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朱雀小姐愣了下,道:“我在水、空、风属性分别达到奥义,武学方面,主流五项都超过奥义水准,除此之外,还有经过无数时间成就的神诀。”

    说完这些,她问道:“可你向我打听一个女人?”

    “是的。”江辰很肯定点头,不带一丝犹豫。

    朱雀小姐莫名看了他一眼,无奈道:“说吧,那个女人是谁。”

    “你如果真有自己说的无所不知,应该会知道我想要问的人是谁,若是不知,那么没必要聊下去。”江辰冷冷道。

    朱雀小姐沉默片刻。

    “涂山氏那位女人?”

    她试探道:“如果是她的话,我还不能告诉你。”

    在江辰转身之前,她又道:“我知道你想要的,但如果说出来,涂山氏马上会知晓,然后更换囚禁地点,等于我没说。”

    江辰抿了抿嘴,他知道这又是所谓不能提起某位大人物的星空规矩。

    说真的,他怀疑这是不是某种迷信。

    难道真的谈论起某个大人物,真的会惊动他到来?

    按照起灵那小子的说法,若是有成百上千个人分别在星空各处呼唤一位强者名字,那又会是什么情景?

    “如果你打算采取行动,我可以直接告诉你。”朱雀小姐说道。

    江辰笑了笑,道:“你要我相信你?”

    “你可以相信我,若是不愿意的话,可以换一个问题。”朱雀小姐说道。

    江辰深思熟虑一番,还是觉得现在不去打草惊蛇要好。

    “我要了解风属性和空间属性。”他说道。

    “说出你的疑惑,我才能指点你。”朱雀小姐说道。

    于是,江辰将先前没完成的身法说出来。

    朱雀小姐静静聆听着他说完。

    到最后,她的眉黛间透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

    “我感觉自己亏了,我们的回答价值不对等。”

    先是幽怨的嗔怪一句,然后开始讲述。

    还别说,江辰真的发现这朱雀小姐有两把刷子。

    先前困惑他的地方豁然开朗,有一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

    甚至于他体内的剑气不自觉扩散出来。

    朱雀小姐流露出欣赏的表情。

    能在别人讲述下有所顿悟,说明一个人的悟性极高。

    “朱雀小姐,我开始感兴趣了。”

    江辰欣然入座,不再想要离开。

    “那好,我改变自己第二个问题。”

    朱雀小姐说道:“你今年的年龄。”

    “三十七。”

    江辰说道。

    这话一出,朱雀小姐再次失去从容和镇定。

    “玄黄世界的一岁也是按照一年来算的吗?一年三百多天?”

    她难以相信,觉得江辰的年龄不是按照星空的标准来算。

    “玄黄世界的人族平均寿命在一百岁到两百年之间。”

    江辰心情大好,说的东西也多了。

    朱雀小姐得到这回答,心中下意识想到如今名声最高的那位天才。

    据她所知,年龄是五十六岁。

    江辰打破这个记录,如果在门徒比试脱颖而出的话,将会扬名立万。

    “你是我想要找的人,你也听过夏姑娘说的话,我要找人共享脑海中的传承。”

    朱雀小姐直言道:“我将传承一部分给你,我们两个同心协力突破。”

    如九幽所说,朱雀小姐的确很急。

    话还没说几句,直接是开门见山。

    “既然朱雀小姐这样焦急,为何不找几个天才一起?毕竟,人多力量大嘛。”江辰问道。

    “江辰公子,你没必要明知故问的。”朱雀小姐叹了口气,那哀愁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

    江辰耸了耸肩。

    朱雀小姐之所以不找那么多人来共同出力参悟,自然是要保证神尊传承的独一无二。

    那么多年过去,朱雀小姐都是独自努力。

    实在没办法,才会想要找个人来。

    江辰想通过这话引出下面的话题。

    那就是朱雀小姐为什么认为自己值得信任。

    “因为你来自玄黄世界,因为你的敌人无比强大,因为你是即将面临暴风雨的孤草。”

    朱雀小姐说话直来直往,也没女人独有的语句。

    这番话可谓是犀利,换成是任何人都会生气,或者不服。

    可江辰没有,他反而是如释重负的样子。

    “既然朱雀小姐这样直接,我也明说吧,若是你对没有其他想法,我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江辰说道。

    神尊巅峰留下来的传承。

    在朱雀小姐遇到燃眉之急的时候有机会共同参悟。

    那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夜宴每次有那么多人参加,都是打着这个主意。

    因为九幽知道的事情虽然是多,但都不是什么机密。

    江辰成为幸运儿,其他人可都是不服气。

    朱雀皱起眉头,不解道:“你说的打你主意,是指什么?”

    “看上我的**?”江辰说道。

    凉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无比尴尬。

    朱雀的表情耐人寻味,双眼眯起。

    江辰讪笑道:“开一个玩笑。”

    “我还以为你是很冷傲的人。”朱雀说道。

    江辰耸了耸肩,笑而不语。

    “那么,我们来立下血誓吧。”

    忽然间,朱雀换上严肃的面孔,肃然道:“我想你也不会将如此重要的事情寄托在对陌生人的信任上面吧。”

    “那倒是的。”江辰说道。

    血誓不是一个好东西,江辰曾经被逼立下过一次,差点玩完。

    但也不得不说,血誓确实是很有用的东西。

    它的约束力极强。

    然而,有一个问题是,血誓的内容!

    逐字逐句,必须谨慎又谨慎,否则就是挖坑给自己跳。

    江辰以前看到过一本书,上面记载着各种被血誓反噬而死的例子。

    其中,无意间触发血誓的几率达到四成。

    最高的时候是六成!

    最好的做法是将血誓内容写下来,同时排除掉含糊不清的词汇。

    二人也是这样做的,先是写下大同小异的血誓,再进行删改。

    朱雀并无看上去那样不食人间烟火。

    她强烈要求江辰不得以任何方式外泄神尊的传承。

    但是,存在一个问题。

    比如说江辰通过神魂传承吸收和突破,从而悟出新的剑术。

    这门新剑术能不能传授给其他人?比如说以后收的徒弟。

    那么朱雀又要担心江辰会不会故意通过收徒的方式把从她这里得到的心得换个方式泄露出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