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夜宴在沉寂几秒后,响起一片喧哗声。

    一个个全都是站起身来,脸色都是难以置信。

    同样起身的还有朱雀小姐。

    她神色如常,不喜不怒,像是刚刚宣布一件小事。

    大多数人之所以反应这样大,不仅是因为夜宴取消,还有取消的原因。

    一道道不友善的目光落在江辰身上。

    许多自命不凡的天才看着那张满脸无辜的脸,气不打一处来。

    “各位公子小姐,请回吧。”

    侍女同样吃惊,但她知道小姐的性格,决定下来的事情不需要去迟疑,直接去执行就可以。

    一部分人愤然离席,还有一部分人摇头晃脑。

    “朱雀小姐,还请告知我们这位天才的高见。”

    洪罡可以说是最不甘心的,哪怕朱雀小姐将那张白纸烧毁,他还是忍不住要问。

    朱雀小姐什么也没说,那双杏眼默默看着这个人。

    僵持几十秒后,纳兰风见起身,把手放在未婚夫肩膀上。

    洪罡一咬牙,带着人离开。

    他这一走,夜宴也无人继续留在这里。

    很快,本来是热闹非凡的夜宴变得冷清和尴尬。

    江辰无奈苦笑,九幽是仅有的两个看清楚前者写下什么的人。

    故而,她一直是没回过神来,直到所有人都走光。

    “看来朱雀小姐认同你的看法。”九幽说道。

    “听上去你不认同?”江辰好奇道。

    “温左不仅是青龙榜前百,他的名声不仅响亮,还都是正面形象,没有任何污点。”九幽说道。

    再联想到江辰刚才所写的东西,九幽难以相信那个人会和那样龌蹉的事情联系到一起。

    “可那是事实。”江辰耸了耸肩,没有继续多说。

    九幽泛起一丝苦涩的笑容。

    看得出来,她和温左认识,说不定还是仰慕者。

    也是,江辰不能要求身边所有女人都会看上自己。

    “公子。”

    这时候,先前那位侍女来到江辰身前。

    朱雀小姐不知何时离开。

    再让侍女来请,意思很明显,不想让九幽和夜家兄妹跟着。

    “麻烦告诉你家小姐,我很抱歉。”江辰说道。

    侍女一怔,敢情一开始江辰说的话不是开玩笑,如果朱雀小姐真的单独相邀,他是会拒绝的。

    确定江辰不是欲擒故纵之后,侍女焦急了。

    “去看看吧,哪怕不愿意也可以回去,这样直接拒绝太过无礼。”九幽说道。

    江辰叹了口气,他又何尝不知道无礼。

    可要是跟了过去,就是掉进泥潭里,哪怕是出来,也是一身淤泥。

    随着一路走来,江辰明白这世上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左右兼顾?那只是少数情况下。

    然而,看侍女的样子,他今天要是不去的话,说不定会哭出来。

    “带路吧。”

    江辰想到那些天才们离开的表情,意识到自己已经满身是泥。

    他跟着侍女离开,出乎预料的是,没有来到一个房间。

    反而是建立在莲花湖上的凉亭。

    朱雀小姐也不知从哪挤出来的时间,换了一身衣服,没有刚才那样正式。

    她像是没有注意江辰到来,正在抚琴。

    随着琴声入耳,江辰笑了笑,这位朱雀小姐还是不太放心,测试自己。

    “七弦无形剑,看来当年许多东西都被带到星空啊。”

    江辰一边感叹,一边走进凉亭,丝毫不受到琴声的影响。

    见状,朱雀小姐还是停下抚琴,向他看来。

    瓷白的肤色在夜色衬托下,一条玉臂细腻而富有弹性。

    “很难想像姑娘已经快八十岁。”江辰说道。

    本是一句玩笑话,可用在星空中不合适。

    朱雀小姐表现的很茫然,似乎不明白八十岁又有什么关系。

    江辰耸了耸肩,玄黄世界的人寿命短暂,八十岁已经算是老年。

    星空中,相当于一个少年正朝着青年迈进。

    “听说你来自玄黄世界,并击败血族的联军?”朱雀小姐樱桃小嘴张开,所说的话却是出乎江辰预料。

    “十几个神皇六阶不到的也能称为联军吗?”江辰好笑道。

    “那已经是血族针对你们世界的高度重视。”

    朱雀小姐很难得一笑,道:“能问下这是如何做到的吗?”

    “玄黄世界恢复,生命之源作用于世界,万族生命受益,我只是幸运者。”江辰说道。

    “你可真够谦虚的,不过,我从未听说过有任何一个破碎的生命世界还能恢复到这种程度的。”朱雀小姐说道。

    “谁又知道呢。”

    江辰摸了摸下巴,道:“小姐有事吗?没事的我先走了,我还有要事在身?”

    “和那位美人吃宵夜?”朱雀小姐问道。

    江辰一怔,原来自己和九幽的交谈都被她听到。

    “看来我是该告辞了。”他愠怒道。

    “可我还没问到自己想要的。”朱雀小姐一本正经说道。

    江辰凝视她一眼,轻笑道:“我有必要回答你什么吗?”

    “这样吧,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回答你任何一个问题。”

    朱雀小姐露出真实一面,有几分狡黠,以及无穷魅力。

    “你要知道,玄黄星域想找我问问题的人可是有很多。”

    看着江辰迟疑,朱雀小姐又是说了一句。

    “任何问题?”

    “是的。”

    “你口气很大啊。”

    “我只是在说事实。”

    闻言,江辰想了想,说道:“就如同一棵大树,遭到破坏,只要给它机会,依然能凭借着顽强生命力活过来,前提是在这过程中,保证大树不受到伤害而已。”

    一个破碎的世界要比大树更加棘手。

    破碎后走向灭亡,几乎是必然的。

    这不是说会有什么力量摧毁着世界。

    而是破碎后世界诞生的力量会将世界拉入到深渊。

    江辰九世做的事情就是改变这一切。

    只有这样,青铜碎片才会发挥出作用。

    在第九世之前,青铜碎片都只是灰色的普通石头。

    “可你依然还没回答我是如何做到的。”朱雀小姐又道。

    “我看上去像是会知道如此机密的事情吗”江辰问道。

    ”像,很像。”朱雀小姐的回答让人无言以对。

    “话说回来,你是问了两个问题吧?”江辰转移话题。

    “好像是的,那你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我想打听一个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