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神帝巅峰,需要五重心力,除此之外,战斗方面也不能太差。

    尤其是柳缠风能成为神尊徒弟,天资必然不俗。

    此时,江辰只能是凭借着身法来和对方周旋。

    柳缠风经过一番犹豫后,下定决心。

    这一切是江辰自找的,怪不得他。

    注重面子的他到这时连得涂山氏都顾及不上。

    “一剑必杀!”

    他施展出唐月所想的那一式剑招。

    剑招的名字很大众化,可从柳缠风手中施展出来,那绝对是不简单。

    “难道是那一剑必杀?”

    朱雀脑海中灵光一闪,花容失色。

    “唐月姑娘,你师兄想杀人吗?”她急道。

    唐月无奈一笑,她二师兄最爱面子,偏偏这个江辰如此不识趣。

    “我师兄原本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让他明白尊卑,现在看来,这个教训会有些太过深刻。”

    她对江辰的性命并不是很看重。

    朱雀暗暗焦急,却也是没有办法。

    她看向在空中观望的朱雀殿主,想到了什么,心想到:“朱雀殿和白家应该不会眼看着江辰这样死掉吧。”

    随着这个念头响起,她叹息一口气。

    再次看向江辰,心怀愧疚。

    话说回来,柳缠风的剑势很快。

    几乎可以说是爆发式的。

    类似于梁子凡的一剑随风。

    速度越快,最终造成的杀伤力越是恐怖。

    不同的是,一剑随风会有失手的概率。

    可柳缠风的一剑必杀不会。

    剑锋所向,江辰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不管他采取什么样的方法,都躲不过这一剑。

    死亡的危机向他逼近。

    “看来随便挑衅神帝巅峰还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江辰心说道。

    下一刻,他屏气凝神,打起十二分精神。

    在柳缠风一剑袭来的那一刻,全力施展出《踏星诀》。

    时空仿佛是汇聚成一条河流,出现在他脚下。

    他踏水而过,遁入虚空。

    全城上下,没有人能察觉到江辰的身影。

    同时,柳缠风的人剑也是消失不见。

    他出现在江辰眼前的世界中,在后面穷追不舍。

    江辰大惊,这还是第一次。

    看着柳缠风脸上的狞笑,以及无情的剑锋快速袭来,不由暗暗咬牙。

    “拼了!”

    目前为止,《踏星诀》运用到的属性主要是空间、风、快慢。

    在那之前,江辰还想借助着雷电的爆发力。

    可是,雷电近似于混沌,乃是无序力量。

    用于身法中,很难掌控住。

    在这危机的时候,他顾不上态度,达到奥义水准的雷电灌入其中。

    他全身电闪雷鸣,速度飙升,几乎是一下子甩开后面的柳缠风。

    然而,正如江辰担心的那样,他无法控制住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向何方。

    在飞驰中,周围的一切又是逐渐慢下来。

    江辰发现天空日月快速替换,时间飞逝。

    一日、一周、一月,甚至是一年。

    “我跑过了时间?”

    江辰无比震撼,低头一看,他竟是看到朱雀城又在举行门徒比试。

    定眼一看,他自己也在其中,正是大乱斗的时候。

    “不对!我跑到过去!”江辰又是一惊。

    忽然间,他注意到一股灵魂体从战场中飞出。

    “夺舍者?”

    江辰想起那日从叶轻尘脑海中被逼出来的夺舍者。

    他想要跟上去,可发现身子不受控制。

    所幸他的视角比较广阔,能看到灵魂体逃去的方向。

    很快,江辰的脸色有些难看。

    那是朱雀院子所在的城区。

    这时候,江辰又感觉自身快要爆炸,迅速接近失控边缘。

    忽然,轰隆一声,江辰所看到的世界变得五颜六色,混乱不堪。

    过了好半会儿,他才发现自己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朱雀城的上空,正在和柳缠风比试。

    想到刚才所看到的,他难以置信,大口喘气。

    然而,他这样的反应叫人摸不着头脑。

    因为,那样震撼的模样也出现在柳缠风脸上。

    他满头大汗,脸色苍白。

    看着江辰出现,他大叫道:“你刚才跑去哪里?!”

    他的语气带着深深惊恐。

    一剑必杀,从未失过手。

    哪怕江辰逃到天涯海角,他也能追过去。

    可在刚才江辰注入雷电之后,身子一瞬间消失。

    一剑必杀的联系依然还在,他照样可以跟上去。

    他也是打算那样做的。

    万万没想到,他发现江辰仿佛是前往炼狱,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蔓延心头。

    使得他自己中止剑招,不敢再跟上去。

    这个问题问住了江辰。

    他不太确定刚才所经历的。

    “回到过去?”

    开什么玩笑!

    天道意志都无权干涉时间!

    可是,方才所看到的历历在目,不得不信。

    尤其是夺舍者逃往的方向。

    回过神来,他平复内心的激荡,恢复冷静。

    看着难以置信的柳缠风,他说道:“你输了。”

    三个字,也让全城的人们如梦初醒。

    输了!

    柳缠风输了。

    一个神帝巅峰输给没有跨过六阶分水岭的人。

    这根本没可能发生的事情。

    柳缠风如遭雷击,咬紧着牙关,表情非常难看。

    “十亿星币准备好,我随时会来取。”

    江辰没有指望对方现在拿出来。

    但早晚有一天,他会让对方乖乖交出来。

    “你可以。”

    柳缠风留下三个字,和唐月相视一望,二人朝着城外飞去。

    “这?我们的指点怎么办啊?!你们走了的话!”

    一些门徒故意大声叫道。

    柳缠风之前鼻孔朝天,目中无人,现在落得这样的下场,真是大快人心。

    听到这话,柳缠风眼里快要喷出火来。

    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径直离开朱雀殿。

    只有消失在人们视线中,才好接下来的行动。

    他不会让这件事就这样轻易结束。

    他要让江辰付出代价!

    对此,江辰没有在意,他的心思全都是放在那位夺舍者身上。

    他看了一眼迎上去的朱雀,若有所思。

    “恭喜你。”朱雀说道。

    见到二人这样直接出现在空中,城中响起不少起哄的声音。

    那天晚上,夜幕看到的画面让人们对江辰和朱雀的关系议论纷纷。

    更别说江辰一直是待在朱雀院中。

    “谢谢。”

    江辰微微一笑,眼里闪过一丝无法察觉到的精光。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