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在摸清楚碎星剑气是什么之前,剑势保守,看上去是落入下风。

    “风之法则达到奥义水准吗?厉害啊。”

    江辰看出这点,微微挑眉。

    梁子凡达到风之奥义,更是借助着一种风属性的天地能量。

    比不上虚无神风,但也是神风一种。

    类似于神火盟的八荒神火。

    结合着自己剑道,形成一种特殊的剑气。

    这种剑气无孔不入,无坚不摧。

    是梁子凡将自身长处集中在这一点上。

    正如江辰将所有法则以《无名诀》来呈现是一样。

    凭借着手中神剑,梁子凡迅猛无比。

    星坠剑和赤霄剑在交锋时,竟都是被死死压制住。

    也只有黎明剑的黑色剑身能够针锋相对。

    “作为剑客,你擅长的属性竟是雷电和水火,简直是耻辱。”

    梁子凡占据上风,开始动摇起江辰的内心。

    最适合剑客的属性,乃是风、金两者。

    江辰这方面也不弱,只是雷电和水火要更强而已。

    “属性不过是辅助。”

    江辰没在意他的话,在摸清楚碎星剑气的大概后,心里了然。

    “无名诀·剑三!”

    本尊紧握着黎明剑,纵身一跃,扑杀过去。

    不管是哪种属性,剑三都是近距离的爆发式攻击。

    黎明剑以风为主,以雷为辅。

    风雷咆哮,在江辰将剑举过头顶时候,宛如星空巨兽。

    同时,江辰法身也没闲着。

    “无名诀·剑五!”

    星坠剑和赤霄剑再次以水火为主,隔空杀去。

    梁子凡冷哼一声,不见惧意,眼神冷厉。

    “巨龙昂首!”

    梁子凡高举着手中神剑。

    一直在肆虐着战场中的剑气一下子收起,完全凝聚在剑身中。

    在江辰攻势到来时,他怒喝一声,神剑由上往下刺出去。

    他完全不顾星坠剑和赤霄剑,冲向江辰本尊。

    在剑势达到最高峰时,剑气凝结成白色的三角形气芒,将他人覆盖在其中。

    赤霄剑和星坠剑打在气芒时,造成激烈反应。

    气芒不仅没有散去,反而一下子暴涨无数倍。

    并在同时,无与伦比的力量从剑尖中涌出,打向江辰。

    “好高明的借力打力。”

    “这是梁子凡的得名剑招吧,这家伙竟然是不知道,果然不是南疆的人啊。”

    看到这里,不少人讨论起来。

    巨龙昂首,是梁子凡在风属性方面最高的表现。

    拥有着势不可挡的杀伤力,自身还处于绝对防御中。

    任何人从侧面攻击,都将加剧剑势。

    这一剑,被誉为是致命一剑,也是最适合杀手的一剑。

    哪怕目标被层层保护,一剑刺出,一往无前,无法阻挡。

    最终,江辰风雷一剑和他剑势碰撞在一起,毁天灭地的能量爆发出来。

    形成的飓风逼得其他四个人退到角落。

    凝目看去,江辰和梁子凡在这一剑过后都往后退去。

    若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梁子凡占据着上风。

    战场中的劲风都是朝江吹过去。

    这意味着交锋时候,还是梁子凡的剑能更强。

    当然,江辰也没受伤,他的防御力不比剑术要弱。

    “嗯?”

    梁子凡很意外。

    哪怕是对方接住自己这一剑,也该是吐血才对。

    因为他气血都在剧烈翻滚,哪怕是占据上风也不能幸免。

    “岂不是说我要杀死他,自己都要被反震出内伤?这家伙不会穿着神级护甲吧?”

    梁子凡眯起眼睛,神识扫视着江辰。

    在发现江辰那件单薄的外衣下空空如也后,更是纳闷。

    表面上,他自然是风轻云淡,面露得意。

    “你也不需要刻意隐藏自己的境界,你的神力不会超过神帝三阶。”梁子凡自信道。

    从刚才的动静来看,他可以确定这点。

    江辰耸了耸肩,懒得多说。

    “按照玲珑比试的规矩,你是迟早要输的。”他又道。

    玲珑比试是为了精彩,不是让人凭借着皮厚一直耗下去,取得胜利。

    无奈何,现在是罪罚之审,规矩不一样。

    必须要打得被审判的人无话可说。

    因为任何人都可以加入到审判中,所以那样的结果不会太难。

    与此同时,在神火盟中。

    江辰的一具法身负伤不轻,气喘吁吁。

    不过他的表情充满着喜悦,因为他现在瘫坐在第七层。

    起灵紧随其后,来到他面前,啧啧称奇。

    “按理来说,你现在的火属性造诣是撑不住的,但你体质特殊,争取到好处,这就是天赋。”起灵说道。

    天赋。

    天生被赋予的能力。

    包括领悟力和各种灵体以及特殊之处。

    江辰凭借着天凤真血,在法身被烧死前,来到第七层。

    江辰摆了摆手,说不出话来,因为体内五脏六腑都是烈火在焚烧。

    这是太阳真火在蜕变成真火!

    江辰一张嘴,火就从嘴里喷出来。

    “完了。”

    起灵意识到什么,苦笑道:“看来我又要一个人了。”

    江辰的情况算是破后而立,自身遭到重创。

    如果是本尊的话,好好调养一段时间,恢复过来后,实力更上一层楼。

    无奈何,法身的设定是负伤到一定程度,立即消亡。

    在起灵注视下,法身正在死亡。

    “不必担心我,做你自己的事情。”

    在最后,江辰憋出一句话来。

    最后,法身升腾起耀眼的烈火。

    在承受痛苦之前,江辰解散这具法身。

    与此同时,战场中的江辰本尊和法身自身也在潜移默化发生变化。

    没有人注意到两个江辰的体温在迅速上升。

    “无名诀:衍生剑招·水火剑莲!”

    忽然,江辰法身掐动剑诀,星坠剑和赤霄剑在周身快速旋转。

    “凭借着那两把剑,破不了我碎星剑气。”

    梁子凡不屑嘲讽着:“剑者,唯有风才能展现出那份飘逸,或是剑走偏锋,一往无前的金属性,水火属性适合刀或者枪等等,唯独不是剑。”

    “这也是为什么剑总能在兵器中大放光彩。”

    “因为它的独一无二,无可替代。”

    他用着教训江辰的口吻,还是对着本尊说的,没有去看正在施展剑招的法身。

    对于即将到来的剑招,并无放在心上。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