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塔楼中的人都开始紧张,议论声逐渐消失。

    夏剑一的样子可以说是比试开始以来,最惨的一位。

    玲珑比试,讲究点到为止。

    哪怕是负伤,也是对手太过投入。

    在一切结束后,受伤的人也不会怪罪。

    可江辰不同,他是在胜负分出来之后,依然选择出剑。

    尽管没有伤到夏剑一,可看这位烈火剑客那副摸样,也好不到哪里去。

    人们将目光看向纳兰风见,等待着她处理。

    纳兰风见从第十层跳下。

    纵然是脸上有着面纱,人们也能猜出她的脸色不会好看。

    江辰今天仿佛是特意跟她过不去。

    “玲珑比试,讲究光明正大,点到为止,互相切磋进步,你执意伤人,违背规矩。”纳兰风见冷冷道。

    听到这话,不少人议论纷纷。

    听这话字面的意思,似乎是要取消江辰的资格。

    这可是在以往很少会发生的事情。

    “光明正大?就是出言不逊,侮辱他人吗?”

    江辰冷笑道:“要不是因为考虑到玲珑比试的原因,就凭他的那些话,可不仅仅是假死这样简单。”

    纳兰风见料定他要解释,果断摇头。

    她不需要多说什么,因为有权决定江辰离开。

    江辰撇了撇嘴,这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比试他也懒得再玩。

    他抬起头来,目光看向牌匾。

    二话不说,纵身一跃,朝着牌匾而去。

    “不好!他要强行留名!”

    人们见他这样,又不知道门徒比试资格的存在,下意识认为是江辰不满被淘汰,要在牌匾上直接留名。

    “拦住他!”

    作为这次主事人,纳兰风见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几乎是刚刚下令,她足底在战台上用力一踩,平地而起,追向江辰。

    同时,在第五层之上,也有人想要出手,将其拦住。

    可是,江辰的三把神剑下,大多数人还是选择避其锋芒。

    眨眼间,江辰来到第十层,正要夺下牌匾。

    正当这时,那战台眨眼间升到最上面一层,强行将江辰带到先前的天空战场。

    江辰最先看到的人是睡龙皇,后者一脸无奈看着他。

    紧接着,江辰还看到怒气冲冲的纳兰风见。

    满脸幸灾乐祸的梁子凡,和像是置身事外的常宣灵。

    除此之外,先前那匹刀客黑马也在其中。

    徐胜!

    江辰一下子面对五个人,还都是这次玲珑比试最强战力。

    “白痴。”

    外面,看到这一幕的华都咧嘴一笑。

    尽管他是第一次来,可还是知道一些规矩。

    任何人进入玲珑塔,代表着认同规矩,听由主事人的话。

    纳兰风见这次代表着主事人。

    江辰不听也就罢了,还想要强抢牌匾,在这玲珑塔中,其他人自然是不答应。

    所以,江辰面对玲珑塔的罪罚之审。

    要迎击多个敌人的穷追猛打。

    不仅是这五人,只要华都愿意,也可以进入其中,这也是徐胜会出现在里面原因。

    他是自愿的。

    这种自愿不是为了维持玲珑比试的规矩,而是想要和江辰动手。

    “规矩就是规矩,胜负已分,你还要执意动身,就是不把玲珑比试放在眼里。”

    纳兰风见发泄自己对江辰的不满。

    “我还以为玲珑比试来的都是天才。”江辰说道。

    这故意不把话说完,引来不少人不满,等待着后话。

    “一个星空中的天才,还要忍受别人的辱骂?真是笑掉大牙,我不杀他,已经是给你面子,偏偏你还不识趣。”江辰又道。

    人们从这话听出心比天高的傲气。

    “你以为是谁?击败夏剑一就敢以星空天才自居?”

    梁子凡冷笑道:“尊严是自己争取来的,你看这里谁敢那样说我?所以也不反省反省为什么别人只是骂你?”

    “你的逻辑让我很怀疑你是抱着什么样信心去追求一个能把你玩死的女人。”江辰嘲笑道。

    梁子凡皱了皱眉,这话太绕,他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

    倒是常宣灵说道:“你不是南疆的人吧。”

    毕竟是她问出来的话,哪怕只是问江辰吃饭没有,也值得所有人关注。

    更别说是这样关键性问题。

    江辰耸了耸肩,没有回答。

    “不要打,不要打。”

    睡龙皇耸了耸肩,无奈道:“要不各退一步?尘心你放弃这次比试,我们也不对你怎么样。”

    不管怎么说,江辰是没指望今天留名在牌匾上。

    原因很简单,他是一个陌生的外来人,还得罪不少关键人物。

    梁子凡不说,纳兰风见也对他有成见。

    “少说废话吧。”

    江辰面对着包围,仍然昂头挺胸,眼神如电,扫过战场中的五个人。

    “这一次,我不会给你们玲珑比试面子,生死各安天命。”

    他这话一出,玲珑塔所有人全都是傻眼。

    面对这样的情势,江辰不仅是不求饶,面对着南疆赫赫有名的天才,态度仍然不变。

    与此同时,火神盟。

    八荒火池下面,江辰法身说道:“本尊面临大战。”

    正在指导他《火神经》的起灵一怔。

    “可你散去这具法身,重新凝聚不是需要一天时间吗?”

    他还以为江辰要让法身过去参战。

    “所以我要让法身死的有价值。”

    江辰来到八荒神火面前。

    他现在仍然是在第六层,往下是第七层,往上可以出去。

    在之前穿过第五层到第六层的神火考验时,都需要起灵相助。

    现在哪怕是自己上去,也不一定可行。

    重要的是,哪怕出去,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赶到铁剑城。

    故而,江辰法身低着头,打起第七层注意。

    “是个不错主意,生死面前,说不定会有突破。”起灵明白过来后,表示赞同。

    江辰一直冲刺着《火神经》第二层,可以做到完完整整的太阳神火。

    可这几天时间,进步也有,可还是不够。

    如果需要顷刻间突破,生死的确是最好办法。

    “关键是,你法身知道自己不会真正的死去,事实上,你对死亡的态度不够害怕。”起灵担忧道。

    “放心吧,哪怕是法身,身体依然恐惧着死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