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整整一夜过去,江辰和朱雀制定数米长羊皮纸才能写下的条款。

    并将这些条约命名为参星条约。

    “我在此立下血誓,严格遵守参星条约。”

    最后,两个人分别立下血誓。

    几乎是同时感受到体内血液中狂涌出一股躁动直达内心深处。

    “门徒比试还有两天开始,在这两天里,就开始吧。”

    朱雀说道:“我相信这会对你有很大帮助的。”

    “哦?难道不是朱雀小姐心急吗?”江辰笑道。

    “不识好人心。”朱雀说道。

    商讨条约整整一个晚上,两个人发生激烈争吵,却在最后反而拉近关系。

    “我想知道那位神尊前辈的名字。”江辰忽然道。

    毕竟,他将要继承别人的传承。

    “踏星至尊。”

    朱雀说道:“另外,你我也不用那样客气,叫我名字就可以。”

    “好的,朱雀。”

    “嗯,我们开始吧。”

    举办夜宴的院子就是朱雀的住处。

    是她精心打造出来的。

    在院子深处,有她专门用来领悟踏星至尊传承的各种设施。

    都是她花无数精力打造出来的,也是江辰见过最高深的修炼设备。

    比如说一个拿着剑的木偶人,看上去不堪一击,事实上却是烙印剑甲的剑道意志。

    单纯的比试剑术,江辰说不定还没这个木偶人厉害。

    “剑甲?”江辰问道。

    “是的,意味着剑客最高成就,哪怕是剑道通神也比不了。”朱雀说道。

    听得出来,她的语气充满着自豪。

    能让剑甲来打造出一个木偶人,只有她有这个待遇。

    紧接着,朱雀向江辰介绍起其他用得上的东西。

    江辰不时点头,眼前逐渐涌现出精光。

    “踏星至尊的传承知识太过庞杂,我花了三年时间才规划出八大项,至今才在第三项。”

    朱雀说道:“所以我会将另外四项交给你。”

    “来吧。”

    江辰说完,唤出两个法身。

    在朱雀面露异样之前,他又是说道:“不必担心,多两个人好办事。”

    同样的,他语气也是充满着自豪。

    一心三用,纵横天地。

    “那好。”

    朱雀点了点头。

    尽管刻意保持着平静,但依然能发现她眼中喜悦。

    她是一个很挑剔的人,之前夜宴中不是没人能入她眼。

    但经过一番犹豫,还是舍弃。

    朱雀担心过会遇到丢了西瓜捡芝麻的事情。

    还好,江辰的出现让她打消这个顾虑。

    两个人热火朝天进行着。

    同样的,朱雀城中,也因为夜宴的事情开始沸腾。

    “这个江辰先是在广场上和叶轻尘作对,现在又得罪所有天才,这是急着出名吗?”

    “疾风知劲草,但也会摧毁杂草。”

    “也不知朱雀小姐出于什么目的选择他。”

    “反正,那个人有一天一夜没出过府。”

    至于江辰和朱雀在府中做什么,引来无数热议。

    根据夜宴发生的事情,人们猜测是在参悟着神尊的传承。

    然而,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如何解决信任问题?

    “一男一女,在床上滚一滚,那什么问题都没有。”

    许多粗鄙之语在人群中传开。

    每次有人这样说的时候,都是会引起一片哄堂大笑。

    另外一方面,随着门徒比试的临近,朱雀城汇聚着越来越多天才。

    甚至还有从青龙小世界赶过来的。

    因为那边的门徒比试结束,一些闲着无聊的人来这里观看下一场。

    有人说,在青龙小世界脱颖而出的门徒也跟着过来,来看看到时候四界比试的对手。

    甚至有人说自己看到青龙榜上的百强之一,温左!

    温左在青龙小世界中比试中大放光彩,除了和一个黑马战平,其他都是大获全胜。

    被白袍剑尊一眼看上,收为门徒。

    两天时间眨眼过去。

    这天晚上,江辰三个法身停止在朱雀院子造成的噼哩叭啦动静。

    明天就是门徒比试开始的日子。

    最后一晚时间,留来缓冲。

    两天来的收获很多,江辰法则和奥义方面都有进步。

    他之前苦思冥想的战斗身法终于是完成。

    结合《虚空经》穷境,以及空间法则、快慢法则,配合剑道意志的身法。

    这次身法的名字江辰很快想到。

    因为是得到神尊传承的契机,所以他取名《踏星诀》。

    江辰按照《虚空经》的三个级别来划分。

    目前是处于第一境。

    江辰当着朱雀的面施展一番。

    结束以后,朱雀的反应说明一切。

    “门徒比试中,应该没有人的身法能比得过你。”她是这样说道。

    说话的时候满脸震撼。

    江辰不断给她惊喜,让她对这男人越发好奇。

    “有你这句话,明天比试我就更有信心。”

    “说的好像我不说你会没信心一样。”朱雀白了他一眼。

    江辰微微一笑,收起法身和神剑,要回一趟神火盟的府邸,了解明天安排。

    “我送你。”

    朱雀一路送到府邸门口。

    大门外一辆马车早已经停靠在那里。

    江辰点头示意后,坐上马车。

    然而,在马儿刚刚行驶不超过十米,这辆刻着朱雀的马车一下子爆炸。

    车和马一瞬间粉碎。

    地面被炸出来一个大坑。

    两旁的院墙倒塌,这片城区仿佛是来了地震,一栋栋房屋在摇晃。

    正要回去的朱雀被吓了一跳。

    旋即,她身子掠出,来到大坑中,一眼看到负伤的江辰。

    在看清楚江辰的情况下,她不由是松下口气。

    江辰有负伤,但还没严重到会死。

    不过,朱雀很快脸色一变。

    想到明日的门徒比试,江辰一直负伤的情况下,可是非常不妙啊。

    “拿最好的疗伤药过来!”朱雀急道。

    “不用了。”

    江辰阴沉着脸,不顾浑身鲜血淋漓,从大坑中走出来。

    衣物破烂不堪,露出精壮的身体,充满着爆发力的肌肉线条使得他看上去好似一头虎视眈眈的猎豹。

    “我更想知道这是回事。”

    那些不忍直视的伤口在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闻言,朱雀下意识想到叶轻尘。

    然而,她很快意识到能在自己马车动手脚的不会是一个外人。

    想到这点,她脸色苍白,第一次流露出无阻和不安。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