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很快的,江辰知道自己受邀的是朱雀夜宴。

    除了夜家兄弟以外,只能允许九幽跟随。

    刘月等人表示无奈和羡慕,却也没任何办法。

    上了马车,江辰和九幽闲聊起来。

    “我还以为你会对星空了如指掌。”

    九幽向他说道:“你不是有一双能看透别人的眼睛吗?”

    上次在玄黄世界,她可是特意防范过这点。

    哪怕江辰无法看出那些强者,但也可以从普通人下手,得到别人的世界观。

    “一段时间内,脑海能容纳的东西是有限的,越是庞杂,越会影响精力,从而影响悟性。”

    江辰说道:“我虽然能看别人一生,但要尽数吸收又是另外一回事,就好像一本书,我看到的只是目录。”

    “目录中如果有朱雀夜宴的话,我再去打开,才是吸收。”

    江辰不会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去利用慧眼。

    “原来如此。”九幽恍然大悟,不由自主点头。

    说会这会功夫,马车来到目的地。

    一个大院子的门前,远离城中繁华处,环境幽静,入眼看到的房屋也都是宫殿楼台。

    这意味着住在这里的人地位都不低。

    门前无人看守,木门半开着。

    在侍女带路下,一行人走入其中。

    夜宴是在室外,位于后院的花园中一块平地上。

    来到花园,江辰知道这个院子的主人是一个对品质有追求的人。

    院子的设计别出心裁,这花园鸟语花香,风景优美。

    再往里走,能听到阵阵欢笑声。

    没一会儿,一群年轻男女坐在地上,身前摆放着长桌。

    空的桌位已经不多,只剩下两三个。

    夜宴的中心是以一位女子为主。

    江辰现在的角度只能看到一个背影。

    但光是背影,足以让人遐想。

    随着走过,他逐渐看到一张侧脸,不由心说道:“星空中的美人还真多啊。”

    江辰还没来得及完全看清楚那张脸,数十道神识在他身上扫过。

    “既然能来这里,说明阁下不凡,不必隐藏自己神阶。”

    同时,一个通过力量共振方式的声音响起。

    原来,由于江辰的神阶不明朗,让这些人感到好奇。

    江辰放眼看去,在场的人都是神帝六阶以下。

    “抱歉,我因为功法修炼的缘故,神阶无法明了。”江辰说道。

    这是实话,也是实情。

    “哼,真是可笑,神阶是根据自身神力来衡量的,你释放自己的力量,我们根据经验来衡量出境界体系,和你功法修炼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你体内的还不是神力?”

    不过,一个充满着敌意的声音传来。

    说话的人也不遮遮掩掩,直接说出来,吸引到其他人的目光。

    江辰皱了皱眉,心想自己这走到哪都能碰到敌人的体质又犯了?

    看过去后,他才发现不是。

    这个人会这样说,是事出有因的。

    江辰不认识这个人,但能肯定这点,因为在他身边坐着一个戴着面纱的女子。

    通过那美丽的眼眉,江辰认出是纳兰风见。

    他可是第一个目睹对方真面目的人。

    根本不用想,身边的男子是她未婚夫,这也是对江辰充满着敌意的原因。

    江辰还发现认识的人,梁子凡。

    离得纳兰风见这一桌不远。

    加上那边还有一个空位,江辰猜测夜晚的席位是根据每个人来的地方来定。

    那边是南疆。

    “公子想坐哪?那边还是那边?”

    领路的侍女像是听到什么,停下脚步,向他询问道。

    江辰一怔,不明所以。

    “那边是南疆,另外一边是北原,大人,你要小心。”夜幽传音道。

    神火盟的位置是南疆和北原之间。

    朱雀殿对此很不满。

    现在江辰代表着神火盟的神将。

    故而他要坐的位置,耐人寻味。

    江辰能确定这话是那位朱雀小姐代问的。

    朱雀小姐的立场自然是代表着朱雀殿。

    南疆和北原的人都投来期待目光。

    就连纳兰风见的未婚夫也不再刁难。

    江辰眼珠子一转,伸手一指,道:“我要坐那。”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惊呼声立即响起。

    他所指的位置是为数不多空置的。

    但这个桌位从来没其他人敢坐。

    “江辰,那是朱雀小姐未婚夫的位置,在几年前,她未婚夫被混沌生灵所杀,这个位置一直是代表性意义的。”

    九幽很后悔没告诉他这点。

    侍女也是不知道该如何说,目光看向朱雀小姐。

    那位坐在正中间的朱雀小姐面露异样。

    那双惊心动魄的眼眸朝着江辰看过去。

    半响过后,她竟然是轻轻点头。

    这一下,喧哗声四起。

    侍女都是莫名其妙。

    最终,侍女反应过来后,还是带着江辰来到他想要的位置。

    江辰浑然还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大步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软椅上,感叹道:“这个位置真是舒坦啊。”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都感到无语,尤其是男性。

    “朱雀小姐,让一个来自矿洞世界的人坐在那里,有辱你的身份。”

    纳兰风见的未婚夫如何能让他抢去风头,马上站出来。

    看来他也是听说白天广场的事情,摸清楚江辰的来历。

    众人看着朱雀小姐,想听听她会说什么。

    “那么,你来坐。”

    朱雀小姐一直表现的很平静,仿佛拥有着神性,但和神性又有着明显区别。

    听到这话,那男子竟是感到惊慌。

    虽然很快镇定下来,但还是被人给发现。

    最后,男子一屁股坐在原位,表情很不甘心。

    “看来今天叶轻尘是不会来了。”

    又过了一会儿,朱雀小姐像是在自言自语。

    旋即,她朝着旁边点了点头。

    侍女心领神会,要过去搬走一张空桌。

    然而在这个时候,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光是听这个脚步声,也能想象到来人怒气冲冲的反应。

    “江辰!死来!”

    叶轻尘冷厉的叫声充满着悲愤。

    随即,他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在看清楚他的样子后,不少人惊呼连连。

    叶轻尘仿佛是从战场上归来,少了以往的潇洒从容,看上去狠厉无情。

    “看来是死了啊。”江辰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