者那位夺舍者。

    而是白天时候,通过身法所看到的画面。

    “如果的速度再快一点,岂不是真的能赶到过去?”

    “那样的话,岂不是能阻止师父的死?”

    现在跑到过去,结束掉萧红雪的性命,无名不会被杀死。

    这个想法异常大胆,江辰相信偌大个星空都无人能给他意见。

    然而,江辰以前看过的那些书中,有关这方面记载。

    时间是最强大的敌人,不是没有强者想要将其攻破过。

    但绝多数人都以失败告终。

    任何胆敢挑战时间的人下场都会是非常凄惨。

    还有,回到过去的方法也太过机缘巧合。

    在江辰展开设想之前,他要确定能不能再次成功。

    于是乎,他来到朱雀城外面,按照白天时候的那样,施展出身法。

    待到速度达到临界点后,所有神雷灌入体内。

    轰隆!

    这次,没有上次那样的奇妙体验,反而直接失败。

    他几乎是被炸飞出去的。

    最终将一座石山铲平后才是顺利着落。

    遍体鳞伤,面目全非,衣服也都是破烂不堪。

    江辰吐掉嘴里的沙石,面露无奈笑容。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也好。“

    如果真有机会成功的话,那么江辰说不定真会做出冲动的事情。

    他站起身来,伤势迅速恢复。

    用水冲洗一遍身子,换上新衣后,江辰又像是一个没事人。

    回到朱雀的院子,已经是黄昏。

    江辰想到一会儿要去寝殿,猜测着对方最终目的,决定有必要做好准备。

    ………

    寝殿中,不仅是朱雀。

    还有朱雀殿主以及白家家主白锋。

    上次那位贵妇也在,还有老人。

    “好了。”

    朱雀殿主在殿内忙碌一番后,如释重负松下口气。

    寝殿的地面和墙壁都被写满着灵印。

    在殿主控制下,这些灵印逐渐淡去,无论是肉眼还是神识都察觉不到。

    “朱雀,一会儿可就要看你了。”

    那日对朱雀表现刻薄的贵妇像是换了一个人。

    “嗯。”

    朱雀内心在煎熬,但还是答应下来。

    “那我们准备吧。”

    白锋说道。

    话音落下,在寝殿出现一间暗室,除了朱雀以外,其他人没入其中。

    暗室门关上后,寝殿又是变得和往日没什么两样。

    朱雀美目打量一番,暗暗点头。

    没过多久,丫鬟敲门,说是江辰过来求见。

    “让他进来吧。“

    朱雀说完,想到贵妇的嘱咐,将外衣脱掉。

    里面穿着贴身的便服,谈不上有多火爆,却也不是随便能给别人看的。

    尤其是一男一女独处。

    江辰很快进来,看到朱雀坐在门厅的桌前。

    桌上摆放着酒杯。

    “明日你要走,这算是为你送别吧。”

    朱雀说完,拿出两个酒杯倒满。

    在江辰选择一个酒杯后,她拿过另外一个酒杯,一饮而尽。

    这个小细节显得她善解人意。

    几乎是打消别人害怕下毒的念头。

    江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对了,上次夜宴的时候,叶轻尘气势汹汹来找我,你一眼让他昏迷,这是为何?”江辰好奇道。

    朱雀表情变得有几分不自然,道:“为什么这时候说这个?”

    不等江辰回答,她又道:“我继承神尊的传承,故而精神力比较强大。”

    “强大到可以影响别人对你的看法吗?”江辰问道。

    “什么意思?”

    “我也只是好奇。”

    江辰笑道:“就是说,只要你愿意的话,和别人相处的时候,能强行在别人脑海中植入印象,比如说,让人觉得温柔就温柔,让人觉得善解人意就是善解人意。”

    “那你,对我的印象是什么?”

    听到江辰这一番话,朱雀若有所思,不由问道。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