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参加这次玲珑塔的人毫无疑问是幸运的。

    本来这次受到门徒比试的影响,玲珑比试会很无聊。

    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次的玲珑比试可以说是最精彩的。

    一直是用来摆设的罪罚之审都是被用上。

    以前来参加玲珑比试的人都互相认识,为了名声都会客客气气,相互谦让。

    有时候剑客在榜上留名,在下一届用剑的人都会相让。

    往往只有在出现两个势均力敌,名气很大天才的时候,玲珑比试才会开始。

    这一次,本该是最无聊的。

    但在比试结束后,这一晚发生的事情迅速传遍偌大个南疆。

    在门徒比试前,人们迎来一个小爆点。

    一个叫尘心的陌生年轻人轻而易举击败烈火剑客。

    这还不算,徐胜和梁子凡才是让江辰名气响起的人。

    还有纳兰风见。

    那张神秘的面孔更是被人看到。

    江辰在牌匾上将空余地方刻下自己名字,不顾袭来的剑锋,又将面纱掀开。

    那画面光是想一想,就让不少人热血沸腾。

    或许江辰的行为不妥当,不尊重人。

    可是,足够潇洒。

    有一种天地舍我其谁的感觉。

    听人说纳兰风见在面纱被摘下,听到江辰那句果然是绝世美人的话之后,足足愣了一分钟。

    当然,人们也听说纳兰风见的未婚夫在听到这些后的反应。

    他们开始为这个尘心感到担心。

    值得一提的是,江辰在牌匾上刻下自己的真名。

    外人却是不知道,因为不识字。

    江辰刻下的文字来自玄黄世界。

    对星空中的人来说,那相当于古老文字改良后的字体。

    根本没人认出来。

    所以,人们还是只知道他叫尘心。

    这个尘心参加玲珑比试目的,人们也都知道。

    在这最后时刻,一个为数不多的门徒比试资格藏在一年才会用到一次的牌匾上,确实超出预料。

    江辰是冲着门徒比试资格去的,这点毋容置疑。

    只是他的做法有些肆无忌惮。

    朱雀殿出售门徒比试资格是众所皆知的,但也不适合拿在明面上来多说。

    江辰大大咧咧,玲珑比试到一半特意跑上去。

    还好,这还可以解释成江辰是一时兴起。

    不然的话,朱雀殿那边可要坐不住了。

    话说回来,时间说回到玲珑比试的当天晚上。

    江辰和华都一起离开玲珑塔。

    江辰没有为难后者,不过还是对他说道:“我原谅你,是因为这个名额本来应该是你的。”

    “不,我们被耍了。”

    华都苦涩一笑,摇了摇头,道:“我说的是神火盟,我连烈火剑客都无法击败,你以为我会拿到这个名额吗?”

    江辰耸了耸肩,道:“烈火剑客算是当时最高水准,当然,谁也不会想到会有徐胜那样的黑马。”

    “有些名额,藏在险地中,虽然折腾一点,可绝对没有玲珑比试这样的风险。”

    华都比他更了解这片土地上的规矩,苦笑道:“我还要谢谢你帮助神火盟。”

    梁子凡都是落败,他对江辰无话可说。

    “你真的是从那个世界来的?”

    临走之前,华都问道。

    他不知道玄黄世界这个名字,又不敢在江辰面前说起矿洞世界。

    江辰点了下头,算是回答。

    “那里的人,都像你这样强?”

    华都想到江辰的年龄,发自内心的胆寒,不敢想像那个世界会是什么样。

    “你说的那个世界上面的人,会有一天都像我这样强。”

    江辰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果断离开。

    没过多久,他回到无畏号上。

    夜飞和夜幽正在无聊等待着。

    江辰的突然到来让二人警戒。

    在认出来后,这才松下口气。

    “这么快?”

    夜幽脱口而出。

    二人知道玲珑比试会持续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早上揭开答案。

    现在还才午夜,离得结束一半都还没达到。

    在之前,二人得知比试资格和七宝玲珑塔有关后,也都是和华都想到一块。

    “看来这次玲珑比试的水分确实很大。”

    看到江辰点头,夜幽也下意识道。

    话出口后,她才想到什么,连忙道:“神将大人,我不是有意的。”

    “那你是故意的咯?”江辰似笑非笑。

    这下,夜幽不知道该说什么。

    “神将大人,请饶恕我妹妹。”夜飞大为焦急,连忙道。

    “开玩笑,不必在意。”

    江辰挥了挥手,让无畏号缓缓返回神火盟。

    夜幽松下口气,如果江辰真要责罚,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倒不是害怕,而是觉得自己要被一个神帝初阶的家伙责罚,想想都是滑稽。

    一直到第三天,无畏号返回到城堡中,夜幽才听到玲珑比试的消息。

    连动用碎星剑气的梁子凡都是被击败!

    这是给夜幽带来冲击最大的。

    她马上跑到江辰面前,郑重道歉,不再只是让哥哥求情。

    “我说了,无妨。”江辰摆了摆手,很随意。

    “不,这次我是认真的。”夜幽一本正经道。

    “那之前都是敷衍我?”江辰问道。

    这下,夜幽不知道该说什么。

    江辰大笑一声,从她面前走过,并未说什么。

    夜幽愣了下,无奈笑了笑,感叹道:“我们的神将大人还是有意思的啊。”

    旋即,江辰回到城堡的塔楼。

    几乎是刚刚推门进去,张夫人和张婉赶到。

    “多亏了你,否则我们会上朱雀殿的大当。”张夫人庆幸道。

    江辰明白她所说的,不解道:“你的意思是说朱雀殿故意的?”

    “比试资格的名额根据放置地不同,难度分为五个级别,玲珑比试可以说是最高级别,因为充满着不确定性。”

    张夫人纳闷道:“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华都的水平。”

    “为什么朱雀殿要这样做?”江辰好奇道。

    “因为神火盟处于南疆和北原交界处,朱雀殿一直要我们确定管辖地,但是我们一直迟迟不肯。”张夫人说道。

    至于为什么不肯,那是想左右逢源。

    这动摇朱雀殿的权威和利益,肯定是要整治一下。

    江辰耸了耸肩,心想这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