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狂人,有着狂妄的资本。

    这是人们对江辰的看法。

    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都是充满着期待。

    忽然间,江辰身子一闪,离开天空战场。

    “天!他竟然能够主动离开罪罚之审!”

    尖叫声随之响起。

    罪罚之审可不仅仅是说说那样简单。

    江辰要面临数个敌人,直到战斗结束。

    梁子凡和徐胜接连受创,却也不代表着战斗结束。

    按理来说,江辰是无法离开的。

    “也是。”

    吃惊过后,人们觉得江辰的做法无可厚非。

    毕竟还有三个敌人在等待着自己,这样一直打下去,迟早是要落败的。

    趁着这个时候,果断离开才是王道。

    “他不是要离开!”华都惊呼道。

    几乎是这话刚刚落下,塔楼中的所有人看到江辰朝着第十层飞奔而去。

    见状,许多人明白过来。

    纳兰风见俏脸大变,喝道:“休想!”

    她用着生平最快速度追赶而去。

    只是这玲珑塔的面积总共也没多大。

    江辰几乎是一下子来到第十层。

    黎明剑在手,朝着那张四四方方,从左到右写满着十余个名字的牌匾刺去。

    牌匾还空余的地方还剩三分之一。

    能够写下七八个名字。

    前提是每个人的名字都是上下的排序,同时字体大小控制在一定范围。

    江辰嘴角掀起一丝笑纹,剑锋横着划出。

    旋即,他的名字龙飞凤舞写上去,几乎是占据着所有地方。

    纳兰风见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在她主持下的玲珑比试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眉黛中流露出煞气,目露凶光,利剑斩向江辰持剑的右手。

    到这时,江辰也正好写完名字。

    他收剑而立,左手闪电般往前一抓,伴随着娇声惊呼,手指间多出一个面纱。

    “果然是绝世美人。”

    在场的人听到江辰的夸赞声。

    一个个睁大着眼睛,想要看清楚纳兰风见的真面目。

    可惜角度的关系,没有人能看清楚。

    反应较快的人马上散布出自己神识。

    正当神识达到第十层时候,异变发生。

    被江辰刻下名字的牌匾爆绽出白光。

    吞没住所有人的神识,无法看到任何东西。

    倒是可以通过眼睛看到白光在极短的时间没入到江辰体内。

    华都明白那是什么,咬紧着牙关,很不甘心,心里却又是深深无奈。

    “哇!门徒比试的资格!”

    “朱雀殿可真是够别出心裁的啊。”

    “这个人目的也正是如此,肯定是花大价钱从朱雀殿买到的资格信息!”

    人们议论纷纷,等到回过神来,纳兰风见重新戴上面纱。

    “封锁住玲珑塔,拦住他!”

    同时,梁子凡出现在战台。

    完成自己目标的江辰,下一步要做的肯定是离开这里。

    不曾想,江辰大笑一声,从上往下俯冲下来。

    剑锋正对着梁子凡。

    此时此刻,梁子凡不敢有丝毫轻敌大意。

    两剑交锋,伴随着惯性,梁子凡重新没入到战场。

    江辰也跟着进去。

    “我既然留名,自然是要名正言顺。”

    本来就在战场中的江辰法身带着两把神剑杀过来。

    法身没有去对付徐胜,和本尊联手进攻梁子凡。

    一下子面临着三把神剑,梁子凡苦不堪言。

    他神帝三阶,奥义武学,天资卓越。

    在南疆,只有少数天资逆天的妖孽能在神阶低于自己的情况下战胜他。

    其他人都是凭借着神阶。

    所以,梁子凡是骄傲的。

    否则的话,也不会打起宣灵主意。

    要不是玲珑塔有着限制年龄的结界,他都要怀疑江辰是不是几百岁的老怪物。

    不管如何,梁子凡很快不能多想。

    两个江辰联手攻击,给他带来极大压力。

    作为天才,他宁愿落败也不会让别人帮忙。

    其他四个人也都是默契的没有出手。

    “这算是以二敌一吧?”

    玲珑塔位于铁剑城,梁子凡是铁剑会大公子,在场自然是有人不希望他落败。

    看到在两个江辰下被猛击的梁子凡,替他鸣不平。

    “啧啧啧,这是别人能用得上的力量,你难道还不允许啊?”

    但星空中,根本没有外力的说法。

    只要不是太过分,都会被认同。

    更别说是这种分身手段。

    所以帮梁子凡说话的声音很快被遭到冷嘲热讽。

    “不过,梁子凡可不是只有这样简单。”

    “他要准备门徒比试,自然会有底牌不想使用。”

    “没错,他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还没有两年前那次玲珑比试要强。”

    当然,梁子凡如果只是这些水平,还不够名气那样高。

    “你逼我的!”

    果不其然,梁子凡一咬牙,手中利剑爆发出无比强劲的剑气。

    一下子充斥着整个天空战场。

    这股气不仅仅是气那样简单,更如实质一般。

    “来了!碎星剑气!”

    玲珑塔上下无比振奋。

    这股剑气冲出战场,在玲珑塔上下游走,就连塔外的人都能感受到。

    “这不是公子的碎星剑气吗?”

    “这次玲珑比试不是说水准降低吗?公子怎么会用上碎星剑气?”

    “玲珑塔里面到底发生什么?!”

    铁剑城的人们对这股剑气都不陌生。

    许多巡逻的士兵都顾不上那么多,跑到塔外面焦急等待。

    昨天那位在江辰手上吃过大亏的少年包着纱布,来到外面。

    “哥?”

    他的表情比较凝重。

    因为他知道自己哥哥参加玲珑比试,是要给自己出气。

    现在被逼用上碎星剑气,八成会和昨天那个家伙有关。

    否则的话,哥哥哪怕是遇到可敬的对手,也是要等到门徒比试才展露出来。

    战场中,梁子凡扭转劣势。

    取得上风的他没有太过高兴。

    门徒比试即将开始,每个天才都会保留百分之三十的神秘。

    好用来应付各种突发状况。

    他在江辰的攻势下暴露真实实力,玲珑塔只要结束,马上会传到所有人耳中。

    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的江辰!

    “飞风灭星!”

    想到这里,梁子凡的剑招发出,偌大个战场都有些承受不住。

    也幸亏其他四人都是高手,不然会因为观战付出惨重代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