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真的败了吗?”

    许多人还不太愿意相信,直盯盯看着梁子凡。

    然而,按照正常玲珑比试的规矩,梁子凡肯定是败了。

    现在也是。

    他也算是接住江辰的水火青莲,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想到对方的一些行为,江辰没打算斩杀。

    外人不知道他的想法,认为他没有趁机出死手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睡龙皇过去将梁子凡扶住。

    睡龙皇面带苦笑,并无战意,不想和江辰动手。

    原因很简单,光凭着江辰表现出来的实力,要想战胜,必须是倾尽全力。

    而且还不一定能赢。

    睡龙皇更倾向于在门徒比试的时候再说。

    纳兰风见那边,她柳眉紧锁,半响不说话。

    她是这次主事人,但代表着未婚夫,不代表自己实力有多强。

    事实上,她是罪罚之审的五个人中最弱的。

    再看徐胜。

    在第二刀没有奈何江辰之后,他一直是精神萎靡,看那样子,还没掌握到第三刀。

    除非,徐胜、睡龙皇、纳兰风见、宣灵同时出手,才有可能。

    但是,除了纳兰风见,其他三人不可能做出那样丢人的事情。

    除非是纳兰风见的未婚夫在这里,这三个人才肯买面子。

    当然,如果她未婚夫在这里,也不需要三个人。

    毕竟,她的未婚夫可是那个人啊!

    意味着,江辰根本不需要再比,成为玲珑比试最强之人。

    华都心服口服,无话可说。

    在拳头面前,那不甘心的烟消云散。

    “我向你发出挑战。”

    忽然间,那位默默站在不做声的常宣灵开口。

    本来还处于震撼中的人们都是呆如木鸡。

    常宣灵主动向人发出挑战,还是第一次。

    在联想到她一开始说的那位有趣之人,许多人眼神变得暧昧起来。

    “我也正愁没机会教训你。”

    然而,面对着宣灵,江辰的话让人捶胸顿足。

    这简直是追求女子失败的最佳例子!

    宣灵不可能是为梁子凡出面挑战。

    那是对江辰有兴趣。

    光是这一点,已经是羡煞旁人。

    但是呢?

    江辰一本正经,甚至是面露凶光,说要教训宣灵。

    人们心中充满着困惑。

    不过,宣灵没有因为这话生气,反而是露出一个浅笑。

    “你为何要教训我?”她问道。

    “你可以骗过所有人,唯独骗不了我,像你这样无聊的人,不多了。”

    江辰仰起头,毫不留情,道:“你那无处安放的优越感不必用在我身上,否则你只会感受到挫败感。”

    这下,人们的反应可想而知。

    宣灵的笑容也变得意味深长。

    “那你是接受我的挑战?”她问道。

    生气了。

    生气了!!

    不少人一怔,琢磨着宣灵的反应,无比哗然。

    这一刻,梁子凡落败都不算是什么。

    关注点都被宣灵抢了去。

    宣灵这语气,结合江辰的话,自然是想到生气。

    “为什么不?”

    江辰轻笑道。

    得到回答,宣灵不焦急,淡淡道:“好,我和乐意和你出手,但不是现在。”

    “哦?”江辰倒是想听听她说什么。

    “你还不够让我尽兴,起码,刚才的青莲应该完全绽放才行。”

    宣灵一语双关,笑容神秘。

    江辰愣了下,看这样子,对方是看出青莲失败。

    青莲太过华丽,哪怕失败也没人看出端倪,只是威力小了点。

    人们把这当成是不愿意杀死梁子凡。

    事实上,到那种地步,很难控制住力道,死人是常有的事情。

    “门徒比试的时候,不要让我失望。”

    留下一句话后,宣灵走到睡龙皇身边。

    “我来吧。”

    说着,她从对方手中接过受伤的梁子凡。

    宣灵倒是没有去扶住梁子凡,只是把手放在他肩膀上,使得整个人不倒下。

    哪怕是这样,无数双羡慕的目光落在梁子凡身上。

    梁子凡悠悠醒来,马上闻到一股清香,在视线朦胧的时候看到宣灵,不敢置信。

    “晕了晕了。”

    他马上闭起眼睛,想要靠过去。

    可惜,在宣灵那只手下,他的身子始终保持着平衡。

    在这之后,宣灵带着梁子凡离开玲珑塔。

    七宝玲珑塔的大门终于是打开。

    接下来的比试在最终结果分出来后,也没必要再打。

    至于其他人的比试,都变得索然无味。

    让梁子凡失望的是,宣灵没有一直照顾他。

    交给玲珑塔外面的铁剑会士兵后,打算离开。

    “宣灵小姐,我哥这样是谁干的啊!”

    少年急忙上前,他万万没想到哥哥在动用碎星剑气的时候还落得这样下场。

    听到这问题,宣灵认真笑了笑,道:“一个有趣的人。”

    留下一句话后,飘然离开。

    少年还没反应过来,发现梁子凡在宣灵走后,睁开眼睛。

    “哥,你醒着啊?”少年激动问道。

    “不然呢?”梁子凡没好气道。

    他的心情很糟糕,这是不需要多说的。

    “是那个家伙吗?!可恶,我去叫枪叔!”

    少年比他哥还要不甘心,一咬牙后,打算去叫人。

    “回来,还嫌不够丢人?”

    梁子凡无奈摇头。

    江辰通过罪罚之审,铁剑会再对江辰出手,会让这次玲珑比试成为笑柄。

    更何况,技不如人,他不得不接受。

    “这家伙的剑术,只有那家伙能比得过吧。”他不由想到。

    “哥,难道就这样放过他?”少年焦急道。

    “会有人收拾他的。”

    梁子凡想到纳兰风见的表现,知道这件事没完。

    这次玲珑比试成就了江辰,但却是在牺牲纳兰风见的颜面下。

    风见又是那个人的未婚妻,还代表着他主持玲珑比试。

    所以,这事没完。

    梁子凡看了眼不争气的弟弟,道:“比起那家伙,还不快带你哥去找药师。”

    尽管理智清醒能说话,可浑身上下都疼。

    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少年咬了咬牙,却也只能是无奈扶着梁子凡离开。

    玲珑塔外面,那些聚集在此的人们在两兄弟离开后,终于是忍不住,炸开了锅。

    “这次玲珑比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他们在内心呐喊着。

    出动碎星剑气的梁子凡会是落败,被人给扶着出来!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