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你现在出来能干什么?”朱雀急道。

    白依依和她母亲都可以解决,问题是那位老者。

    “没关系的。”江辰说道。

    “他可是神帝巅峰。”朱雀想说这还算没关系吗?

    要是真没关系,江辰完全不必来参加门徒比试,直接拜师神尊巅峰都有可能。

    “好哇!你们这对狗男女,真的有一腿!”

    这时,受到惊吓的白依依反应过来,手中长鞭狠狠打来。

    长鞭落下,被江辰一把接住。

    “别忘记自己的境界,女人。”江辰说道。

    星空中不可能人人都是天才。

    哪怕出生朱雀殿,白依依的神阶也比不上自己心性。

    神皇初期。

    又如何是江辰对手。

    他伸手一拉,白依依被一股巨力拉扯过去。

    老人表现出来的反应完全不像是一直以来的老迈。

    仿佛是雄狮苏醒,顷刻间出手,掌刃横切下来,断绝江辰神力。

    “截空神指!”

    江辰另外一只手往虚空中一点,一股缠绕在虚空中的力量喷涌而去。

    面临这股力量,老人流露吃惊的神情。

    他感觉自己的气血凭空消失一大截,无法切断吸力。

    只能眼睁睁看着白依依落在江辰手上。

    这是妇人没想到的,看到江辰一只手掐着自己女儿的脖子,神色一变。

    “放开依依,否则你的前途将会葬送在这里。”

    妇人喝道:“你现在离开,本宫可以既往不咎。”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吗?”

    江辰冷笑道:“不过我真没想到,朱雀小姐不过是你们一个物件啊。”

    “任何势力悉心培养的人才会甘心给别人当嫁妆吗?”妇人问道。

    “然而,你们栽培一成心血,别人回报十成算是报恩,回报五十成可以说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偏偏,你们要朱雀回报一百成?”

    江辰的话让妇人无言以对。

    “如果不是,不是有我们朱雀殿培养在先,她,她如何获得神尊传承?”白依依在他手上,为了说这话憋红着一张脸。

    江辰笑了,看向妇人,“你认同这样的话吗?”

    “本宫认不认同,与你何干!”

    妇人看着女儿难受的样子,心里不是滋味,传音和老人沟通着。

    “他力气很大,哪怕我斩断他整条手臂,也能在一瞬间发力捏死小姐。”老人为难道。

    他还处于刚才江辰那一招的震惊当中。

    也为自己失手感到自责。

    “你现在的打算是如何?不相信本宫会宽恕你们,那是想着掐死依依,然后大摇大摆离开吗?门徒比试怎么办?”

    妇人不得不道:“难道你不想成为神尊的徒弟?要为一个女人付出一切?”

    这话一出,朱雀娇躯轻轻一颤。

    她唯一想到江辰会动手的理由是神尊传承。

    然而得罪朱雀殿,可是很不明智。

    “星空之大,你朱雀殿又能将手伸到哪里?”江辰问道。

    “星空构成的一切,都基于星币,朱雀殿有足够的星币请杀手,让你们在玄黄星域待不下去。”

    妇人说道:“你放开依依,带着朱雀离开,今晚的事情当没发生过。”

    “事实上,这里是朱雀的住处,你来这里也没算犯事,朱雀仍然是小姐,你看如何?”老人也道。

    还别说,江辰真的陷入犹豫。

    神秘一笑后,放开依依。

    “你干什么啊!”

    朱雀完全是看不懂江辰是想干什么。

    好不容易掌握到一张王牌,在她想着江辰亡命星空时,又将王牌舍弃!

    “娘亲!”

    白依依跑到妇人身边,一脸难受和委屈。

    “杀了他。”

    刚才还信誓旦旦的妇人看到女儿没事,冷冷下令。

    老人虽然早知道会这样,可还是感到少许无奈。

    他缓缓向前,道:“不管你为什么会进来,可这里发生的事情不会有人知道,你还是不要挣扎的好。”

    “是吗?”

    江辰丝毫没有慌乱,眼神冰冷,嘲弄道:“你们真认为自己的事情不会有人知道?”

    他的话不仅是在殿内响起,整个朱雀城各处都有着实时画面在播放,连声音都有。

    “你可真够大胆的。”

    在江辰法身旁边,九幽感叹道:“这下朱雀殿丢人丢大了。”

    原来,在本尊录像的同时,法身这边进行转播。

    这是玄黄世界掌握的核心技术。

    在迎击血族军团的时候,世界各地的主要城市都会有晶石,播放着大战的情景。

    江辰大婚当日也是用到。

    这种技术在星空中几乎是天方夜谭,然而玄黄世界习以为常。

    江辰身上带着的是小型设备。

    是用来观察凶恶之地的利器。

    人可以在安全的地方观察到危险之地的动静。

    是筱偌让他带上的,防止星空中的各种危险。

    没想到第一次使用会是这样的情景。

    全城上下,早已经没有早些时候的狂欢。

    每个人都是呆如木鸡,许多街道寂静无声。

    都被画面中所看到的震慑住。

    朱雀、白依依、妇人都是朱雀城人们熟悉的对象。

    殿内所发生的事情触目惊心。

    不说侍女的尸体,刚才白依依用鞭子怒打朱雀的画面更是叫人称奇。

    ”一个神皇敢打神帝,啧啧啧,朱雀殿真是强,无敌!”

    许多外来人不怕事大,夸张叫道。

    朱雀城中的人感到无比难堪。

    在朱雀的院子外面,更是挤满着人。

    他们看到院墙外的士兵时,马上明白夜幕中播放的事情是真的。

    兵长不在大门处,他们赶到寝殿外面,想要通知妇人。

    结果他们根本无法进去。

    里面的人也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妇人在听到江辰的话之后,不屑笑道:“这里是朱雀城,杀了你,第二天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完了。”

    外面,张队长通过画面,也听到妇人说的话。

    “这将会是朱雀殿最大的丑闻。”他感到眼前发黑。

    作为一个看门的,出了这样大的事情,他脱不了干系。

    先前对江辰出言不逊的兵长嘴唇发抖,脸色苍白,说不出任何话来。

    殿内,老人摇了摇头,要对江辰出手。

    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的朱雀闭上眼睛。

    “这算是看走眼吧。”

    认命前,她一本正经问道。

    “不,这说明你有一双发现金子的眼睛。”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