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铁剑城,七宝玲珑塔。

    外面的人还不知道里面正发生的事情。

    人们还在等待着最终结果,听一听有哪些精彩的对决,有没有黑马杀出。

    若是让他们知道塔中战场正发生的事情,绝对是被吓得半死。

    “一起上。”

    纳兰风见柳眉下的杏眼透露出戾气。

    她只是想好好主持一场玲珑比试,不求过程有多精彩,只求没有意外。

    偏偏会发生这样小概率事件。

    不得已,她唯有施展出雷霆手段,将江辰这个外人赶出去。

    “不。”

    然而,其他四人并没有动手的打算。

    他们之所以冲进来,不是为了联手。

    除了常宣灵和睡龙皇这两位,梁子凡和徐胜都是想要寻得击败江辰的机会。

    不比徐胜人狠话不多,梁子凡要圆滑多。

    “这家伙桀骜不驯,如果只是联手将他丢出去,他肯定会不服气,需要让他见识到玲珑天才的厉害。”梁子凡说道。

    这话一出,玲珑塔中的人纷纷点头。

    不然,五大高手联合起来对付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那对玲珑比试是不小打击。

    纳兰风见寻思着也是这个道理。

    她二话不说,也要亲自出手。

    “我来。”

    不过,徐胜对江辰的兴趣十分浓烈,抢先一步,表明态度。

    纳兰风见稍微一想,如果徐胜真的学得阿鼻道三刀,对付江辰绰绰有余。

    “徐胜,你又是干嘛要跑出来?”梁子凡不满道。

    在场的五个人,只有这家伙会和自己抢。

    “他很特别。”

    徐胜那张刚毅的脸庞仿佛永远都是一成不变,说的话也是简单粗暴。

    “仅仅是因为他击败烈火剑客?”梁子凡不屑笑道。

    “是他之前释放出来的杀气。”

    徐胜像是没听出他话中的嘲讽,一本正经说道。

    说到这个,那边睡龙皇反应最大。

    江辰眼睛变得腥红那一瞬间,他受到的冲击可不少。

    “能拥有这样的杀气,不能只用夏剑一来衡量。”徐胜又道。

    可怜的夏剑一成为衡量江辰实力的单位。

    谁让江辰在刚才出手的过程中,神阶一直都是不明朗。

    看上去只是神王七阶。

    可在这座塔中,谁又会相信江辰只是这个境界。

    “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在梁子凡和徐胜互不相让时候,江辰的话再次引来议论。

    梁子凡怒极反笑,道:“你要搞清楚,我们五个人堵你,不是因为你要多强,而是保证玲珑榜万无一失。”

    “可你别自信过头。”徐胜也是道。

    这是他对江辰说的第一句话。

    江辰耸了耸肩,唤出一具法身,同时恢复真实容貌。

    他易容是为了避免麻烦,可因为华都,麻烦找上门,也没必要再易容。

    接连的变化让人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江辰这一下子变成两个人,容貌又是大变。

    要知道,铁剑城是禁止任何人易容的。

    “你知不知道自己触犯铁剑城的规矩?”

    作为这座城的小主人,梁子凡冷笑一声。

    江辰耸了耸肩,问道:“然后呢?站在那里通过一张嘴说死我吗?”

    面对这样的挑衅,梁子凡忍无可忍,他的神剑飞出。

    同时,整个人气势如虹,大步向前。

    “我要和本尊一战。”

    徐胜也是不甘示弱,紧随其后。

    不过,他很快和梁子凡发现,根本无法分辨出谁是本尊,谁是法身。

    江辰接下来做的事情也帮他们做好选择。

    两个一模一样的他分别攻向梁子凡和徐胜。

    “好大胆!”

    看到这一幕的人惊呼连连。

    下一秒,徐胜和梁子凡分别展露出实力。

    和烈火剑客夏剑一的气场完全不同。

    不需要看到二人动手,通过对比也能知道差距。

    梁子凡作为南疆剑客榜上前十的存在,剑气搅动风云,劲风如飞龙,横冲直撞。

    一头怒发如泼墨般飞扬着。

    面对手拿黎明剑的江辰,梁子凡沉着冷静,眼里甚至还有那么一丝轻视。

    “风来。”

    “剑起。”

    他仿佛是在和人进行着切磋,剑势行如流水,没有爆发力,但却优雅从容。

    一剑发出,剑气连绵不绝,横贯千里。

    冲上来的江辰仿佛是面对着一头上千米长的风龙袭击。

    “不愧是梁子凡师兄。”

    他这剑袭出,立马惊艳到第五层的所有剑客。

    一些武道成就极高的人也看出梁子凡这一剑的水准。

    冲杀过来的江辰变得岌岌可危。

    “雷疾弧光斩!”

    然而,遇强则强的江辰面对这一剑,也不再是遮遮掩掩,发动至强一剑。

    如果说梁子凡的剑势是轻描淡写,苍劲有力。

    那么江辰这一剑雷霆万钧,狂风呼啸。

    梁子凡发出的无形风龙面对着江辰这一剑,通体沿着轮廓出现蓝色电弧在闪动,看上去十分璀璨。

    啪的一声,风龙顷刻间破碎。

    这对江辰来说,还只是开始。

    黎明剑漆黑的剑身暗藏锋芒,一直到斩出去那一瞬间,才让人感受到神锋之威。

    梁子凡很快为大意付出代价,手忙脚乱招架着这一剑。

    可为时已晚,江辰这一剑如流星般,转眼即逝。

    梁子凡只觉得浑身一麻,冲过来的江辰像是穿过自己身体,去到另外一边。

    梁子凡在明白发生什么之前,冷汗刷的一下流出来。

    那是身体的本能快过他思考。

    观战者比梁子凡更快看出怎么回事。

    一双双瞪大的眼睛下,梁子凡身上出现一道剑痕。

    他的战甲被分开,从中流出鲜血。

    “好,好可怕的一剑。”

    那些本来还惊艳梁子凡那一剑的剑客们被江辰吓傻。

    他们很难相信这一剑是人力所能做到的。

    甚至在结束后,他们都无法完全看透江辰一剑。

    这时,梁子凡身上的战甲脱落,彻底失去防御。

    胸前到腹部那道剑痕不断流血。

    但所幸,没有伤到他无法再战。

    梁子凡也因此感到愤怒,同时后怕不已。

    在玲珑比试中,不得身穿铠甲,只能披甲。

    铠和甲是不同的。

    各种兽皮配合特殊手艺做成的护具称为甲。

    铠是指全由金属打造而成的护具。

    常说的铠甲,是指两种混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