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上次在这里待过两天两夜,对地势了如指掌。

    神识都不需要散布,来到朱雀所在的寝殿。

    由于是朱雀私密地方,江辰并没有进去过。

    整个朱雀府黑灯瞎火,和城中热闹的气氛完全不同,处处透露着诡谲。

    江辰甚至是连一个侍女和仆人也没见到。

    唯独这座寝殿散发着光芒,但不是寻常的灯火,反而是五颜六色的光辉。

    江辰定眼一看,发现那是构成结界的能量光芒。

    这座寝殿成为一座坚不可摧的牢笼。

    不过这难不倒江辰。

    他不需要看出结界的弱点或者破绽在哪,直接施展大虚空术,来到里面。

    殿内足有百来个平方,富丽堂皇,精致华贵。

    也正因为这样的面积,江辰进来后没被发现。

    他出现在殿内入寝的地方,见到朱雀的大床,以及许多贴身物件。

    看的江辰脸红心跳,大呼受不了。

    没想到一本正经的朱雀内衣会那样大胆。

    这时,前厅传来打骂声。

    江辰反应迅速,跃入几十米高的梁上。

    视线一下子变得开阔,也看清楚前厅所发生的事情。

    比想象中要糟糕和血腥。

    上次去广场把江辰请来夜宴的侍女倒在自己血泊中,遍体鳞伤。

    手脚还在无意识抽搐,这说明头部遭到重击。

    江辰眼睛眯起,努力克制着杀气。

    因为除了侍女以外,江辰还看到朱雀跪在地上。

    她倒是没什么事,只是脸色苍白无力。

    在她面前坐着一位妇人,一看就知道注重保养,颇具风韵。

    可始终敌不过岁月的无情,在眼角处能看到几道皱纹。

    胜在肌肤白皙,瓜子脸还没手掌大,眼眉有着几分妩媚。

    五官和旁边的红衣少女,白依依很相似。

    因为这两人是母女。

    除此之外,只有一位其貌不扬的老人站在那,昏昏欲睡。

    然而,江辰敏锐察觉到那老人不简单。

    稍有不慎,将会被对方发现。

    “你是朱雀小姐,本宫的儿媳妇,不会对你怎么样,可你要是犯错,替你受罚的将会是你身边的人。”

    “千雪服侍你六年,今日丧命,全是因为你。”

    妇人的声音很动听,说话虽然有些拿腔作势,可气场十足。

    不说朱雀听到这话会如何,暗中的江辰都是被气得不轻。

    把朱雀亲近的人打死不说,还说是她的错。

    江辰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他心念一动,做出决定,从储物灵器中小心翼翼拿出来一个东西。

    朱雀面若死灰,仿佛是失去魂魄,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啪!

    白依依手臂用力一挥,那根银白色的长鞭狂舞,击打在地面,发出雷霆般声响。

    “我娘亲和你说话,听到没有?!”她怒斥道。

    江辰看到长鞭沾着有血,终于是知道对侍女出手的行刑人是谁。

    朱雀抬起头来,面露悲愤之色。

    “我错在哪?”

    四个字,仿佛是用尽所有力气。

    殿内气氛为之一凝。

    老人轻轻叹息口气。

    母女二人怒火中烧,但表现出来的方式不一样。

    妇人微微闭上眼睛,呼吸有几分急促。

    白依依不需要多说,忍不住冲上前去。

    用力抓着朱雀的头发往旁边一推,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让一个陌生男子待在府上两天两夜,知道这带来多少流言蜚语吗?”

    朱雀身子不倒,她实力不比白依依要弱。

    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白依依打死自己贴身丫鬟。

    因为白依依背后站着的是朱雀殿。

    朱雀自嘲一笑,像是失去所有力气,不想再挣扎。

    不过,一个声音忽然在她脑海中响起,令她流露出异样神情。

    但几乎是一秒不到,她马上掩饰住。

    白依依和她母亲都没有察觉到。

    倒是老人若有所思,一双浑浊的双眼开始转动。

    江辰浑身汗毛竖立,他就知道出声会有风险。

    现在,他不得不屏气凝神,希望不被发现。

    然而,老人的神识一寸寸扫视着各个角落,马上会来到这边。

    “哈哈哈哈哈。”

    忽然间,朱雀发出大笑声,将老人注意力吸引过去。

    “有何好笑的?”妇人冷冷道。

    “我和少俊只有婚约,并没有过门,但也自愿守寡三年,不与任何男性亲近。”

    “在江辰出现之前,夜宴旁边的位置都是空缺。”

    朱雀像是完全豁了出去,控诉着朱雀殿霸道。

    “我八岁被选为朱雀小姐,当时认为那是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候。”

    “可我从未想到,朱雀小姐不过是白家的附属,一件私人物品!”

    “风光无限的同时,是永远失去自由。”

    “尤其是在我得到踏星神尊的传承之后,你们甚至想要让我嫁给一个白家老头子。”

    说到这里,朱雀讥笑道:“所以,我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家伙在一起,也好过一个和少俊的同龄男子是吧?这就是你们白家想要的是吧?”

    “那只是白家一些不成熟的人提议,最终被否决,不然你凭什么认为自己会好好在这里?”妇人说道。

    “是怕说出去不好听吧。”朱雀嘲笑道。

    “你今日真是无法无天。”

    妇人愤然起身,厉声道:“千雪死后,所有处罚可是要落在你身上!”

    “那就来吧。”朱雀抬头挺胸,笑道:“我就算是把神尊传承免费给江辰,你们也不要妄想。”

    这话一下子刺激到在场的母女。

    “依依!”妇人咬了咬牙,做出决定。

    “好!”

    白依依早已经等待多时,得到许可后,迫不及待扬起鞭子,狠狠打下去。

    啪!

    相同的声响,不过这次却是打在朱雀的俏脸上。

    不过,朱雀实力要比白依依强上很多。

    雷霆一击,也不过是让她别过头去。

    她很快又倔强看过去,挑选着白依依。

    “贱人!”

    白依依又是要一鞭子下去。

    “住手!”

    这时,谁也不会想到的声音响起。

    就连知道什么的朱雀也面露吃惊神色。

    刚才江辰和她说,正在录像,让她控诉朱雀殿恶行。

    如此一来,她可以摆脱朱雀殿的控制。

    可江辰自己冲上去,录像卷轴发不出去,岂不是白搭?

    “抱歉,计划改变了,看到如此一张美丽脸庞被糟蹋,我无法坐视不理。”

    江辰出现在她身边,无视白依依三人。

    (本章完)js3v3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